《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那么假慈悲了,来了两天多了,也没给我们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现在反而装好人了。”欧阳玉娜假装生气的说道。接着,伏在宁俊琦耳边,狡黠的说道,“俊琦,我会和你公平竞争的。”
  宁俊琦就是一楞,脸红了起来,嘟嚷了一句:“谁稀罕呢。”
  “嘴硬。”欧阳玉娜回了一句。

  楚天齐虽然不知道刚才她们二位说的是什么,但他感觉肯定是在说他,在说调理他的话。
  “嘟嘟”,有人敲门。宁俊琦说了一声“请进”,刘文韬和郝晓燕走了进来,手里都拎着袋子,是给欧阳玉娜带的土特产。简单聊了几句,欧阳玉娜表示了感谢,并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刘文韬和郝晓燕。
  欧阳玉娜要走了,众人帮着她拿东西,大大小小的袋子被放到了车上,包括两个用筐装着的大南瓜。这些东西有的是她们昨天用车装回来的,也有宁俊琦给她准备的,还有刘文韬和郝晓燕今天带来的榛子和蘑菇等。后备箱有些放不下了,只好又在车的后排座位一放了一部分。
  众人和欧阳玉娜挥手告别,并嘱咐她以后常来,她也叮嘱大家去省里的时候一定要去找她。
  欧阳玉娜缓缓启动了车子,在人们的注视中,向大门外驶去。透过倒车镜,欧阳玉娜看到并排站立的宁俊琦和楚天齐,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
  客人已经走了,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
  刚到办公室门口,楚天齐看到司机小孟正站在门口。
  “小孟,有事?”楚天齐问道。

  小孟赶快说道:“楚乡长,报一下票,攒了三个月了。”
  “好”,楚天齐说着,进了办公室。
  小孟在后面跟了进来,待楚天齐坐定后,才把一个票据夹打开,放到了楚天齐面前的桌上。
  楚天齐拿起最上面的一张打印纸看了起来,打印纸上有打印好的表格,内容包括时间、地点、消费项目、陪同人、备注等内容。在下面的空格里,写着具体的内容。上面内容是按时间顺序记录的,**类型有加油票、就餐票、修车票、过路费等。还有个别票是用于代替一些没有正式**的票,小孟都在备注里进行了详细的记录。
  领导对于下属报票,尤其是司机报票,需要掌握一个度。既要让当事人感觉到领导不会随便被糊弄,也不能让下属感觉到领导不信任自己。所以,领导每次在签字时,都不会马上签批,而是让对方先把票留下,过几天再签批。而且在签批时,还会对个别票进行过问。
  青牛峪乡在原乡长缺岗的那段时间,大钱一直由书记审核,小钱由常务副乡长温斌审核,最后都由温斌签字。

  后来,在宁俊琦到任后,这种现象也没有完全杜绝。虽然她已经是乡长了,但只要是温斌经手的项目,他还会先找黄敬祖做事实上的审核,然后才到宁俊琦那里签字。
  直到温斌调走,乡长宁俊琦才把“一支笔”签批制度真正落实到位,实行当事人签字、主管副乡长审核、乡长最终签批的程序。
  小孟用表格辅助说明的这种方法,让主管副乡长、乡长省事不少。也表明小孟这个人办事非常细心和认真。实际上,小孟这个人平时办事就很有分寸,做为一个司机,平时的嘴特严,但该提醒领导的也会提醒一下。而且不管领导对他多么平和,他也会摆正自己的位置,不会忘乎所以。
  楚天齐觉得小孟这个人,如果培养一下的话,还能干好除司机之外的一些工作。
  小孟按惯例正要离去,楚天齐叫住了他,他以为是领导要直接审核票据了,就停住了脚步。

  “小孟,昨天是你接我们回来的吧?”楚天齐问道。
  “是。”小孟回答。
  “我是怎么回的办公室?”
  “你下车时,先去的乡长办公室,是我和刘乡长把你扶进去的,然后我们就出来了。后来,我在党政办公室接到乡长电话,我又去了她办公室,把你扶了回来。”小孟如实回答。

  “哦,谢谢你啊,那你先忙去吧。”楚天齐冲着小孟点点头,说道。
  小孟出去了,楚天齐验证清楚了两件事。一件就是他去乡长办公室待了一段时间,另一件事就是自己是小孟给送回的房间,当然水也是他给准备好的了。
  “哎呀,我在乡长办公室没有瞎说什么吧?希望千万别出丑。”楚天齐这样想着,开始了手头的工作。
  欧阳玉娜驾车已经驶出了很远,但她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情景:宁俊琦和楚天齐站在一起的情景。
  她这次来青牛峪乡,一是为了工作,二也是为了看看楚天齐。
  那次在县医院病房见面后,欧阳玉娜直接回了省里。她当时心里非常失落,她在内心中实际已经把他当做男朋友来处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挑明,而且也不知道楚天齐心里是怎么想的。总觉得和他相处时,他比普通朋友近一些,可又不似男朋友应有的样子。
  等她在病房看到他的身边莺莺燕燕时,心中很不是滋味。尤其她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宁俊琦可能也是竞争者后,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后来,在楚天齐联系她时,她故意冷淡他,一方面是看他是不是在乎自己,另一方面也想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
  谁知,那个呆子打了几次电话后,就没了音讯。要说不在乎自己吧,他为什么要给自己打好几次电话?要说在乎吧,才打了几次就没了下文。
  欧阳玉娜在这段时间里,也想了很多,甚至试着忘记他,都没有成功。她反而更期待与他见面,但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又让他不能放下面子主动找她。
  这次报社安排下基层的任务,正好给她找到了看他的借口。只是还是放不下面子,而且是以工作的名义到青牛峪,所以她联系了在省里出差的宁俊琦,两人一同返回了乡里。

  她本来期待在乡里能和他单独相处。谁知“可恶”的好朋友宁俊琦,行则同车,卧则同榻,无微不至的“看着”自己。
  “俊琦,你还不承认喜欢他,骗鬼去吧。”欧阳玉娜心中暗道,“我要和你竞争,公平竞争。”
  “噌”的一声,一辆轿车冲了过去,差点刮到自己的轿车。欧阳玉娜这才发现,自己的车太靠近路的中线了,急忙打了把方向,继续靠边行使。
  不敢继续走神了,欧阳玉娜稳了稳心神,旋开车上音乐按钮。霎时,男歌手那略带沙哑的歌声传了出来:“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大多数乡里上班的人,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了,都在盘算着过年的事。只要一见到乡长坐车出去,他们就会偷偷溜出去,采购年货。反正书记也经常不在,乡长一出去的话,大家就更自由了。
  有的人在青牛峪购买,有的人跑到向阳镇去采购。向阳镇比青牛峪更大,而且每逢三、六、九还要赶集,商品相对要丰富的多。还有的人干脆到县里采购,去县里的话,一般人就不敢偷着去了。总是找点工作上的事,或其它客观理由,到主管领导那里打声招呼就走了。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一般情况下,领导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同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