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1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耀祖闷头听着,表面上面无表情,心里却很惊讶,心说这个书记可是真能搞运动啊,一上来就是扶贫运动,现在又要搞一个整风运动,这是个运动型选手吗?却也没有当面否决,只是一声不吭。
  于和平大喇喇的说:“早就该搞一次作风整顿运动了,现在有些官员,每天不考虑如何发展社会经济,不考虑如何改善民生,不知道为人民服务,满脑子只想着升官发财,到处跑官要官,更有甚者,贪污受贿,或是在男女作风问题上一再犯错,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这样的官员,要坚决拿下,不能让他们尸位素餐,也不能让他们玷污我们青阳市的健康官场风气。贾市长,我这话你同意吗?”

  贾玉龙听他提到男女作风问题的时候,颇有几分心虚,毕竟当日陈新颖跑到市委大楼里大闹的事,很可能已经传了出去,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的名誉说不定已经在外面烂大街了,虽然也叫秘书打探了些外面的闲话,似乎没人提及,但难保人家已经放在心里了,在这种心虚的前提下,忽然被于和平点名问到,既是惊讶,也有些恼羞成怒,道:“老于,这话你问我是什么意思?”
  于和平呵呵一笑,道:“我没什么意思啊,就是问你同意不同意我的话。”贾玉龙跟他对视,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邪恶,似乎他已经掌握了自己跟陈新颖的男女关系事实,正在无声的嘲笑自己,只看得头皮发麻,清了清嗓子,无趣的说道:“我同意。”
  这个小插曲过后,众人简单讨论了一下预防类似事件发生的措施,最后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在两会召开期间,全市各县区各级政府部门,各自派出工作人员,前往上丨访丨户、问题户、顽固户家中开展惟稳工作,工作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确认各户主要人员在两会期间不得擅自离家。若有离家情况,则派出至少两名工作人员伴随,确保其不出现任何问题。
  乍一看,这个决定有点“馊”,可不馊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这样采取“死盯,盯死”的办法对付那些有可能在两会期间捣乱的人们。而若是被美国等西方媒体知道这种事以后,肯定又会给青阳政府扣上类似“干涉人身自由、违反人权”之类的大帽子。事实上,确实也是干涉人身自由了,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只能特事特办。

  政协会议持续了四天半,在这期间,制造爆炸的杨卫国一直在市公丨安丨局羁押,没有履行相应的法律处理程序,诸如移交检察院、由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等等。对他的处置要等到两会结束以后,而有关他犯罪的细节也要等两会结束之后才会公开,免得引起社会恐慌。
  这些日子里,李睿与吕青曼夫妻二人虽然夜夜双宿双飞,却再也没有行房,偶有亲热,不是李睿自己终止,就是吕青曼自行结束。为什么李睿要自己终止呢?因为他怕亲热大发以后邪火上来压制不住却也释放不出去,那样会更难受,这也是无奈之中做出的选择。
  这样一来,他虽然再一次过上了夫妻二人生活,却跟以前独居没什么两样,甚至还不如之前单身好呢,毕竟单身的时候还可以出去鬼混,在多个晴人之间周旋转折,每每快活得不行,尽情享受身为成功男人的性福。
  更有一点让他很郁闷,席梦思上尽管多了一个美女,却不能吃,只能干看着,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即将饿死的人看到一大块香甜的蛋糕却不能享用一样,还不如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呢。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一个月后两人就要造人了,而一旦青曼怀上孩子,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再答应行房。也就是说,禁欲一个月之后,可以迎来一次疯狂而短暂的性福生活,但在这之后,便会面对长达一年甚至更久的禁欲期。有人问了,怀孕不是十个月吗,你这怎么算成一年了?这个问题很好解答,难道生完孩子之后的一两个月内可以行房吗?答案肯定是不能了,因为产妇需要这段时间用来恢复身体啊。

  李睿一想到这个,就痛苦得不行,这天夜里试探吕青曼道:“老婆,要是确定怀孕了,之后你还跟我做吗?”吕青曼转过身来冲着他叫道:“当然不行了,孕妇当然不能做了,不然孩子就流产了。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李睿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从你怀孕到生产需要十个月甚至更久呢。”吕青曼道:“是啊,我知道啊,那又怎么了,我没事,我耐得住寂寞,嘿嘿。”李睿都快气哭了,道:“你耐得住,我怎么办啊?”吕青曼天真无邪的说:“你问我吗?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不是有办法吗?”李睿奇道:“我自己有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吕青曼说:“你跟我结婚之前怎么办的?”

  李睿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讪笑着撒谎道:“我……我不是有手吗?自味,你知道吗?”吕青曼道:“我不知道,不过你这不就是一个办法吗?等我怀孕了,你继续自味就是了,呵呵。”李睿差点没气死过去,有了老婆还要自味解决生理需求,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心说问还不如不问呢,叹道:“老婆啊,我的好老婆,男人不能总自味的,对身体不好。”吕青曼道:“那你就少自味几次啊。”李睿耐着性子说:“那也不行,必须要有阴阳融合的过程。”吕青曼警惕的问道:“你什么意思啊?你非要跟我做吗?”李睿笑道:“不是,我是想,可以……可以开发开发你的嘴巴吗?”吕青曼这才松了口气,大度的道:“行啊,没问题。”

  即便这样,李睿也没有满足,心里还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让青曼允许自己跟别的女人有来往。当然了,这一点估计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的,更不敢跟她提出来,但心里这种念头就是抛之不去。他想,青曼要是能跟孙淑琴一样贤惠就好了。孙老师当时不就放话给自己嘛,宋朝阳在青阳的时候遇到逢场作戏的场合,没什么所谓,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心里也希望青曼也能给自己放开“逢场作戏”的权限。可是看她这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是不是该叫“小老婆”以后多给她灌点**汤呢?

  说到“小老婆”,高紫萱于周六下午乘坐火车来到青阳,吕青曼亲自驾车去火车站把她接上,随后把她带到家里,姐妹俩在李睿卧室里互诉离情,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下午,直等到晚上李睿归来。
  李睿照例是陪老板宋朝阳吃过晚饭才回来的,在回家之前就已经听吕青曼说高紫萱已经到了,心情非常激动,导致在回家路上的时候竟然莫名其妙的兴起了一阵子。还好坐的是出租车,又是晚上,倒也不怕出丑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