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又加上一天时间,楚天齐手边罗列的工作才算整理完毕。他觉得心里踏实不少,下一步工作进度有了明确时间参照,既能准确推进工作进度,又能防止丢东忘西。这样既提高了工作效率,也可以应对个别领导突然发难。
  下午四点的时候,宁俊琦和欧阳玉娜回来了,楚天齐正好在院里碰到她们,就帮着他们把东西拿进了宁俊琦办公室。
  从下乡到现在,一共两天时间,也不知她俩都去哪了。反正头发、身上都是灰尘,还能闻到土味。车上大包小裹真是不老少,有的是用编织袋装的,有的是用小布口袋放的,还有两个大南瓜是直接用两只筐拿回来的。楚天齐跑了好几趟,才把东西全部拿进屋子里。
  尽管两个美女提前都备了纱巾,但可以看出,他们的妆容还是被破坏不少。楚天齐心中感叹:环境改变人啊,要是让她们在农村生活两年,每天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不知道还会不会保持现在的姿色和风采。
  “你在干什么?”欧阳玉娜回头,看到楚天齐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和宁俊琦,就说道,“瞧你一脸猪哥相,肯定没想好事。”
  无故被欧阳玉娜抢白,楚天齐也不甘示弱的回击道:“我就没想好事,怎么啦?哼,那你说出来呀?”
  “去你的吧,不理你了。”欧阳玉娜假装生气,走到一边去了。
  “别傻站着了,去把车擦了。”宁俊琦一指旁边桌上的车钥匙,“对了,别用水啊,要不车该冻了。”
  “啊?好吧。”楚天齐答应一声,拿起车钥匙,向外走去。
  “哎,今天给玉娜践行,你告诉刘副乡长、郝副乡长也参加。”身后传来宁俊琦的声音。

  “知道了。”楚天齐答应着,出了乡长办公室。
  下午六点,“好再来”饭馆,“君悦阁”包间。
  包间里布置很简单,但气氛却很热烈,为欧阳玉娜践行晚宴即将开始。
  饭馆是楚天齐定的,他没有选择最大的昆仑饭店,而是选择在这里,主要是图个清静。昆仑饭店在乡政府对面,如果在那里就餐的话,保不准会碰到熟人,免不了敬酒什么的,会破坏吃饭的气氛。所以,他选择到“好再来”,这家饭馆是在青牛峪紧排在昆仑饭店之后的第二大。
  今天的晚宴,一共五人参加。一开始,宁俊琦让欧阳玉娜做主位,欧阳玉娜不坐。后来宁俊琦说今天就是为她践行,都是朋友,她是主角,理所应当坐主位。于是,欧阳玉娜坐在主位上,她的两边分别是宁俊琦和郝晓燕,楚天齐坐在宁俊琦旁边,刘文韬坐在了郝晓燕旁边。
  看着已经上了两凉两热四个菜,宁俊琦站起身,举起了酒杯:“今天,我们给玉娜践行,到场的都是好朋友。只是穷乡僻壤、环境简陋,请省城来的大记者多多包涵。”

  “哎呀,酸死了,别拽词了,好好说话。”欧阳玉娜打了宁俊琦的手一下,嘻嘻一笑,道,“咱俩玩了这么多年了,你再这么整酸词,还怎么让我吃饭。”
  宁俊琦却假装绷着脸说道:“你是省报大记者,我不整两句的话,你该说我们乡下土豹子没文化了。既然欧阳记者体恤我们这些山野小民,那我就不整虚的啦。来,整一个。”说完,哈哈笑了起来,率先和欧阳玉娜碰了杯。
  欧阳玉娜也站了起来,楚天齐和刘文韬也站了起来。大家共同碰杯,五钱一杯的白酒一饮而尽。
  楚天齐赶忙拿起酒瓶给大家把酒杯满上。
  “我提议啊,以后喝酒谁也别站起来了,不用那么虚套,再说了也麻烦。”欧阳玉娜说道,“另外呢,倒酒的任务就交给楚天齐了,谁让她年纪最小呢。”

  “好。”大家齐声响应,这个大家不包括楚天齐。
  “我有意见,我有意见。”楚天齐举手说道,“让我倒酒没问题,可是凭什么就说我最小呀?都报报年龄,说不准有更小的呢?”
  “难道不是你最小吗?你比俊琦小,我和俊琦同岁,当然还是你最小了。”欧阳玉娜说道,接着脸上挂满了微笑,而且笑容越来越浓,“小兄弟,你不知道不能随便问女孩的年龄吗?再说了,你做为一个下属,打听你的女领导年龄,是不是图谋不轨呀?”
  “行了,行了,你就是会狡辩。”楚天齐红着脸说道,“倒酒就倒酒,哪有那么多歪理呢。”
  “哎哟,你怎么掐我?”欧阳玉娜冲着宁俊琦嚷道。等她看到刘文韬和郝晓燕强憋着的笑容时,才反应过来、冲着宁俊琦一吐舌头,哈哈笑了起来。
  说笑过后,宁俊琦又提了两杯酒,然后大家互相敬了起来。因为今天是以朋友身份举行的践行酒,说话相对随便,酒也就喝的很尽兴。
  因为欧阳玉娜是今天的主角,自然大家都纷纷向她敬酒。一开始她都来者不拒,喝过几杯后,她才意识到这样喝的话肯定要醉。经过协商,以百分之六十的赞成票达成一致意见,男人一口一干杯,女人两口一干杯。

  菜已上满桌子,酒也喝的非常痛快。
  刘文韬在五人当中年龄最大,没人硬劝他的酒。楚天齐就不一样了,三个女人都以姐的身份劝他。“好汉架不住人多”,他已经喝的有点上头了。
  就在大家喝的气氛正浓的时候,门帘一挑,一人走了进来。大家先是一楞,然后才反应过来,纷纷打着招呼,并张罗着让座。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乡书记黄敬祖。他怎么也在这里?这是众人心中都有的疑问。

  “欧阳记者,欢迎欢迎。欢迎省报大记者来青牛峪指导工作,这是对我们乡工作的最大支持。我先敬你一杯。”黄敬祖满面含笑,拿起旁边盛酒的杯子,和欧阳玉娜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谢谢黄书记。”欧阳玉娜说完,也干了杯中酒。
  然后黄敬祖又敬了欧阳玉娜第二杯和第三杯,以表示对欧阳玉娜的感谢,并祝愿她工作更上层楼。
  这时,所有人都把杯中酒倒满,也给黄敬祖满上了酒,准备响应书记共饮一杯的号召。
  和众人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黄敬祖没有举起酒杯,而是对着宁俊琦道:“宁乡长,你代表乡里好好招待欧阳记者,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他又转向欧阳玉娜:“欧阳记者,我先告辞了,再见。”
  “再见。”欧阳玉娜礼貌的和黄敬祖握了手。
  就在黄敬祖转身的瞬间,迅速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已经喝的有些头晕的楚天齐,心中就是一震,他又看到了黄敬祖脸上那熟悉的笑容。

  黄敬祖自从进到屋里,就没有正眼瞧自己。楚天齐本以为他今天会一直无视自己,直到离去。谁曾想,就在离去的一瞬间,黄敬祖又笑了,而且还是那意味深长的笑容,那让他倍感压力的笑容。
  “楚天齐,你傻了?”欧阳玉娜看着发呆的楚天齐,问道,“你怎么了?”
  “没怎么,没怎么。”楚天齐回过神来,赶忙应道。
  日期:2016-05-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