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3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光头说我虽然读书不多,但在外面也混了那么多年,看人还是蛮准的——一般被莫名其妙抓进来的人,都会很狂躁,觉得自己冤枉,即便是不大喊大叫,也会找人讲述自己的悲惨。唯独你,你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这很难解释。
  我说哦,你觉得我是干嘛来的呢?
  光头说我不知道,但是却晓得你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才对。你跟我说一下,你到底准备干嘛呢?
  光头参加过慈元阁的邮轮拍卖,自然知道这世间有许多奇人异事,这种监牢虽然能够困得住他,对那些人却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他满心期盼地望着我,而我则开口说道:“你想多了。”
  光头一瞪眼,说你真不带我玩儿?

  我说不是我不带你玩儿,只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光头一下子就恼怒了,威胁我道:“兄弟你这样子就没劲儿了,如果你念及老乡情分,救我于水火,咱也就好聚好散了;但是你要见死不救,别怪我不客气。”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光头说我知道你一定是有所图谋的,如果你不跟我讲,我现在就叫守卫过来,揭穿你!
  我无所谓地耸肩说道:“你喊吧,我等着你。”
  光头瞧见我无动于衷,莫名就是一阵怒火,说你不仁我不义,别怪我咯?
  我说我不怪你。
  光头又说:“我真喊了?”
  我说请。
  光头犹豫了一下,张开了嘴巴准备大叫,而就在这个时候,早已有所准备的我手掌一下挥出,堵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左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脖子上。
  呃……
  光头翻了一下白眼,然后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的,我赶忙将光头给扶上了床去,而我这边刚刚坐下来,铁门哐啷一声,就给打开了。
  走廊外的灯光比这房间里面亮许多,我用手遮着眼,眯眼朝门口望去,却见两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我给抓了起来。
  两人对我推推搡搡,弄出了牢房里去,我出去之前,下意识地四处打量。
  唉?
  没有监视器啊,这是准备干嘛呢?
  走廊上面有一个手术床,我被不由分说地推到了上面去,那手术床上面有手铐脚铐,与手术床合为一体,是专门定制的。

  我被铐住之后,给两个穿着蓝色除菌服的护工推着,往深处的走廊行进而去。
  我的身上盖着白色的床单,不过显然没有怎么洗过,上面还有斑驳的血迹。
  路上的时候,在一道铁门之前,有个白大褂弄了一管针筒,朝着我的脖子注射了不知道是啥玩意的针剂。
  我不敢反抗,只是让小红把这些给全部吸收了去。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被我身体吸收了,一种莫名的疲惫感就涌上了我的心头来。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头顶的灯光一阵迷离,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铁门打开,有一伙人从里面出来,与我擦肩而过。
  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帅气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些莫名的熟悉。
  我被人推进了里面的大厅,几秒钟之后,我重新恢复了清醒,却不敢睁开眼睛,被一路推到了大厅尽头的一个亮着绿灯的手术室里去。
  手术室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偌大的手术灯照着我。
  押送我的护工和武装人员确认了一下我的情况之后,便离开了这个手术室,而过了一会儿,那门被人推开了来,一个白大褂,两个白衣护士走进来,一边走一边笑,仿佛在说些什么高兴的事情。
  他们应该在做准备工作,一直过了几分钟,方才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白大褂过来瞧了我一眼,对旁边的护士说道:“打麻丨醉丨针了没有?”

  护士说打了。
  白大褂说好,准备手术吧。
  说完他伸出手来,而护士则给他戴上了手套,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来,开口说道:“什么情况,怎么就手术了呢?等等,这节奏有些不对吧?”
  瞧见一个打了麻丨醉丨药,昏昏沉沉的家伙陡然睁开了眼睛说话,无论是白大褂医生,还是旁边的两个护士,都吓了一大跳。
  啊……
  两女尖叫,而那白大褂反倒是个镇定角色,一扬手,开口说道:“镇定剂,最大剂量的……”
  旁边那个尖脸护士听到,不由得吃惊地说道:“最大剂量?会死人的。”
  白大褂嘿然说道:“本来就没有打算让他活下来!”
  旁边的圆脸护士已经开始准备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是身子一扭,手脚挣脱了锁铐,从那病床上爬了下来。
  瞧见我这动作,那白大褂方才警觉,大声叫道:“不好,这个人有古怪,是那些人……”
  他将右手上锋利的手术刀朝着我投掷而来,然后手往白大褂里面伸去,显然是想要拿电话或者是对讲机之类的东西。
  我没有让他得逞,避开手术刀,接着一个炮锤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

  拳头正中鼻子,那人一声不吭地就栽倒在了地上,后脑勺重重磕在了瓷砖上,而那两个护士则尖叫着朝外面奔跑而去。
  我伸手抓到一个,右手在她的脖子上面猛然一掐,人便昏倒在了地上去。
  这时门被从外面推了开来。
  我的心中猛然一惊,正要发作,却见另外一个女护士陡然飞起,然后重重砸落在了手术床上面,而那门也随之关了起来。

  人呢?
  我目光瞟了一眼,这才发现进来的这人并不算高,乍一见好像没有人一样。
  屈胖三。
  在这看守严格的监狱里,能够瞧见这小子,当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儿,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你咋来了?

  屈胖三揉了揉手,说我靠,居然是假奶……
  我一脸郁闷,我说咱们再次重逢,能不能说点儿开心的话题啊?
  屈胖三将乾坤袋还给了我,说你知不知道我幼小心灵被欺骗,是一件多么难过的事情么?
  我翻着白眼,说能不能好好说话——你怎么进来的?
  屈胖三蹲下身子来,从那医生的手腕上解下了一块手表来,戴在了自己儿的手腕上,然后说道:“手术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得赶在这段时间内,干点儿有意义的事情,要不然咱们就都得困在这里了。”
  我瞧见他穿着一身病号衣,顿时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家伙居然是伪装成需要换肾的病人混进来的。
  我不知道屈胖三是走了什么路子,不过一听他这么说,我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说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屈胖三说刚才我在外面看了一下,二楼的人不多,这一片区域看守不严,而且这帮人好像不太喜欢电子产品,除了几个主要干道之外,基本上都没有监控器,这是个好消息。
  日期:2016-02-29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