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冯志国一家人需要一些自由时间,宁俊琦和楚天齐只好告辞出来,冯志国难得的送他们到了卫生院大院里。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冯志国给宁俊琦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走了,再次感谢她和楚天齐。
  第二天,楚天齐从卫生院长口中得知,胡小琴不愿跟冯俊飞他们走,依然坚持回了葫芦沟。冯副书记三人回了县城。
  几天后,有两个消息传播开来。
  一个消息是说,冯副书记夫人直接闯到了县委常委会会场。质问赵中直和众位常委“为什么相信大字报诬告,对一名为党工作三十多年的老同志随便怀疑、调查,并致使另一当事人因不堪忍受侮辱而喝毒药以死明志。”这个消息的真假,楚天齐无从得知,但冯志国被恢复工作是千真万确的事,县里的电视新闻里已经有冯志国的身影了。
  还有一个消息说,冯志国的大字报是常务副县长安排人贴的。对于这件事,楚天齐从雷鹏那里得到了“内部消息”:确实如此,当事人也承认了。
  大字报的事对于老百姓来说,只是茶余饭后的话作料。可对于当事人来说,承受的压力和面临的苦恼却很大,无比的大。
  关于冯志国的大字报里,提到了他和弟妹原来是相好的,因为有了私生子,她才下嫁冯志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私生子就是指的冯俊飞。
  其实,近些年来,冯俊飞从种种迹象已经感觉到,自己就是冯志国的儿子,他也拿自己当做冯志国的儿子。因此,他在和冯志国相处时,心里也总是以“爹”的标准要求冯志国,而且是一个亏待了自己的“爹”。所以,他在冯志国面前完全没有一个“侄儿”应有的样子。就是以“儿子”的标准衡量,他也做的出格,好像冯志国欠他多少似的。其实,他就认为冯志国欠他的,也欠他妈和他“叔”冯志军的。

  虽然冯俊飞默认了“伯父”就是“亲爹”的事实,可是当这种关系被摆在众人面前时,他感到了空前的压力和烦恼。他每天都要在县委大院出出进进,而且他“伯父”也在这个院里。
  他总感觉到,在人前时,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有时,众人看到他进来时忽然不说话了,而且看他的眼神也怪怪的,他就怀疑这些人在说他。其实,好多时候就是在说他。于是,他吃饭不香、睡眠也很不好。
  前几天又出现了母亲因为压力大而自杀的事,更让他的心情焦虑、情绪低落。
  这些事情已经搅得他神不守舍,够他烦了。而有一件事,不但让他烦,而且也让他有些怕,他怕那件事早晚会查到他。
  于是,他不得不去了玉赤苑三号别墅,他已经二十多天没登门了。
  冯俊飞是烦的够呛,楚天齐却是忙的够呛。
  自从到旅游局、商务局后,楚天齐获得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和资料,而且两类业务还有很多相通之处,这让他兴奋不已。于是,他一边进行整理汇总、一边进行修改调整。成稿后,又和宁俊琦多次探讨,终于形成了一个较完善、成熟的方案。
  这期间,关于农业、交通、国土资源、教育、法治等工作的方案也已经成型,这些工作都是由下面股室做的基础工作,他总揽全局。当然,一些重要的内容是由他亲自操作,还有一些工作他又进行了重点核实。
  宁俊琦还了楚天齐报过来的方案,再听了他对重点的讲解,也夸他做的好,他则真诚又谦虚的说“是乡长关于‘角色转换’的指导好,才让自己提高了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
  可是,有一天,和宁俊琦的一次谈话,却让他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这一天,宁俊琦和楚天齐探讨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看似随意的说道:“你现在可出名了,哈。”
  楚天齐只当她是开玩笑,就回道:“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你真这么认为,就没觉出点什么?”宁俊琦语气严肃的说。
  看到她认真的样子,楚天齐也马上端正了态度:“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我现在走到那里都有好多人认识,而且有些事传得简直就不着边。有说我有特异功能的,有说我是特种部队的,还有说我有武林绝学的。”
  “是呀!说实话,像你做的那些事情确实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但并不是说只有你做过。县里还有全国的英模代表,现在人们还能记得几个,最起码大数人都被人们遗忘了。就是这次和你一同授奖的就有好几人,怎么他们就比你的名头小呢?”宁俊琦分析着,“有些英模为什么几十年了,人们还能记得?一些明星为什么知名度那么高?”
  见楚天齐不说话,还在沉思着。 宁俊琦干脆自答道:“有些英模出名,是因为宣传,明星更是宣传加炒作。国家在宣传一个英模时,往往是电视、广播、画报、报告会、标语轮番上阵,有时甚至是齐头并进。明星的炒作更是有过之无不及,不光宣传正面的,更多的是拿一些非正面、非主流的事情刺激和吸引眼球。”
  “可我并没有被这么宣传呀?”楚天齐反问道。
  “对呀,那为什么上至官员,下至百姓,甚至老人、孩子都知道有一个‘楚大英雄’呢?”宁俊琦依然自问自答道,“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私下宣传你。”
  楚天齐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
  “你怎么那么不开窍?”宁俊琦没好气的说,“这是捧杀,你知道吗?扶的高摔的重。”
  楚天齐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呀,是这么回事,我也奇怪自己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名呀。另外,从人们的传言中,我还发现了疑点。传言中在鼓吹我武力超群时,总说我一招制敌,甚至说我一招致人重伤,这不是变相的说我残暴吗?”
  “你后说的这个问题,我倒没有注意到,听你这么一说,确实也不正常。”宁俊琦肯定的说。
  楚天齐很无奈:“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总有人背后下刀子。”
  “你的武功很高强吧?”宁俊琦忽然问道。
  楚天齐楞了一下,缓缓说道:“只可意会。”
  “是,只可意会。”宁俊琦有些睹气的说道,“你武功高强,勇斗贩*集团。你英雄救美,省城救下大记者。”
  “欧阳玉娜怎么什么都说。”楚天齐心里嘀咕着。

  电话铃声响起,宁俊琦挥手示意。
  楚天齐走出乡长办公室,心中的不安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玉赤苑三号别墅。
  冯志国、冯俊飞相对而坐,沉默无语。
  过了很长时间,冯志国缓缓抬起低垂的头颅,他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很多,眼中满是晶莹的泪光。
  “孩子,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当时,我也实在是无奈之举,让你们娘俩受苦了。”冯志国嗓音嘶哑,说出的话带着颤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