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7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出来了外面,黑明珠出来,问是不是我们的人。
  我告诉了她事情发生的经过。
  黑明珠说道:“你们在哪里搞,我都不管,但是,以后不要来我酒店搞这套。”
  我说:“这是个意外,我回去就收拾这帮不听话的家伙。”
  黑明珠又说道:“还有一个事,你们要和别的帮派打架,跑远点,别来我们酒店门口,坏了我们酒店名声。”
  我说道:“你怎么这么说话啊,我也不想啊,但是环城帮的直接在东趣酒吧那边搞了个美容店,也不给我们交钱,跟我们打架,我们难道还能选地干架啊。”
  黑明珠说:“总之不要在我酒店面前闹。我管你们去哪。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听黑明珠这么说,我马上说道:“我晕哦,你这话,岂不是直接针对我们的吗。我们是合作的好吧,你就算不帮我,你也不能这么说,还想干掉我们吧。”
  黑明珠说:“合作是酒店的事,其他的我不管。”

  我说:“那如果我们被赶出了这块地盘,对你们有什么好处,环城帮控制了这里,你以为你们就好了吗。”
  黑明珠说:“他们敢动我们,他们是找死。”
  我说:“那你也不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帮我们一下。”
  黑明珠说:“我们有什么交情?”
  我说:“行,真够冷血的。”
  黑明珠说:“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别把我们扯进你们的纠纷中。”
  我说:“好,随你们吧。那你不放这三人了?”
  黑明珠说:“关两天再说,我让他们嚣张。”
  我说:“别整出人命了啊。”
  黑明珠当即道:“我做事要你教!”
  像极了贺兰婷,嚣张。

  我说道:“其实,话说回来,黑明珠,陈逊这帮人,毕竟是搞黑社会的,不是搞慈善机构,你不可能说,完全禁止他们的。但我现在的确是要他们全部不要搞那一套,所有犯法的都不能搞,可是,他们以前习惯了做那些事业,所以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想走那一条道,因为熟悉,赚钱,好做。”
  黑明珠说:“你做你的,不关我事,但不要在我酒店这里弄。还有,我这次是警告你们,有下次的话,我铲了你们。”
  我大喊冤枉:“这根本就不是陈逊他们搞的好吗。是下面有人不听话导致的。”
  黑明珠说:“这是你们的事,我不管,如有下次,休怪我无情。”
  她那样子,真的是够无情无义似的,我呵呵一笑,说道:“至于吧。”
  黑明珠冷脸说:“至于。”
  说完,她直接走回了她的办公室。
  我跟了过去。

  她一扭头,冷冰冰问我道:“你跟我干什么。”
  我说:“哦。”
  我转身要走。
  她说道:“把你的这三个人带走,这次我网开一面!”

  我回头:“随便你怎么整吧,他们真不是我们的人。”
  说完,我离开了。
  我找了陈逊,请陈逊吃烧烤,还是那一家烧烤摊。
  跟陈逊说了这事,陈逊马上叫竹筏过来了。
  竹筏,竹林,竹子,等人,过来了。
  几个人坐在了一起,我招呼他们一起吃烧烤,喝啤酒。
  几个人一起干杯了后,陈逊问道:“前几天你们问我,那两伙人为了特殊服务生意抢地盘的打架,找了你们,让你们罩着,然后,我跟你们说不能罩着,我们不做这个生意,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几个说道:“是啊,我们没有罩着啊。”
  陈逊问道:“是吗,没罩着吗。”
  他们几个说:“对啊,没有罩着。”
  陈逊说:“可是,我却发现,他们说你们罩着,还到处发那些卡片,大搞这门生意。抓了几个,包括他们那个头,他们说就是你们罩着。”

  他们几个默然低着头。
  其中一个说道:“可能是木头自己罩着吧,叫木头来。”
  他们打电话叫什么木头来。
  木头是个锅铲头,这马上让我想到上次那个锅铲头,后来,他说是那个锅铲头的哥哥,也是锅铲头,看到这副脸,还有那头发,我就饱了,吃不下东西。

  他们问锅铲头,是不是他罩着的。
  锅铲头说,那鸡头,的确是他们两兄弟罩着,但这都是因为竹船哥说让罩着的。
  陈逊马上问竹筏等人:“竹船,那还不是你们几个说的罩着的!”
  竹筏不服气的说道:“我们罩就我们罩吧,我们有什么错,我们也是为了赚钱啊。”
  陈逊说:“我说了不可以这样。是不听令了?”
  竹筏说:“逊哥,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靠的就是搞这些赚钱发家致富,不然谁出来混这个啊。以前我们搞赌,搞黄,也没什么啊,现在不搞了,让别人来搞,我们分钱也不行吗。”
  我说道:“和犯法有关的生意,都不可以做。”
  竹筏不爽的说:“那我们做什么,搬砖不好吗,去扛水泥吗。”
  我说:“不是搞饭店这些吗,还有,你们搞的停车场,那些,不赚钱吗。”

  竹筏说道:“赚多少,能赚多少。也没搞那些赚的多啊。”
  另外一个竹林还是竹子的对陈逊说道:“逊哥,还是搞回那些吧,这个真的赚不了什么钱。你放心好了,扛责任的是我们,出事了,我们负责。”
  陈逊说:“现在搞这个,不是说上面看着,还有我们的对手盯着,我们搞不了。”
  竹筏说:“搞不了那让那几个傻子搞啊,我们分钱就可以了,没任何风险。”
  陈逊看了看我。
  我说道:“我还是坚决不做犯法的事,你们说我蠢也可以。”

  竹筏不爽道:“既然你们不愿意,那我们做也不行吗!”
  我说:“不行。”
  竹筏大声道:“我就是想不通了,你们不做,也不让我们做。好,我们也不做,那我们罩着人家,分点外快,我们又有什么罪!”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黄赌毒,都是危害性很大的。”
  竹筏说:“毒我们是不搞的,那玩意真的是害人,可是其他的呢。我们不开赌,人家也开啊,你说那些喜欢赌的,又不是我们拉着来赌,我们不搞,他们还自己找地方自己偷偷的搞,我们这是为他们好。”
  我说:“好个屁。黄和赌危害小吗,一个人,原本有他自己的事业,赌博不但会造成人家的经济损失,还容易引发其他犯罪现象。搞得人不思进取不谋发展,整天异想天开靠赌发家,赢钱的人乘兴而往,不分昼夜;输钱的人拼命再来,不顾饥寒;不断消耗,疲惫精神。长此以往,控制不住而呈病态赌博,助长不劳而获的习气,久而久之会使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扭曲。”
  日期:2016-05-0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