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7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看着我。
  陈逊过去把车飞快开出来,我马上出了外面,然后上车。
  车子飞驰而走。
  一直过来转盘,到了桥头后,我才送了一口气,我说道:“妈的,吓得我的心脏一直剧烈的跳。”
  陈逊说:“还好你拿着枪。”
  我说:“假的。”
  我对陈逊晃了晃手中的玩具手枪,枪的把手就写着仿真玩具枪几个大字。
  陈逊哈哈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
  我问道:“假如真的打,打得赢吗。”
  陈逊说:“难说。但很可能打不赢。大家都差不多,但他们人多。”

  我说:“地球真是太危险了,过去沙镇,一边是黑衣帮,一边是环城帮,真是危险,只能回到火星。”
  陈逊说道:“黑衣帮和环城帮,在沙镇,隔着一条马路对峙。”
  我说:“像以前楚河汉界,谁也干不掉谁,但那是暂时的,大家都做好防卫的措施,就等着对方攻过来,然后干掉对方。”
  陈逊说:“都在等待机会。”
  我问道:“买到烟了吗。”

  陈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我拆了,我给他拿了一支,我自己拿了一支烟,然后扔烟盒在挡风玻璃那,给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对了,你那兄弟,叫萧季的,搞得怎么样。”
  陈逊说:“很好,比竹筏那群蠢货强太多。”
  我说:“那几个呢,赶走了?”
  陈逊说:“赶走了,跟着他们走的,只有十几个人,其他的我们都拉了回来,都乐意留着效劳。”
  我说:“他们几个,你说能跑哪里去。”
  陈逊说:“应该加入了我们对头那边。”
  我说:“环城帮,黑衣帮?”

  陈逊说:“应该会是环城帮。因为环城帮最近势头很大,名声响亮,进入的门槛低,而且环城帮海纳百川,倒是挺实在。”
  我说:“是,维斯确实有些本事。不过,好战必亡,他就等着被灭亡吧。”
  陈逊说:“也难说啊,好战不一定会灭亡,看对手。战国时期,秦国最好战。”
  我说:“这倒是。不战就被别人灭亡了,但也要看机会才能战。”
  陈逊说:“好战和必亡其实关联不是很大。”
  我想了想,认为他说得还是有道理的。

  夏朝的夏启,是夏朝开国君王大禹的儿子。
  大禹老了之后,并没有选择夏启作为自己的接班人,而是选择了伯益,因为当时还是禅让制。前代君王考查下一代的君王品德后,禅让皇位给他认为德行兼备的人。夏启研究了历史,发现只要前代君王把皇位禅让后,前代君王的儿子就再也享受不到了特权和荣华富贵,有可能还一直落魄下去。
  夏启认为,自己父亲大禹估计是不会传位给自己了,于是,这家伙在他父亲还没死的时候,就开始积累自己的势力,他想着,不论是谁接班他父亲的君王职位,他都抢回来。然后,在大禹死了把权利交给伯益之后,夏启直接对伯益宣战进攻,他攻击伯益,直接亮牌:我父亲没有传位给我,我不服,我就是要打你,打输了,那我去死,打赢了,君王职位我抢来,你给我去死。
  因为夏启是早就有所准备,这场战争没有悬念,夏启打赢了,杀死了伯益,虽然他很没有道德,但他还是坐上了君王的位置。当然,也有大禹的老属下和支持伯益的人,不爽夏启的,大禹这儿子太没道德,跳出来反对,夏启也早有准备,直接出兵灭了这些唧唧歪歪的反对部落,之后,没人再敢跳出来反对,夏启用暴力用武力控制了当时的天下,如同秦始皇一样,用武力统一了。夏启的这一作法,直接把流行多年的禅让制,变成了影响历史进程的世袭制。

  无论是秦王,还是夏启,他们这么干,都是不道德的,就像霸王龙黑衣帮,还有环城帮,他们这么干,也是不道德。
  可是,谁让伯益弱小呢,谁让六国不团结又弱小呢,谁让我们弱小呢,环城帮就是一个强壮的野蛮人,我们虽然道德善良,但是我们弱小,他打我们,我们保护不了自己,难道能去谴责人家不道德吗。
  面对强大的对手,我们只能锻炼自己,把自己变得强大,让自己能够抵抗得住对手的进攻,甚至有灭掉对手的强大能力。
  如果没有,那怎么办。
  那只能跑,跑不起就躲,躲不了就挨打,顶不住就死。
  像我们,我们抵抗,想办法灭回他们,不过,打不过的话,我们只能被吞并,被灭亡。没办法。
  这只跟强弱有关。
  夏启也好,秦王也好,都是好战的人物,还有成吉思汗,夏启和成吉思汗一样,最后是在进攻别人的路上,折腾太过了生病而死。这并不是说好战会亡,反而是越战生活过得越好。
  谁软弱,谁就被消灭,至理名言啊。
  如今的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抵抗,宣战。
  我说道:“找时机,对他们发动一次攻击再说。”
  陈逊说:“好。”
  搬过去了后,我在房间中整理。
  这里住的不错,面朝东方,在阳台可以晒太阳。
  离银行,市场,医院什么的都近,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块地盘是陈逊的,是我们自己的,不担心出门碰到对手们。

  正收拾着,响了。
  是王达的。
  我接了,王达说道:“你,在干嘛。”
  我说:“刚搬家,找我何事,是不是因为我帮你揍了人,你过来请我喝酒谢我。”
  王达哭丧着声音:“我请不起了,我要完蛋了。”

  我问:“怎么了,又怎么了?被人捉了?”
  王达说:“我仓库的酒,仓库的货,全被砸了。”
  我想到上次,也因为得罪人被砸了,这次,被谁砸了。
  王达补充说:“车子也全被砸烂了。”
  昨晚,就有人一直在仓库那边等着王达了,不过,王达一直在忙其他事,没去送货。
  然后那些人等久了,直接进去仓库砸了王达的仓库里面所有的东西,车子砸烂了,货都搞烂了,损失又是几十万,王达欲哭无泪。
  通过仓库模糊的视频,十几个人身影,其中几个,便是那天我们打的几个环城帮的。

  王达已经报警,丨警丨察说回去查。
  我说道:“没用,就算找到了索赔都难。对这些人,不要客气了,扭断他们的脚,让他们怕了才行,你别气,我给你报仇。”
  王达说:“好不容易挣了一些钱,慢慢的都还了一些钱,一下子赔光了,现在还要拿钱去要货。”
  我说:“我手头上有一些,你先拿去,以后不要在仓库搞那么多货了,你这些天不要在你平时呆着的地方呆着。什么办公室,仓库,都别去了,直接雇车去拉货送货,从酒厂直接拉去给客户,麻烦就麻烦点吧。这些人没打到你,还不会甘心的。你要小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