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黄敬祖没有按常规敬众人的酒,其他人虽然觉得有些意外,可也没有像楚天齐这样失态的。他们都没有看到黄敬祖那特殊的笑容,即使看到了,也不一定会有楚天齐那样的感觉吧。
  黄敬祖走了,大家喝酒的兴致明显都差了一些。但楚天齐却不一样,不但来者不拒,反而是主动出击,杯杯见底。
  楚天齐醉了。
  楚天齐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头疼的厉害。过了一会儿,他才大致看清了屋内的景物,原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兼卧室。

  嗓子很疼,渴的要命,他伸手拉着床边灯绳打开了电灯。暗夜中忽然出现的强光,让楚天齐一下子很不适应,又急忙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准备起床找水喝的时候,赫然发现床边椅子上,自己的不锈钢水杯正放在上面。
  他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只是脱了外套,是穿着毛衣毛裤睡的。从椅子上拿过水杯,拧开盖子,杯里面的水还很热。他小口喝了几口,嗓子好受多了。看看手表,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他晃了晃还在生疼的头,重新脱了衣服 ,又躺了下来。他熄灭灯光,眼望着屋顶,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昨天自己喝醉了。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
  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是谁送回来的?他搅尽脑汁想了很久,只依晰想起了喝酒时的几个场景,想起了黄敬祖去包间敬酒了,还有……好像自己在一个地方说话了,有人劝他。再详细情况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乡长办公室套间里屋。

  “俊琦,你睡了吗?”
  “我早就睡着了。”
  “骗人,我听着你一直在翻身。”
  “你不一直也没睡吗?有心事?”
  欧阳玉娜叹了口气:“哎,也没什么。我就在想,楚天齐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喝醉酒?还有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宁俊琦伸手打开了床头台灯,把身子侧向欧阳玉娜躺的那边,说道:“我一开始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醉,就是他说的那些话我也不是全明白。现在我想清楚了,我先向你说一件事吧。二十来天前……”
  宁俊琦向欧阳玉娜讲述了乡里年终总结会上发生的事,从一开始黄敬祖大谈乡里取得的成绩以及给自己和楚天齐“戴高帽”,讲到黄敬祖忽然提出跨跃式发展。从黄敬祖对楚天齐的话断章取义、偷梁换柱,讲到黄敬祖强行引出全面种植西芹提议。从王晓英、蒋野带头表态发言支持,讲到黄敬祖让自己谈全面种植西芹工作安排。
  从自己表态不同意,讲到黄敬祖逼*迫楚天齐向自己做说明。从楚天齐也表态不同意,讲到黄敬祖利用所谓的民意绑架民*。从自己要求要主任记录自己和楚天齐的态度,到王晓英、蒋野给黄敬祖“捧臭脚”鼓吹。从黄敬祖对楚天齐挖苦、刺激、钝刀折磨,讲到自己果断出手。从自己和楚天齐联手反击,讲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终黄敬祖被石头砸了脚。而砸到黄敬祖的,正是黄敬祖搬起来用以砸倒自己和楚天齐的石头,这石头就是所谓的民意。

  随着宁俊琦的叙述,欧阳玉娜的心情也是一忽紧张,一忽担心,一忽又高兴,充满了跌宕起伏。
  “那就是说,黄敬祖肯定已经准备对楚天齐下手了。即使那样,楚天齐也不应该紧张到那种程度呀,黄敬祖可是只到饭馆露了一面,他就心情低落,把自己喝醉了?”欧阳玉娜觉得很难理解。
  “不只是这样,你没听他说吗?这二十多天里,黄敬祖没有对他说一句话,而只是对他笑。你想想,领导见面不说话光是笑,而且是意味深长的笑,能不恐怖吗?”宁俊琦继续解答着疑问。
  “那他就怕成那样?看上去还瘦了好多?昨天更是喝得狼狈不堪。”欧阳玉娜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玉娜,你错了。他那不是怕,而是爱。”宁俊琦严肃的说道。
  “爱?没搞错吧?”欧阳玉娜更不明白了。
  “我问你,楚天齐在省城救你那次,面对坏人拿出的刀子,他害怕了吗?”宁俊琦反问道。
  “当时我吓怕了,没注意到,他应该不害怕吧?要不他也不会把他们打跑了。”欧阳玉娜支吾着说道。
  “明确告诉你,他当时肯定不害怕。我可是亲眼看见,他面对几十名手拿凶器的歹徒都毫无惧色,而且还大发神威。你说,他怎么偏偏会怕黄敬祖的一个笑容呢?”宁俊琦声音中透出对楚天齐无尽的信任,“他因为爱,因为爱百姓,所以他才会怕黄敬祖的笑容。”
  “俊琦,我还是不明白。”欧阳玉娜摇着宁俊琦的肩膀说道,“你就再给我讲清楚点。”

  “从楚天齐昨天的醉话中,你也听出来了。他多次表明了一个意思,就是如果盲目全面种植,老百姓的结局会比养猪时的局还惨。”宁俊琦语气沉重的说道,“他怕的,或者说他担心的就是黄敬祖万一对他出手,在他没有能力反击时,而实施全乡全面种植,那时候百姓就危险了。”
  “听你这么一说,那他就太伟大了。”欧阳玉娜的话中透出了无尽的崇拜之情。忽然,她转换了话题:“俊琦,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你说一个人酒后的话,能算数吗?”
  宁俊琦轻轻道:“你不信吗?有一句话叫‘酒后吐真言’,你该知道吧?也许越是酒后的话反而越真呢。”
  “就是说他在酒后说的话都是真的了。”欧阳玉娜的话中满是失落之意,她忽然盯着宁俊琦的眼睛说道,“俊琦,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对吗?”
  宁俊琦急忙辩解道:“玉娜,你怎么这么说呢?”
  “是啊,酒后吐真言。他在喝醉的时候,还吵着要到你的办公室,这不正说明他很想到你这里,也就是说他喜欢你嘛!你对他太了解了,有时甚至超过他自己吧?这不正说明你也喜欢他嘛!”欧阳玉娜的话语透着哭音。
  对于欧阳玉娜的说法,宁俊琦觉得太牵强,但也似乎不无道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答复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台灯已经关掉,暗夜里,四只眸子显得是那样明亮。
  楚天齐醒来了,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七点半。他急忙起床,快速洗漱一下,穿上外套衣服,到了乡长办公室。
  乡长办公室里,宁俊琦和欧阳玉娜正在聊天。看到进来的楚天齐,二人都哈哈笑了起来。楚天齐被笑的不好意思,用手挠了挠头。
  “楚大乡长,睡醒啦。你记不记得昨天是怎么回来的?”欧阳玉娜调笑道,“喝醉了不回自己办公室,非要嚷着到女领导屋里,你是不是图谋不轨啊?”
  楚天齐红着脸,不知道怎么答话,只是傻笑着。
  “行了,你怕别人听不见啊?粗门大嗓的。”宁俊琦假装生气的娇斥道。
  “嘻嘻,忘了,忘了这是宁乡长的领地。如果别人听到了,会给大乡长带来桃色新闻的。哈哈……”欧阳玉娜虽然声音低了下来,可还是一幅调笑的口吻。
  “真拿你没办法。”宁俊琦哭笑不得的指了指欧阳玉娜,“要不要我回避一下,你俩告告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