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1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老太太走过去拦他,与老太太一组的几个人也都拥了过去。此刻他们也都瞧出来了,那个残疾人的行止有点不对劲。
  “拦住他!”
  “快点,拦住他!”
  “站住,别动!”
  那残疾老头尽管冲得极快,可到底跑不过正常人,很快被老太太几人冲上来拦住了。
  那老太太站到他跟前,指着他道:“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我说话你没听见啊,你瞎跑什么啊,里面开大会呢,你……”那残疾老头根本懒得听她废话,右手从胸前军挎里拉出一截线头来,叫道:“滚,老子背着丨炸丨药包呢,再特么废话老子连你一起炸!”那老太太几人都呆住了。那残疾老头也不废话,冲出人群缝隙继续往礼堂门口冲去。
  等他冲出去以后,那老太太才发现,只是这么一照面的工夫,自己已经被他吓得双腿发软,一步也走不动了,倒不是怕他所谓的那个丨炸丨药包,谁知道他只是胡乱那么一说还是真背着呢,真正怕的是他的眼神与语气—他那眼神简直就不像是人类所能有的,小小的眯缝眼里射出两道凶光,比动物园里看到的鳄鱼还要凶残,而那说话的语气,更是充满了暴戾之气,听后令人胆寒。
  事实上,不只是她一个被吓住了,几个老志愿者安保人员都吓坏了,谁不怕丨炸丨药包啊?谁想死啊?谁敢拦这种不要命的货啊?几人转过身,呆呆的看着那个残疾老头往礼堂门口一瘸一拐的冲去,过了好半响,才想起提醒那几个公丨安丨。

  “嘟……嘟……”
  这是有人吹响了胸前的哨子。
  警车旁那几个丨警丨察本来正在闲聊,谁也没注意打东边冲来个残疾老头,而就算是留意到了,也不会往心里去的。在这些丨警丨察的潜意识里,什么人都能做恐布分子,唯独残疾人不会做。路都走不稳了,还能害谁?
  甚至,他们就算听到哨声报警后,也没往那个残疾老头身上想。
  一个老年警官对一个年轻丨警丨察说道:“小史,过去看看,出什么事了?”那个丨警丨察答应下来,往那几个老志愿者身前走去。
  那老太太已经回过神来了,指着那个残疾老头的背影喊道:“快拦住他,丨警丨察同志,快拦住他,他身上有丨炸丨药包!”
  那年轻丨警丨察吓了一跳,急忙左右四顾,倒是看到那个残疾老头了,却没有第一时间怀疑到他头上,叫道:“哪呢?谁呀?”那老太太急得都快疯了,道:“就是他啊,那个瘸子!”那年轻丨警丨察这才回过神来,忙冲那残疾老头冲去。
  此时,那老头已经冲到了与警车平行的位置,还有十几步就到了礼堂门口。礼堂门口当然也有市政协自己的工作人员充当保安,是为会场的最后一道防线。
  那年轻丨警丨察边冲那残疾老头冲去,边招呼同事:“队长,这人有问题,身上有丨炸丨药包,快拦住他!”

  那老年警官吓了一跳,好家伙,连丨炸丨药包都搞出来了,这是要炸碉堡还是怎么回事?当然了,这里也没有碉堡给他炸,而他炸的显然是礼堂,更准确的说,是炸本次政协会议,也不知道他心里哪来的报复社会的仇恨,也来不及去想了,急忙招呼人手冲了过去。
  车内车外一共是五个公丨安丨,瞬间围捕向那个残疾老头。
  那老头见这么多公丨安丨围上来,瞬间红了眼睛,右手狠狠提住军挎里那根线,道:“别过来,谁过来我炸死谁!退后,都滚蛋,不然我就拉弦了!”
  这些公丨安丨当然不是那几个老志愿者,不是吓大的,身上责任使然,谁也不敢后退,闻言就跟没听到一样,继续往上冲。
  他们都知道,此刻大礼堂里举行的政协会议,可是青阳市每年最重要的几次大型会议之一,更是其后召开的人代会的先行者。会场里坐着的可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尤其是主席台上就座的那些领导,可没有一个是小人物。真要是被这个疯子冲到会场主席台上引爆了丨炸丨药包,造成死伤的话,自己等人万死难辞其咎。所以,此刻也就拼了,就算豁出性命去,也要将这老小子擒拿下来。
  那残疾老头被逼急了,眼看已经有丨警丨察抓到自己的拐杖了,右手猛地一下拉了弦,“呲呲……呲”,一股白烟瞬间从他手里冒了出来,白烟被风吹得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儿,往右侧一个丨警丨察脸上扑去。那丨警丨察闻嗅到这股子浓烈的火药味道,瞬间吓傻了,再看到他胸前军挎里那条闪烁着火花的导火索,忽然间变得无所适从,再也不敢往上冲。
  带头的老年警官也呆了下,不过没有被吓到,他极有经验的叫道:“快,快抢下他的包!”说完扑了上来,几个丨警丨察闻言也都冲上去,一起去抢那残疾老头胸前的军挎。
  那老头忽然狞笑两声,猛地往地上一扑,用身体压住军挎,叫道:“来啊,都来抢啊,不怕死的就特么一块死!来啊,一起死吧,哈哈,到死也能有垫本的,值了!”
  这下变故出人意料,几名丨警丨察都是一怔。那几个老志愿者本来已经冲了上来,眼见那老头拉了导火索而且扑倒在地寻死,都吓了一跳,转身就逃。

  人,都是越老越怕死,这是常理,也可以理解。
  “快抢他的包!”那老年警官再一次发出了命令,第一个扑到残疾老头身上,伸手就去扯他军挎的带子。
  几名丨警丨察也都冲上来抢,但那残疾老头两只手臂死死缠住胸前军挎的带子,缠了好几个圈,死活都不放,谁也没有他的力气大,竟然怎么都抢不过来。
  那老年警官审时度势,见此地距离礼堂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就算爆炸,也只能炸死这个残废老头自己,而不会炸伤外人,既然如此,自己等人何必趟这个浑水,忙叫道:“快撤,快跑,都跑!”
  几名丨警丨察又赶紧四散而逃。
  那残疾老头没想到这几个丨警丨察到了节骨眼儿上又怂了,哈哈大笑起来,心说,小兔崽子,就凭你们几个,也跟老子斗狠?老子参加过越战的好不好,老子杀人的时候你们还特么吃奶呢,爬起身来拄着拐就往前跑,胸前军挎里虽然一直都在冒烟,却始终没有爆炸。
  那几个丨警丨察都已经躲到车后,眼看他往礼堂门口冲去,立时泛起了愁。刚才,他们几个之所以敢在那老头拉响丨炸丨药包的时候还舍生忘死的跟他抢夺,是因为事发突然,考虑的时间不多,在长官的命令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但是现在,明知道他胸前的丨炸丨药包随时都可能爆炸,就再没胆子冲上去了。谁也不傻,谁也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做了烈士,世上什么都好,但是都不如自己的命好。

  那个老年警官一看急了,忽然想起什么,很快从大衣里摸出一把精致的小手枪,打开保险,子丨弹丨上膛,跑出去对准了那残疾老头完好无损的右腿,叫道:“别动,再动我开枪啦!”那残疾老头早有准备,闻言不急不躁,从军挎里摸出一个冒着烟的盒子,随手冲他甩了过去。
  日期:2016-05-22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