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4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下意识地夹紧双腿,满脸尴尬地将破败王者之间捅入了那人的胸口,然后猛然一转身,将人踢进了电梯里去。
  屈胖三别看人小,但气力却是很大,一个过肩摔,那人便重重地跟着砸落进去。
  解决完门口的两个卫兵,我方才来得及打量这神秘的地下三层。
  入眼的第一印象,是一种沉闷到极点的压抑。
  与负二层那种类似于医院和结合的现代建筑不同,第三层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天然存在的溶洞一般,地上是长着青苔的潮湿岩地,没有电灯,周遭的墙上点着气味古怪、泛着酸味的油灯。
  隔着很远一盏,幽幽如豆,平添了几分古怪的气氛。
  电梯的出口是一个很小的厅,大概二十个平方不到,天然形成的拱门对面,是一个长长的走廊,又或者说是隧洞,尽头是一个铁门。
  当我们静下来的时候,却是能听到远处传来低低的啼哭声,还有隐约的惨叫。
  这溶洞暗道高矮不一,四通八达,墙壁上长满了古怪的植物,有的很密集,有的却稀疏得很,而这稀疏之处,又露出了上面古老的浮雕来。

  我瞥了一眼,却瞧见那浮雕之上,有无数的断肢残腿,严厉刑罚,还有那森罗地狱的恶鬼……
  从艺术上来说,这些浮雕十分传神,简单而古朴的手法栩栩如生。
  然而正常人瞧一眼,都会很不适应,从心灵上感到厌恶。
  屈胖三打量了一会儿,低声对我说道:“陆言你小心了,这些灯是用怨力极深的尸油点燃的,里面充满了负能量,或许能够迷惑心智,你自己注意一下。”

  我点头,说好。
  他又交待道:“这个鬼地方的怨气很深,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新近的建筑,反而有千年前混乱王朝的风格,你得自己多加小心了,一会儿如果乱起来,我未必能够顾得了你。”
  我下意识地紧握着手中的长剑,说好的,你也多加小心。
  屈胖三冷笑一声,扬着腔调说道:“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杀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他唱着戏文,人便走出了这个小厅,在这十字路口前停留了几秒钟,然后转身向左。
  走了十几米,这岩壁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铁门,里面有隐隐的吵杂声,屈胖三挥手,示意我别出声,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来。
  他推开一道裂缝,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一脸疑惑地望着我。
  我打手势,问什么情况,屈胖三摇了摇头,将门给合拢了来,然后找出了一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铁棍,将门给拧住了去。
  又走了十来米,他开口解释道:“里面有人在做礼拜。”
  我问那种礼拜?
  屈胖三摇头,说不知道,我没见过,某种邪教吧,又或者是什么,谁清楚呢?
  我说干嘛不进去抓舌头呢?
  屈胖三扬眉,说里面十多个人,而且个个都是厉害角色,就算是不怕,清理起来也麻烦得很,我们有事要办,不招惹为妙。
  我们没话说了,继续走,前面陆续有牢房出现了,哭哭啼啼的声音也从里面传递出来。
  不过更多的是沉默。

  屈胖三没有管这些,一直来到了尽头的一处铁门前,他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好一会儿,方才轻轻扣动。
  里面有人问了一句话,屈胖三用口技含糊地回答,里面也不在意,把门给打开了来。
  打开的一瞬间,又是一个猴子偷桃。
  呃……
  这是一个刑房,里面有四个光着膀子的家伙,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被绑在柱子上面的囚犯,我和屈胖三携手将这些人给斩杀了去,我回过头来,整个身子却都是一阵僵直。

  这里面有一个犯人,却是我认识的。
  虫虫!
  看到被绑在柱子之上,上半身裸露、浑身青肿、口鼻皆有鲜血渗出、右眼被挖掉了的虫虫,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一股怒火从我的心中升腾而起,右手紧紧抓着金剑,然后冲上了前去,冲着她叫道:“虫虫,虫虫!”
  听到我的呼喊,虫虫似乎回复了意识,脸上有了几分表情,然后左右打量着,似乎在听我的声音。
  我瞧见虫虫的惨状,心中神伤,整个人就好像死去了一般,艰难地伸出长剑,想要将虫虫身上的绳索给割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脸上却给人扇了一大耳刮子。
  啪!
  我被这一巴掌拍得差点儿飞起,半边脸都火辣辣的。
  给我这一耳刮子的,不是旁人,正是屈胖三,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间就生出了一大团的怒火来,猛然瞪了他一眼。
  疼痛倒也只是其次,羞辱也没有什么,最主要的是瞧见虫虫如此惨状,我的心里面本来就憋着一团火,正想要找点什么事儿发泄一下,也不知道怎么了,屈胖三就成了我发泄的目标。
  我感觉自己的脸色扭曲,竖直金剑,就想要朝着屈胖三杀过去。
  那家伙是跳起来拍我的,落地之后,瞧见我满心恼怒,便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的,你想杀我?”
  我脑子里满是虫虫的惨状,下意识地喊道:“杀了你又怎么样?”
  啪!
  又是一耳刮子,而这一下我的脑子却是清醒了许多,想起刚才自己那歇斯底里的话语,顿时生出几分惊悸来。
  我怎么能够这么跟屈胖三说话呢?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生死之交,没有屈胖三,我甚至都没有办法从荒域里面出来。
  他是我的恩人啊,我就算是再悲愤,又怎么能够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呢?
  我满心懊悔,苦笑着说道:“对不起,我错了,只是因为……”
  屈胖三一脸无奈地说道:“你个傻波伊,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了,这个鸟地方有些古怪,那些油灯都是用怨气浓厚的尸油点燃的,会迷惑人的心智,根据你心中的恐惧在作怪,叫你小心点。你说你知道了,知道个鸡毛啊,稍微一剧烈运动了一下,就头昏眼花的——你到底瞧见了什么?”
  我说可是虫虫她……
  我回过头来,再次打量那柱子上面的人,却骇然地发现这人根本就不是虫虫。
  他甚至都不是女的。
  虽然是一般的惨,但是在我的面前,这人却只是一个胸大肌比较发达的壮汉而已,根本就不是虫虫。
  另外一个人,却是个瘦小老头子,不过是被抽打得昏迷了过去。
  瞧见这个,我心中顿时就是一阵狂喜,右手按着心脏,深吸一口气,说还好,还好。
  屈胖三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这个地方应该是他们的审讯室,这两人你认识不,跟我们要找的寨黎苗村有没有什么关系?”
  我这才想起来,仔细打量一番,然而到底还是没有什么印象了。

  屈胖三瞧见我摇了摇头,说你想什么呢,到底认不认识?
  我说寨黎苗村里面,我就认识几个人。
  屈胖三翻着白眼,说我擦咧,你丫过去,就是泡妞了对吧?拿你没办法啊,还是我来吧。
  说罢,他走到了那个半老头子的跟前,那把锋利的手术刀猛然一划,绳索解开了,老头子跌落下来,没想到在那一瞬间,这个看似昏迷过去的老头子居然在半空中横移数米,人躲到了柱子后面去。
  日期:2016-03-0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