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仇恨宁俊琦、楚天齐两个小兔嵬子,恨他们为什么偏偏要与自己做对。如果他们配合一下的话,他今天也不会对楚天齐祭出杀招的。其实一开始他夸赞他们二人,还给他们戴“高帽”,就是为了让他们同意自己的提议而做出的姿态。而且这件事情做成功的话,做为政府乡长和主管副乡长,分得的政绩可不是其他人能比拟的。谁知,他们依然不识好歹,要与自己背道而驰。
  他遗憾的是,好端端的事情,最后却功亏一篑。究竟是自己设计的环节出了问题,还是因为自己太自信了?黄敬祖在提前模拟推演时,做了各种假设,并对一些漏洞进行了弥补性封堵,他认为万无一失。所以他在开会前没有做任何人的工作。他认为水到渠成的事情,没必要画蛇添足。可是,最后结果却是他失算了。
  他疑惑的是,本来自己是突然发难,可为什么宁俊琦却像是早有准确是的,而且她和楚天齐后面的合作更像是提前商量好,并进行了明确分工似的。这是最让他不能理解的。
  慢慢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黄敬祖的仇恨感暂时被强行埋藏起来。他开始反思、总结,并谋划着下一步的事情。
  黄敬祖最后总结出今天失利的主要原因:
  一是自己太自信,自信到考虑所有事情都比较主观,有些想当然了。
  二是轻敌,他一直自认为比较重视对方的实力,但却一直是把他们放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角度去看待。因为他总觉得,两人加起来的年龄才和自己相当,再怎么优秀也毕竟是毛孩子。从今天的事来看,自己错了。
  黄敬祖也不得不佩服两个年轻人,他们竟然给自己来了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自己把举手表决说成是“民意”,结果他们也给自己来了一招“民意”,而自己却不得不接招,最后弄了一个功败垂成的结果。

  黄敬祖尽管进行了总结,总结的也很深刻,但最关键的一条却被他遗漏了。不是因为他总结的不够仔细,而是因为他始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把应该放在第一位的事情却给忽略了。
  做为一个当政者,“老百姓的利益”才应该是被放在第一位的。
  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先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放在桌上,然后开始想着今天的事情。
  楚天齐有几个没想到。
  他没想到黄敬祖推进全面种植的决心这么大,不惜明知风险超大,却仍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没想到他对自己态度变化这么大,从极力示好到绝情打压,简直是天壤之别。更没想到他会对自己接连祭出杀招,看来他是早有预谋,但自己却并没有察觉。
  黄敬祖为什么要对自己下狠手?究竟是自己得罪了他而不知情,还是另有什么隐情?是他在替别人出手,亦或是他本身也是受人指使,身不由己?

  不管黄敬祖是出于什么原因,但从今天出手的狠辣程度看,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要随时小心才是。
  这让楚天齐很头疼,他头疼的并不是防着黄敬祖这件事情本身,也不是因为黄敬祖的狠辣。他头疼的是,这些事情会牵扯自己很大精力,而用这些精力却可以做很多有益的事情,可现在却被这么消耗浪费了。
  如果人们少一些不必要争斗,而是多为国家、社会、甚至人类做些有益事情的话,那将会是多大的财富啊!
  想法是美好的,但却是不现实的。如果世界真像楚天齐想的那样的话,就不是世界了。楚天齐尽管已经工作三年多,从政也一年多了,但他有时的想法却很单纯。这是他一种不成熟的表现,也是他秉性善良的原因。

  但残酷的现实会让他尽快丢掉一些幻想,理智而客观的看待自己及身边的一切。
  说起来,楚天齐也才二十五岁,现在的他已经比很多同龄人成熟多了。但因为所处环境的差异,他不得不尽快更成熟、更理智,否则自己就会被急速转动的时代巨轮所抛弃,甚至会被挤压得粉碎。
  楚天齐也没想到宁俊琦会这么支持自己。对于宁俊琦在工作上对自己支持,楚天齐是有自信的。但却没想到,她为了支持自己,会抢着去挑战黄敬祖,去引火烧身。
  宁俊琦这种不计后果的帮助,让楚天齐非常感动。感动得他心中暖流涌动,不禁慨叹道:“这才是知己,愿为自己两肋插刀的知己。”
  回到办公室的宁俊琦,也是感慨颇多。
  今天黄敬祖抛出全面种植芹菜议题,自己并不感到奇怪。奇怪的是,黄敬祖对自己和楚天齐的不赞同会反应那么强烈,强烈到对楚天齐痛下杀招,更残忍的还是用钝刀折磨。
  其实关于黄敬祖想要全面种植的事,宁俊琦也和楚天齐多次探讨过。参照相关数据,依据乡里及农民现状,比照相关案例,并结合多次的探讨、分析,二人得出结论:今年不适合全乡全面种植。

  所以,他也想找合适的机会,在私下向书记建言,从而阻止今年全面种植。结果近期事情很多,加上黄敬祖经常不在乡里,所以这件事也就搁浅了。
  从内心来说,她觉得黄敬祖到时候应该会听进去一些建议的,到那时他自然也就不会再提议全力种植了。反正只要不经过会议讨论,这件事肯定就不会实行的,也不用着急。所以,她也就没把这件事当做急事去跟进。
  可黄敬祖的心思却不是这样的,他想的是必须促成此事,促成此事就意味着离副处的位置更近了一步。那么越早定下来就越好,那样会给前期准备、种植等留下充足的时间。在他心里,这件事就是十万火急的事。
  正因为两人对此事的急切程度不同,才让本来平静的会场,忽然在短期内聚集了大量的火药,从而产生了极大的震撼力。
  一开始,宁俊琦并不想赤膊上阵、和黄敬祖真刀真枪的干。她一开始提出反对意见,就是想让黄敬祖暂缓此事讨论,待会后她会第一时间和他私下沟通。所以,她一直任由事情的发展,也用眼神阻止楚天齐不要轻举妄动。她想用一种温和的手段来阻止这件事情。

  可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预估,就在她的温和办法还没有成形的时候,黄敬祖已经向楚天齐连连出招。此时,宁俊琦觉得温和的手段已经不足以阻止黄敬祖了,所以,他果断的出了手。而且上来就用了狠招,提到了她本不愿意在黄敬祖面前提起的人——前任乡长。这个名字是黄敬祖极力回避和忌讳的,果然她一提出后,黄敬祖的气势明显就弱了下来。
  楚天齐的想法也和自己一样,二人巧妙配合,借用黄敬祖“民意”的说辞,成功来了一招“以眼还眼,原物奉还”。让黄敬祖用以借力的所谓“民意”,成了捆缚他黄某人的绳索。
  至于自己为什么要替楚天齐强出头,宁俊琦自有理由。首先,他认为楚天齐是一个一心为民办事的人,就冲这一点她觉得有义务维护这样的下属。其次,她见黄敬祖出招凌厉,担心楚天齐难以应付,恐他最终妥协,那将是最糟糕的事情。再次,她担心楚天齐没有太过硬的后台,而自己却一点都不惧黄敬祖。最后一点,他觉得楚天齐现在刚刚进步,而且还带着光环,这些都来之不易。
  即使有这些理由,也不足以让宁俊琦引火烧身、迎着枪口而上,而且这些理由都是基于对楚天齐关心才成立的。
  其实让她奋不顾身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她已经有了对他超出一般关心的关心和牵挂。而她没有意识到,或是已经意识到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