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3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快速念了一个号码,我心中突然一动。
  不因为别的,而是这个号码我正好是记得的,就是那位曾经在机场给我送行的俞领导。
  这个年轻人,原来是俞领导他们秘密战线的卧底啊?
  我在耳中,却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吴又跟我确认了一下,我还是否认,他便没有再多说,对三角眼说差不多查清楚了,情况就是这样。
  三角眼没有再说,送走了吴,然后又从医生那里拿到了检验报告,推着我往监狱的深处走去。
  我们走过了好几个区域,突然间走进了一处暗门之中来。
  这儿凝重的气氛变得更加深沉了,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些看守都佩戴得有长短火器,全副武装,一看就知道是正规部队的军人,跟看守的战斗力不能同日而语。
  在这样的通道里走了五六分钟,终于来到了一个古老的电梯旁边。
  三角眼把我和相关资料交给了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然后我被几个武装人员押送着进了电梯里,一路向下。

  在电梯里足足呆了二十多秒钟,方才到达了下面。
  我注意到了电梯上面的数字,居然是负二层。
  有且只有两层。
  看起来第三层估计要走另外的通道了。
  负二层的空间显得十分压抑,空气里充满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我被安置在了一个靠过道的房间里,不过不是单间,除了我,旁边还有一个光头男子。
  那男人的长相并不像是东南亚这边的人,反而与我差不多。
  我这边刚刚给塞进来,那个男人便一下子站了起来,等牢房儿的铁门关上的时候,他便有些激动地说道:“我、我见过你,嗯,我见过你的,你叫什么来着……”
  我瞧着这个卤蛋头,回忆了老半天都没有想起来,但瞧见他这般笃定,也不由得发虚,说你认识我?
  光头一拍大腿,说当然认识了,在惠州外面游轮上,你当时花了几千万买了一个蛋,我擦,我当时就震惊了,这世间居然还有这么有钱的人,一下子就记住你了;对了,你估计认不得我了,不过那个你应该晓得,牛笑、牛莉花,你还记得不?我听牛莉花说你还给她弟弟治过病……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我立刻就回忆起来了。
  当初我、小妖和虫虫一块儿去慈元阁的拍卖游轮上面,找寻那个有可能是虎皮猫大人的蛋,船上的时候碰到了以前的狱友朱炳义,而那个牛笑则是与我一般的受害者,曾经都被关在了那地窖之中。

  不同的是后来聚血蛊认我做了主人,而牛笑则被九分女夏夕抛到了荒郊野岭去,之后一直在求医问药,医治身上的后遗症。
  朱炳义不知道得了哪门子传承,这一年多时间来,一直致力于奔走四处,帮自己的堂弟朱炳文和夏夕赎罪,而我适逢其会,就也帮着出手,结果人是给救回来了,但那牛笑和他姐牛莉花不但不心存感激,而且还违反约定,四处宣扬,弄得我挺被动的。
  至于这人,我是真的不知道,估计当初一起参加过慈元阁的邮轮拍卖会,所以才会认得我。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你认识牛莉花她们啊?
  光头见我回忆起来,开心地笑了,说对,我是她的朋友,以前她老公的工程,很多都是我帮忙收尾的。
  包工头?
  我心中思量着,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光头一拍大腿,说嗨,老子也是蠢,在老街胡乱帮着朋友出头作担保,结果那家伙就是一赌棍,自个儿跑了,欠下几千万的债务还不了,就把我给抓了;本来是在北边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我押送到这个鬼地方来了——这里到底是哪儿啊?
  呃……
  他三言两句,我便听懂了,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估计是因为身体里面的器官跟某一单生意匹配。
  可怜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什么命运呢……

  我不知道是否该提醒一下他,而这个时候光头却反而关心起我来,说那、那个谁,你又是犯了什么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路上走着走着,就给人黑口袋蒙住,弄到这儿来了。
  光头一脸疑惑,说不能吧,我这一路过来,感觉他们这儿应该是挺正规的司法机构啊,之前我跟他们提,说要求见律师,他们也是同意的啊?
  我说你若是有钱,最好把那赌债给换了算,免得多生事端。
  光头不愿意,说呸,这还得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几千万啊,我若是赔了,不得倾家荡产?不行,这事情跟我本就没有关系,我要见律师,跟他们好好掰扯一下。

  我苦笑,说你未必能够见得了律师呢。
  光头不信,说怎么可能?我有朋友在果敢里面当官,我进来的时候跟朋友说了,他们说会尽快把我弄出去的。
  我说呃,别的我不知道,这儿叫做永盛监狱,在仰光……
  光头两眼迷茫,说仰光在哪里?离老街远么?

  我说仰光啊,是缅甸的首都,离老街——呃,这个我这没有怎么算过,但估计也有几百公里吧?上千公里也有可能……
  光头一听,顿时就发愣了,说啊,我不就是一个担保失误么,至于把我送这个鬼地方来么?
  我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来到了牢房门口,铁门是封闭的,只有一个送饭的豁口,我打开隔板,往外瞧去,却瞧见这儿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不停有人走过。
  我瞧见这些人的装束,有的是监狱的看守打扮,而有一部分则穿着白大褂。
  好繁忙啊,不愧是缅甸最大的地下人体器官交易中心呢……

  我这是初来乍到,不敢妄为,而且现在是这儿最繁忙的时候,我若是贸然动手,只怕一出去,就给人打成筛子了。
  这般想着,我便在光头对面的床上躺了下来,说我好累,先眯一会儿。
  光头还待再说些什么,结果我眼睛一闭,人就睡了过去。
  我这一觉睡到了晚上,其间监狱里提供了一顿伙食,光头叫我起床吃饭,我也没有理会,等到我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变得轻缓,这才爬起来。

  我走到门口,往外面瞧了一阵,听到后面有动静,猛地一回头,瞧见那光头端着一个铁盘吗,对我干笑道:“你饿了没?我给你留了吃的。”
  我点了点头,接过那铁盘来,瞧见上面有坨米饭,还有些玉米粒和咖喱汁之类的,朝他笑了笑,说我不太饿。
  我随手就放在了旁边的地上,仔细思量起来,而这个时候光头突然说道:“兄弟,我看你不像是被抓进来的。”
  我一愣,说啊,为什么这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