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2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不是把我想成她了?”夏荷慧一边在丁二狗身上做着磨盘运动一边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丁二狗倒是光棍,张口就承认了,这就是情人和老婆的区别,你敢和老婆嘿咻时说把黄脸婆想成了别的漂亮女人吗?看她不马上把你踹下床去才怪呢。
  但是丁二狗和夏荷慧之间完全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别说在这样的情境下说些这样的话题有利于增进情绪,在杨凤栖在时,三人还一起同床过,想起那些事,夏荷慧就会格外的兴奋。
  “看你刚才的样子,那个陶醉呀,什么时候和我那样过?”
  “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啊,我要是吃醋,现在肠子都得烧烂了,那还轮得着我在这里享受啊,哦,你轻点”。说到这里时丁二狗轻轻挺起了屁股,一下子将夏荷慧顶的有点受不了啦。
  “还说没吃醋,这屋里到处都是酸味呢”  。

  “其实我告诉你,我有时也会想别的男人,嘿嘿嘿”。夏荷慧俯下身子,将嘴巴凑到丁二狗的耳边小声调笑道。
  “想别的男人?你竟然敢想别的男人,告诉我想的是谁?”丁二狗一听,果然是醋意大发,不但手上的劲道大多了,将夏荷慧洁白肥嫩的屁股包裹在大手掌里使劲的揉搓,还用嘴巴咬住了夏荷慧的耳朵。
  “你想知道吗?”
  “嗯,说,告诉我”。丁二狗低声吼道,男人就是这样,有些女人他可以不用,就是放在那里,但是那是我的,谁都不能动,包括女人自己,特别是对于夏荷慧来说,他好像完全是丁二狗的私有财产了,虽然他女人不少,但是还从没有对哪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不为什么,有这个女人在,他就感觉自己有个家。
  “石磊,有时候我会想起以前的事,想起我和他刚刚结婚那会,那时候他也像你这样没日没夜的缠着我,但是不得不说,那时候他年轻,身体好,像你现在这样,所以有时候我很害怕,怕有一天你也像他一样离开我”。
  丁二狗一听她想的居然是她的前夫,心里一下子就是释然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是可以接受的,有些经历过的事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就像是刻在灵魂里一样,只要灵魂不朽,这种记忆将永远存在。

  “你是不是想去看看他?”丁二狗翻身将夏荷慧压在身下问道。
  “不去,我和他已经缘分尽了,看不看的有什么意思吗,还是享受我现在的生活重要”。说完,两条玉腿绕过丁二狗的身躯,将他紧紧绑缚在自己身上。
  此刻,在遥远的一处农场里,石磊正小心翼翼的向同一个宿舍的牢头谦卑的笑着。
  “大哥,我今晚不是很舒服,能不能今晚不做了?”石磊很小心的替牢头洗着脚,这是他每晚的必修课。
  “石磊,你还记得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吗?”牢头问道。
  “记得,记得,当老师的,学校老师”  。石磊慌忙答道。
  “既然是当老师的,那么你自己学东西就得快呀,你说这点事老子是怎么教你的,你敢给老子讲条件吗?”说完,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打了石磊一个耳光,瞬间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但是石磊没敢躲,依然是继续帮着牢头洗脚。
  “你他娘的还今天有点不舒服,你以为你是女人吗?是不是又到了每个月的那几天啊,操,还真是搞笑,赶紧的,老子干了一天活还等着睡觉呢,快去洗”。
  说完,牢头抬起脚在石磊身上抹干了脚后,一脚将他踹了个仰八叉,但是石磊一声不敢吭,急忙爬起来短期洗脚盆向外面走去,不一会,换了一盆水端了进来,就在屋角的地方脱下了裤子,开始清晰自己的身体,直到将牢头最喜欢的地方洗的足够干净了,才搽干净后慢慢的向牢头走去。
  “嗯,这才乖嘛,来,撅起来让我看看”。牢头将自己的脸伸向了石磊的屁股后面,石磊每晚都在经受着这样的恐惧,因为就在他想着是不是可以逃过今晚一劫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一个坚硬的东西在毫无润滑的情况下进入了他的身体。
  不一会,小小的监房里就传来牢头粗重的喘息声和肌肉撞击的声音,阵阵撕裂的疼痛感使石磊已经麻木了,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现在已经好多了,他在祈祷着牢头爆发的那一刻,只有那样,他今晚才算是解脱了。
  “石磊,你送给镇领导的那些女学生是不是也像你一样紧啊,我说你这个王八蛋,还真是一个会玩的家伙,居然把那些小姑娘送给那些王八蛋当官的,他们是不是给了你很多好处啊?”牢头得意的用两只钳子般的双手掐住石磊的腰,以防他向前逃脱,这是每次必问的话题,开始的时候石磊还回答,到了后来就不用回答了,因为牢头要的是想象力,而不是他石磊真正的回答。
  但是他渐渐的摸到了规律,每到这个时候,牢头就要爆发了。

  石磊来这里不久,他为什么进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再加上他本来是老师,长得很清秀,于是很快就有了一个外号,石姑娘,或许这是报应吧,他干过的坏事都应在他身上了,那些犯人经常将他劫持道后面的山坳里胡乱搞,但是,晚上他是属于牢头的。 
  丁二狗没有食言,在胡海军休息了几天之后,就让他重新为石爱国开车,因为丁二狗看得出,石爱国对胡海军使用还是比较顺手,期间除了丁二狗开车外,其他人都不太了解石爱国,没办法很好的服务,于是在请示了石爱国后,顺理成章的将胡海军又调了回来继续开车。
  一大清早,胡海军将车开到丁二狗居住的小区,先接了丁二狗,然后向市委家属院开去。
  “丁秘书,谢谢了,我这次能回来全仗着你啊”。胡海军向丁二狗道谢道。

  “哎,胡哥,这话外道了啊,本来这事也不算是个事,但是领导的事,咱们做服务的哪敢懈怠,所以你只要好好干就可以了,不过有件事我倒是想提醒你”。
  “丁秘书,什么事啊?”
  “其实说到底你我都是为了领导服务的,再说的卑贱一点,我就是古代在主子鞍前马后拾掇的那个小跟班,你的,不过就是一个赶车的马夫,胡哥,我这样说你赞成吗,我说的是古代”  。
  “丁秘书,你读书多,不过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你说得对”。
  “既然你同意我的说法,那我就往下说,哪个领导家里没点乱七八糟的烂事,你说我们做下属服务的该不该管?”丁二狗坐在副驾驶上,转脸看着胡海军问道。

  “这个嘛,我们哪有权利管领导的家事啊?”
  “说得对,我们干工作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吗,对不对,不过书记好像对你有点不满意,感觉你参与他们家的事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哪方面没做好,还是真的在搀和事了,或者被人利用了,这些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丁秘书,这都哪跟哪啊,我没有啊”。胡海军心里一颤,但是嘴上坚决不能承认,于是极力否认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