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1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一想到“小老婆”,“小老婆”似乎就感应到了,在他前往青阳宾馆接宋朝阳的路上,给他打来了慰问电话:“昨晚也算新婚之夜了,很幸福吧?”李睿咧嘴笑问:“你说的是哪个xing?”高紫萱说:“你觉得是哪个就是哪个。”李睿苦笑道:“还好了,不过今后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了。”高紫萱奇道:“怎么不好过了?你们俩不是挺相爱的吗?都快好成一个人了。如今你也算抱得美人归了,怎么会不好过呢?”李睿当着老周也不能吐露太多,道:“等见面再说吧,你什么时候过来啊?”高紫萱说:“这周,我打着看望好姐妹的名义去看你这个好老公,够意思吧?”李睿心里甜丝丝的,道:“嗯,赶紧来吧。”

  赶到宾馆后,李睿快步走进贵宾楼里,却发现李小娜正在双手手持一个拖把,卖力的拖地,非常奇怪,招呼道:“小娜。”李小娜回头看是他,脸色一喜,直起身冲他走过去,走到近前低声叫道:“哥!”李睿指指她手里的拖把,道:“我记得贵宾楼有专门的保洁女工啊,怎么你这个前台干起这个来了?”李小娜神色一黯,看看左右没人,低声道:“是郑美莉让我拖的。”李睿冷哼道:“这个女人真是欺人太甚,她凭什么……”李小娜忙道:“哥你别生气,这也没什么,我不怕累。其实前台附近脏了,我们前台也有责任拖地的。”

  她说完这话,忽然发现李睿脖子侧面有一块红色的痕迹,椭圆形,上面似乎有牙印,伸手指着那里叫道:“哎呀,你这里让谁给咬了?”李睿吓了一跳,伸手触了触,才知道是昨晚上让青曼咬的那一口,暗道一声惭愧,道:“不是咬的,是让什么东西给硌的。”李小娜认真的说:“怎么不是咬的,都有牙印呢。是谁咬的啊?谁敢咬你?”李睿啼笑皆非的看着她,心说这丫头也真够单纯的,这年头,除了女人能对男人造成这种伤害,还有别的可能吗?而如果是女人造成的,还用问吗,肯定是亲热的时候造成的呀,笑道:“我先去接宋书记了,你忙吧。”说着躲她一样的快步走了。

  李小娜目送他上楼后,回到前台那里继续拖地。
  与她一组的那个女前台小颖问道:“你刚才嚷嚷什么呢?你叔儿怎么了?”李小娜纳闷地说:“他脖子让人给咬了,我问他他也不说是谁。”小颖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让人咬的?”李小娜拿手比划了一下大小,道:“这么大的圈,上面有牙印……”小颖扑哧笑出来,道:“傻丫头,这还用问嘛,你叔儿肯定是让女人咬的呗。男人谁咬他呀?”李小娜疑惑的问道:“女人咬的?”小颖道:“对,而且是跟你叔儿亲热的时候咬的。唉,你个傻丫头,不会没跟男人亲热过吧?”

  李小娜瞬间红了脸,回头看看二楼楼梯,心想,难道他昨晚跟女人亲热来吗?他不是已经离婚了嘛,又能跟谁亲热?傻呼呼的问小颖道:“亲热就亲热呗,干吗要咬他?”小颖嘿嘿笑起来,促狭的道:“你找人试试就知道了。”李小娜嗔道:“哎呀,我说认真的呢。”小颖把她叫到近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李小娜听得脸色通红,讷讷地道:“不……不是吧?”小颖指着她说:“你到了那时候肯定也会咬人的,不信咱们就走着瞧,呵呵。”

  这天上午八点半,在雄壮激昂的国歌声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青阳市本届本年次会议在市人民大礼堂隆重召开。来自全市各条战线的四百多名委员精神饱满、意气风发、济济一堂,围绕加快青阳跨越赶超步伐协商议政、建言献策。
  出席本日大会并在主席台就座的有市政协主席副主席以及政协常委会会员,市民盟主委,市民进主委等人。在主席台就座的还有市政协老委员联谊会的同志。
  应邀出席大会并在主席台就座的市党政军领导有**青阳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代主任宋朝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孙耀祖,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等人,包括青阳军分区政委高国松。
  部分公民应邀参加大会。
  领导们在大礼堂里开会,李睿可是也没闲着,回到市委办公室里忙自己的工作。他这次不像上次市委全会那样,全程参与大会,鉴于政协会议的重要性不高,就回到自己的小天地里忙自己的,只等上午会议结束后,再去大礼堂接老板就是了。

  他有什么可忙的?政协会议之后就是人代会,老板宋朝阳作为市人大常委会的代主任,在会议中好几个场合都分别有发言任务,他就是在赶这些不同阶段不同场合的发言稿。就算发言稿全部赶完之后,还有很多细节工作去做。譬如,在人代会议进行后半段,有小组分组讨论的过程,宋朝阳照例要参与到其中几个小组的讨论中去。到时候肯定不能言之无物、空口白话,至少要对当前小组关注的重点有所了解。于是作为秘书,他就要先期按照市人大办公厅会议安排里的分组讨论计划,为老板拟好相应小组的会议讨论条陈。类似这样的细节工作还有不少,就算有秘书一处同事们的协助,他也要忙个昏天黑地了。

  就在市政协会议顺利召开、李睿忙得头晕脑胀的时候,在市人民大礼堂东面的三丰路上,驶来了一辆速度并不算快的残疾人摩托车。
  车里坐着一个五短身材、左腿截肢的老年男子,五六十岁年纪,一头乱蓬蓬的短发往外往上炸炸着,头发白了一半,乱糟糟的如同一个鸟窝。此人生着一张肥脸,五官却很细小,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三角似眯缝,就算睁大了你也看不清他的眼珠是什么样的,只能看到一丝眼白,里面透出凶恶的眼神。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胸口还佩戴了一枚鲜艳的军功章,虽然坐在车厢里,身体都陷了进去,但是胸膛挺得直直的,好像即将出征的将军似的。

  这老头驾车来到大礼堂广场东边的小路上停下,观察了一下,发现大礼堂东西南北四边正中站着几个手臂上戴着红箍儿的老头老太太,此时他们正聚在一起闲聊天。那老头鄙夷的笑了笑,目光看向礼堂正门那里,见停着一辆警车,警车外面聚着几个丨警丨察正在闲聊,另有几组两名一组的武警正围着大礼堂绕圈巡逻。
  将整座大礼堂外的安防警戒力量观察到位以后,那老头从身边摸出一个水壶来,拧开盖子喝了几口热水,再把盖子拧回去,把水壶小心翼翼的放回身边,再打开胸前一个军挎(就是军人配备的那种绿色小书包,雷锋挎过的),看了看里面的宝贝,点了点头,然后推开车门,架起一只拐,从里面一瘸一拐的走了下来。
  为防引起那些安保人员的注意,他从车里下来后,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往东走了十几米路,最后将身形掩在一株万年青身后,透过万年青树丛的缝隙,仔细观察那些巡逻的武警,在观察了差不多一刻钟以后,忽然迈步往大礼堂冲去,脚步非常急促。
  在他冲上大礼堂广场东面以后,首先就被那几个站岗的戴着红袖箍的老头老太太发现了。
  一个老太太指着他喊道:“嗨,你干什么去啊?停下停下,里面正开政协会议呢。”

  那老头如若不闻,心中冷笑道,老子会不知道里面正开政协会议呢?它不开政协会议老子还不来呢,目光死死盯着挂在礼堂门口上方的巨大横幅,上面写着“预祝本次政协会议胜利举行”之类的标语,冷笑两声,自言自语的说:“老子这回给你们添添彩!”
  那老太太见他一瘸一拐的往礼堂冲,好像没听到自己的话似的,非常不高兴,好像自己的权力被他践踏了一样,冷着脸冲他走过去,叫道:“嗨,就说你呢,我说你瞎跑什么呀?没听我说吗,里面开政协会议呢,你赶紧起开。你都拄拐棍了还不老实,给我停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