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5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20 22:22:15
  (正文)
  密码机不给也就算了,那你破译出来的东西让咱们看看总可以吧?答案是也不行。为了保证“魔术”系统的秘密不外泄,有资格阅读“魔术”情报的高层人士只有十二位,这些人被统称为“十二信徒”。其中包括总统罗斯福、国务卿赫尔、陆军部长史汀生、陆军参谋长马歇尔、海军部长诺克斯、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总统特别顾问霍普金斯、总统军事顾问埃德温.沃森少将等,这其中没有金梅尔和肖特,也没有坐在火山口上的麦克阿瑟。可笑的是,斯塔克还一直错误地认为金梅尔能够看到“魔术”破译的情报。

  尽管“魔术”系统不能破译更加复杂的军事情报,但是如果能对破译的日本外交电报进行研究分析的话,肯定能够找到敌军下一步军事行动的些许蛛丝马迹。阅读范围的局限性影响了“魔术”威力的发挥。
  几个小小的例子就能说明问题。1941年9月24日,日本海军军令部情报部小川贯玺大佐要求外务省通知日本驻夏威夷领事馆喜多总领事,要求分五个部分报告美国太平洋舰队主要舰船在不同水域的停泊位置。这封预示着日本海军可能对珍珠港有着特殊关心的重要电报,成功地被美军陆军部夏威夷情报站截收。这封电报9月28日通过轮船送往旧金山,到达华盛顿陆军部的时间是10月3日,陆军部情报局翻译完已经是10月9日。但是陆军情报部门负责人谢尔曼.迈尔斯准将认为这是有关海军的电报,与陆军无关,就将情报转给了海军部。海军情报部门翻译处处长阿尔文.克雷默少校只在电报上打了一个星号,表示“可供参考”,而不是打两个星号表示“急件”。克雷默认为,该电报目的不过是“日本外交部门想要简化通讯联络的办法”,真不知道得出这样结论的依据何在。这封重要的情报就这样被闲置了。

  同样在开战前夕的12月3日,“魔术”破译了外务省发给喜多总领事的电报,要求每天汇报港内军舰的进出情况,以及在珍珠港上空有无阻塞气球、水中是否有防雷网等问题。但是“魔术”发现,日本对菲律宾、美国西海岸和巴拿马等地区也表现出同样的兴趣。这一情报同样没有引起当局的重视。
  12月5日,“魔术”及时截收到日本间谍吉川猛夫发自夏威夷的情报,报告当天珍珠港内的舰只情况。可是直到战争打响,这份重要的情报还躺在文件筐里没人过问。
  三年后的1944年11月6日,斯塔克的后任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金上将曾在一份文件中写道:“如果海军部能够把掌握的所有情况作出适当评价并转发下去的话,我看金梅尔将军在12月7日上午对太平洋舰队所作的部署,就不至于变得象当时实际所看到的那种情况吧!”
  在美国海军中斯特克是著名的亲英派,这点正好与他被免职后接替作战部长职务的金上将相反。金上将看英国人和老酒一样是咋看咋不舒服,有时甚至比日本人还不顺眼。而斯塔克对于与英国有关的事情都非常上心,对于远东和太平洋地区就缺乏重视。不重视归不重视,作为作战部长也不能撒手不管。给他写信的人怎么说也是个舰队司令,斯塔克对金梅尔的信还是认认真真地进行了阅读。他对金梅尔信件的结论是:无病呻*,杞人忧天。

  斯塔克认为,美国已经确定了“先欧后亚”的总体战略,相对于太平洋而言大西洋更加重要,在太平洋地区美国本来就是准备采取战略守势的。他认为金梅尔只是一个纯粹的军人,缺乏大局意识和整体观念,说得好听点就是“不讲政治”,应该进行一番“三讲教育”。但人家接二连三地给你写信你老不吭一声也不合适,斯塔克觉得有必要把金梅尔召到华盛顿当面聊聊。金梅尔当然愉快接受了邀请,——像麦克阿瑟那样领导来了都故意走开不见的牛人毕竟是少数。

  1941年6月3日,海军部长诺克斯和作战部长斯塔克在华盛顿宴请了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金和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小小一张桌子旁坐了四位战争年代赫赫有名的海军上将,这张桌子足可以当收藏品了。美国此时的目光盯在欧洲,所以两位领导好像对金上将的发言更感兴趣,金喋喋不休的发言占去了大部分时间。金梅尔回来也不是仅仅为了吃顿饭,他利用不多的时间积极发言。在重述了之前信中提到的观点之后,他把问题最后归结到:鉴于珍珠港特殊的地理条件,一旦战争爆发停泊在港内的军舰要三个小时才能出港,最好的方式就是“能够接到预警在敌人进攻的时候舰队不在珍珠港内”。

  尽管对金梅尔的发言不很赞同,可人家毕竟大老远跑回来了,斯塔克还是决定让金梅尔去见见总统,让他亲口告诉罗斯福那些潜在的危险。
  1941年6月9日,金梅尔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见到了罗斯福总统。还没等金梅尔哭穷,罗斯福恶人先告状地问金梅尔,鉴于目前大西洋日益紧张的不利局势,能否再从太平洋舰队抽调三艘战列舰去加强那里的防卫力量?
  哭笑不得的金梅尔立即回答道:“不,我不能赞同,总统先生。”
  罗斯福继续解释说:“海军部长诺克斯说太平洋舰队有六艘战列舰就可以,斯塔克甚至说有三艘就足够了,他还建议除了刚才那三艘之外再抽三艘战列舰去执行其他的任务。”
  要是老酒听到这话肯定该暴跳如雷大骂“放屁”了,但金梅尔毕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体面人,他略显惊讶地向总统表示:“那他简直是发疯了!”
  罗斯福微笑着告诉金梅尔:“我也认为斯塔克是发疯了。我已经告诉贝蒂(斯塔克),他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那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金梅尔向总统恳请:“无论如何太平洋舰队的实力不能再削减了。那样做的后果就是告诉日本人,你们可以随时放心大胆地来进攻。”

  罗斯福微微点头:“我非常赞同你的看法。”
  告别了罗斯福的金梅尔怅然若失。他清楚总统目前并没有给他增加兵力的打算,但暂时也不会再从他这里抽调更多的兵力,总体来说还算不虚此行。
  作为美国太平洋上的最大军港,珍珠港有一个类似于旅顺军港的致命缺点。那就是对外只有一条长长的细水道(大家可以观察一下昨天九月鹰飞师兄发的那个地图),最窄的地方只能通过一条大型舰只,因此它也被美军自称为“该死的扑鼠器”,太平洋舰队全体舰只进出一次足足需要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正因为此,许多海军指挥官不希望对战舰设置防鱼雷网,因为这将导致舰队的机动能力更差。但这并没有消除斯塔克对飞机施放鱼雷的担心。6月13日,他向各海军军区司令分发了一个文件,题为《关于防止鱼雷攻击的设置》,这份文件也同样送交了金梅尔。在要求各海军基地预防鱼雷攻击的同时,斯塔克在该文件最后画蛇添足地指出:“我们设想,要使飞机施放鱼雷成功,水的深度必须至少达到22.9米。同时鱼雷必须在水中航行183米左右才能启动爆炸装置。鱼雷在水深12.2米以内可能不会航行而会直坠海底。”

  根据斯塔克最后的几句指示,金梅尔在召集大家研究后认为,珍珠港不存在受到鱼雷攻击的危险,给军舰设置防鱼雷网毫无必要而且是累赘,理由是它“将使航道变窄限制舰船的出入”。——他们难道就忘记了意大利人在塔兰托的教训吗?
  1941年9月9日,金梅尔上将组织参谋人员制定了《太平洋舰队作战计划》并很快获得海军作战部的批准。这项计划包括:一旦发生紧急事态,就从东面威胁日本的南进。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其中《侦察和突然袭击马绍尔群岛计划》提出:开战后第二天,一支以两艘航空母舰和三艘战列舰为基干的先锋部队将从珍珠港出击,开战后第六天至第九天对马绍尔群岛进行侦察,此后暂且退避。在洋面上与主力部队会合。这支主力部队于开战后第五天从珍珠港出发,以一艘航空母舰和六艘战列舰为基干并载运海军陆战队,在开战后第十三天前后向马绍尔群岛发起进攻。

  可以看出,金梅尔的作战计划与日本海军军令部之前的预料不谋而合,可谓“狗熊所见略同”,双方基本停留在同一战术水平上。用山本五十六的话就是,“那基本还处在日俄战争年代”。
  由于过分轻敌,太平洋舰队对情报的收集也没有充分重视。11月25日是南云舰队从单冠湾出击的那一天,华盛顿美国海军情报局在这一天提供了一份关于日本舰队主力舰只所在位置的报告。这份报告对攻击珍珠港机动部队所属六艘航空母舰、两艘新式战列舰的所在位置作了这样的推断:
  “赤城”号、“加贺”号航母在九州南部。
  “苍龙”号、“飞龙”号、“翔鹤”号、“瑞鹤”号航母在吴军港附近。

  “比睿”号战列舰在佐世保军港附近。
  “雾岛”号战列舰在吴军港附近。
  金梅尔和肖特都知道,日本航空母舰主力已经离开了本国水域,但11月底却忽然无影无踪了。大家普遍认为这些舰只可能是随侵略部队南下菲律宾、泰国或克拉半岛了。12月2日,金梅尔上将把舰队情报参谋爱德华.莱顿少校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莱顿是美国海军中有名的“日本通”,曾于1937年4月到1939年3月担任过美国驻日本使馆的海军副武官,操一口比日本人还流利的日语,对日本的情况特别是海军的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日期:2016-05-20 22:25:33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