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好说。”刘文韬摇了摇头,又继续说,“我分析肯定是他为了讨好副书记呗。他现在可以说已经成了丧家犬、落水狗,急需要找到新主子,要不他就彻底完了。虽然副书记现在似乎风光不再,但毕竟在玉赤经营多年,门生子弟遍布,可谓树大根生。温斌那家伙如果能靠上这课大树的话,对仕途肯定会有帮助的,最次了,也应该能挪个位置吧。就是到乡里当个普通副乡长,也比他那个混吃等死的活强多了。”

  楚天齐觉得刘文韬的分析有道理,就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问道:“温斌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如果弄不好的话,他就彻底完了,甚至连工作也要丢了。他现在毕竟有工资,再过几年就退休了,生活也会有保障。”
  “哎呀,要不说有时候我也佩服他呢。”刘文韬嘘了口气,点头说道,“他这一手确实有风险,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可现在大字报上反映的问题,好多已经被纪委查实,那么温斌写大字报的性质就变了,就成了检举揭发了。只是采取的方式不妥罢了。这家伙真有一股狠劲,上次县长辞职他敢放鞭炮,现在又来了一出大字报,这家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真是不折手段。当年争“常务”,我就是败在不如人家“狠”上呀,不过他的做法咱确实也做不来,……不说过去的破事了。”

  从刚才话中的用词和语气可以听出来,刘文韬对温斌这人印象很差,再从平时两人针锋相对的情况看,二人结怨很深。究其原因,固有性格不和、不是一路人的因素在里边,恐怕因为争“常务”的事,二人也没少“伤”对方吧?
  假如有一天,自己和刘文韬也出现同争“常务”的情况,自己又该如何处理呢?刘文韬可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啊,总不能为了一个所谓的“常务”弄僵吧,再说了,有些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算了吧,不去想了,这只不过是“假如”罢了。
  “小楚,你怎么了。”刘文韬见楚天齐走神了,就问道。
  “哦……没什么。”楚天齐收回心神说道,“那要是按你刚才的说法,温斌的举报不但没错,还有功了,那他现在就会受到奖赏吧?”
  刘文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不会的,你想啊,他今天放鞭炮、明天贴大字报,这样的人谁不防着点呢?官场上的争斗,是需要遵循一些潜规则操作的,他却把这些私下进行的东西,堂而皇之的摆到桌面上来做,这是犯了官场的忌讳的,也可以说是大忌。不过,有得就有失,他虽然被很多官员所不喜,却因此赢得了主人的青睐。”
  楚天齐认同的点点头。
  又闲聊了几句,刘文韬走了。
  玉赤政坛可谓风云变幻,消息是一个接一个。
  首先是关于原常务副县长案子的,今天还说是二十三人涉案,明天就变成了三十人,后天可能又变成了十八人。只要有领导几天不在电视、报纸上露面,人们就会传某某人进去了。于是,一些县领导,甚至一些科局领导争先恐后下乡、走访或慰问,目的就是在群众面前露脸。
  即使频繁露面,有时也难消除人们的疑问。但干部们仍然是争取多露面,这样最起码会被说成“现在还没进去”。如果连着几天不见某个干部的影子,那肯定就被说成已经进去了。

  受“露面”说的影响,还流传着一个传言。说的是县里某局副局长,带着相好的公款出去旅游,好几天没有给老婆回电话,还把电话关了。于是,老婆相信了丈夫“出事”的传言,主动到纪委给丈夫争取“宽大”,交代了很多问题,还上交了脏款十万元。等副局长风光无限回到县里时,等待他的却是县纪委人员冷冰冰的面孔。好多人都把这个传言当成了真正的传言,可这个传言仍然在流传着,而且传言的主人公也在经常变幻着,今天被说成了张三,明天就又被安上了李四。

  关于腐败的传言是越来越多,真假难辨。
  十二月二十五日,又一个消息传出,但这个消息不是传言,因为乡里接到了文件。文件是关于县委组织部的,以前组织部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武进忠被任命为常务副部长,部内排名跃过三人,紧排在部长郑太平之后。和他同时被任命的,还有一名副部长。至此,因为魏龙被降职,从而导致的组织部副部长缺编一人的事被解决。
  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个更重磅消息传来,县长之争尘埃落定。出人意料的是,县长人选不是冯志国,更不是原常务副县长,也没有空降,而是原组织部长郑太平。
  这个消息出乎大多数人的意味,一时之间,传言再起。有说郑义平是市委书记同学的,有说省委组织部某副部长是郑太平亲戚的。

  还有人推出了“阴谋论”,说大字报肯定是郑义平所为,因为他是这件事的最大受益者。
  已经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应该不会有什么消息了吧,楚天齐心想。谁曾想,刘文韬又送来了消息:温斌参加高原支边了。
  楚天齐不知道这个消息到底是真是假,心里更说不上是喜还是什么。
  十二月三十一日深夜,再有一个小时就元旦了,新的一年马上就该开始了。

  沃原市火车站,一列火车刚刚启动。
  温斌坐在车厢里,心情是无比的落寞和忐忑。他不知道二次献上“投名状”到底值不值,值不值得为了对方那看不见摸不着的许诺去堵“枪眼”。但他不后悔,他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还且还是对方给的机会。
  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景物,温斌心中默念:我一定会回来的。
  巧合的是,温斌默念的这句话,在几年后成了一部动画片里的台词。台词的主人是一只公狼,它的口头禅就是“我一定会回来的”。只不过,这只公狼少了一些狠毒,多了一些滑稽,人们记住更多的,是它“疼爱妻子、疼爱孩子,是个好丈夫、好爸爸。”
  元旦放假一天,二、三号正好是周末,一共可以连休三天,还不用调休补休的来回折腾。
  楚天齐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就坐班车回了家,因为天气冷,他的摩托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骑了。
  元旦放假期间他一直待在家里。
  父亲还是那样,不好也不坏,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体能。听姐姐说,父亲还是经常说“胡话”,不是说“首长、王娟、老高”,就是说“放心”,偶尔还喊“冲啊”什么的。姐姐还告诉他,在向父亲提起他的时候,父亲说话的时候就多。
  弟弟也在家,一家人吃完饭,楚天齐和弟弟、父亲在西屋休息。母亲、姐姐、妞妞在西屋休息。
  通过闲谈得知,弟弟的果园情况不太好,现在又出现了新情况。反正一些专业术语楚天齐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明年还得返工,几乎一半都得返工。
  三天里,楚天齐把照顾父亲的任务全部接过来。这既是为了让家里人稍微休息一下,又是为了多尽一点儿责任。父亲已经瘦成了皮包骨,但在家人尤其是姐姐的精心呵护下,肌肉没有萎*缩,身上也没有褥疮。

  三天里,楚天齐发现父亲的手臂多次动弹,也听到了父亲说过好几次话。有的话听不清,但显然不是以前常说的那几个词。
  日期:2016-05-21 10: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