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俊琦和楚天齐放下了举的有些发酸的右手,脸色有些难看。看着他俩的样子,有人从内心理解并同情,有人则幸灾乐祸。
  就在大家心情各异的时候,宁俊琦说话了,她的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他的语气很平静:“看来,对于今年全乡全面种植“有机西芹三号”这件事,只有我俩明确反对了。这个事实我认可,但我有一个要求。”说到这里,宁俊琦止住了话头。
  “说出来,说出来。”黄敬祖的答复很爽快,人家都认可了,总不能不让人家说话吧,黄敬祖得意的想。
  宁俊琦把目光移到要主任身上,缓缓说道:“要主任,请把我和楚副乡长的意见和表决的态度准确记入会议记录。”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场众人听到宁俊琦话后的第一反应。

  “这,这……”要主任“这”了两声,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他看看宁俊琦,又看看黄敬祖,手中的记录笔拿在手中没有落下。从他的内心来说,他不想得罪书记,也不想得罪乡长,就连楚天齐也不想得罪,因为他们不是管着自己,就是上面有人。
  黄敬祖听到宁俊琦的话后,心里暗道:“还是太嫩,何必呢?”不过转而一想就又明白了,这是给自己找台阶呢,同时也是为他俩摆脱责任,摆脱万一不成功的责任。万一?怎么会有万一呢?再说了,如果真有问题的话,乡长和分管乡长又怎么能没有责任呢?
  见要主任迟迟没有动笔,宁俊琦口气严厉的说道:“要文武同志,如实记录会议内容是你这个党政办主任的职责吧。难道我这个政府乡长的正当要求你也要拒绝,你可别忘了,我不光是乡长,我还有一个乡丨党丨委副书记的职务呢,我可以随时向乡丨党丨委,甚至上级丨党丨委、政府建议调整一个乡丨党丨委委员、党政办主任职务的。”
  听到乡长的斥责,要主任就一个感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心里暗道:我招谁惹谁了,这不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吗?
  黄敬祖看得出,这是宁俊琦在自己施出的强大压力面前,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她在拿要文武这个“倒霉蛋”出气呢。其实现场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同时也觉得宁俊琦把气撒给要主任,有些不妥,或者说是有失*身份。
  而楚天齐和其他人看法却不尽相同,楚天齐认为她对要主任的做法不像她平时的性格。
  “难道她要……”楚天齐觉得似乎猜出了她的真实想法。
  “哈哈”,黄敬祖及时打了个哈哈,算是为要主任暂时解了围。接着,黄敬祖看着宁俊琦,“语重心长”的说道:“宁乡长,不必这么较真吧?”
  “很有必要,这是原则。”宁俊琦毫不含糊的说道。
  真是个倔驴,还是个小母驴,黄敬祖心里暗道。

  “有个性,宁乡长有个性。”黄敬祖边说边看向要主任:“老要,那你就如实记录吧。哎……”说完,还长叹一声,很惋惜的样子。
  听到“旨意”,要主任如释重负,边记录边说:“只要书记、乡长意见统一,我就好做了。”
  要主任本意是两边讨好,谁也不得罪,可当他记录完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书记和乡长都瞪了他一眼,以表达对这个“墙头草”、“两面派”的不满。要主任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他暗骂自己嘴欠,心中唏嘘不已:真是老公公背儿媳妇,受累不讨好。
  “宁乡长,现在已经把你们的意见记录在案了,没有其它的要求或是意见了吧?”黄敬祖今天的姿态非常到位,他自己已经达到目的了,所以也就不吝啬对她的牵就了。

  “暂时没有了。”宁俊琦只回答了五个字。
  听到宁俊琦的回答,楚天齐感觉到自己刚才是理会错了她的意思了,他以为她还要有什么说法呢,看来她已经认了。可自己不能就这样认了,不能眼睁睁看着风险这么大的事就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而且是自己分管的业务范畴之内,于是,他开口说道:“黄书记,我……”
  不待楚天齐说完,宁俊琦急忙打断了他的话:“楚副乡长,不要节外生枝了。刚才你也看到了,就只有咱们两人举手不赞同全面种植,要尊重民意。你明白吗?”她盯着楚天齐,眼眉不经意的挑了一下。
  楚天齐感觉宁俊琦刚才说话的口气有点不一样,她在说话中,加重了“民意”的读音。而且她在说“你明白吗”时,不光是加重了语气,还向他挑了挑眉毛。再联想到她抢着截断自己的话,那么她一定是有深意的,于是,他不再说话,同时低下了头。
  现在,会议室内八个人的样子非常有意思。有的人昂首挺胸,而带笑容,不时扫视着现场。有的人眼望前方,目不斜视。而宁俊琦和楚天齐就像两只斗败的鸡一样,低着头,木然的望着面前的笔记本。

  哈哈,年青人还是太嫩,只不过这么点挫折,就蔫头耷脑啦?毕竟是只有二十来岁的人,经见的事少多了,抗压差一点也正常。自己的孩子也二十岁了,还不如对面两位呢,遇到屁大点的事,就得自己出面呢。想到这些,黄敬祖觉得很有成就感:都说年轻就是资本,现在看来*经验更是实力呀。
  “既然宁乡长没意见了,那咱们议议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吧。”黄敬祖郑重其事的说道,“宁乡长,要不你先谈谈?”
  宁俊琦摇摇头,没有说话。
  黄敬祖微微一笑,笑容中似乎带着轻蔑,又似乎带着嘲弄,甚至还带着一丝“对方根本不是自己对手”的失落。
  “那就先随意谈谈。”黄敬祖平静的说道。平静的外表下,是内心极度的满足和得意。
  听到黄敬祖放话了,王晓英当仁不让的说道:“这次青牛峪乡全面种植‘有机西芹三号’蔬菜,将是青牛峪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会在青牛峪经济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的带头人黄书记也将载入史册。”
  “说的有些过了,过了。”黄敬祖插话道。

  王晓英喜笑颜开的看着黄敬祖道:“书记就不要谦虚了。去年只有七个村种植有机蔬菜,就让农民增收将近百分之三十。这次要全乡都种植,那么一年农民就可增收百分之六七十,财政收入也会增加百分之三、四十。照这样下去,三年时间,全乡经济就会翻两、三翻,农民更会增收六、七倍。请问青牛峪乡的历史上出现过这种发展速度吗?就是玉赤县有过这样的先例吗?完全可以说,这就是前无古人,甚至后无来者的丰功伟绩。到那时,就是让黄书记领导全县人民搞经济,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小王,你讲的有些太过了,还是议议下步的计划吧。”黄敬祖看似“谦虚”的说道。但是他对于王晓英的吹捧还是很受用的,也就没有责备王晓英的“满嘴跑火车”。其实,严格来说的话,王晓英刚才最后的那句话是犯忌讳的,而且是犯了官场大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