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6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监狱领导班子架构的人员还不少,不过,真正管事的也只有几个,其他的,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像贺兰婷,监狱长那些,管事,但也很少见人。
  更别说其他的主任啊,政委啊一些科室的科长啊那些,我自己都没见过。
  副监区长说道:“报告呢。”
  我说:“没有。”
  副监区长脸一沉:“你不写?”
  我说:“是啊,我没写。”
  副监区长有些怒道:“为什么!”
  我说:“不是我们做的,这个铁丝网的洞。”
  副监区长说:“不是你们的还有谁搞的。”
  我说:“我不知道。”
  副监区长说:“怎么不是你们做的?那明明在你们监区里面!”
  我没有直接推到c监区身上,省得得罪c监区,我说:“不知道是谁做的,反正我们的人没有弄成这样子。”
  副监区长说:“不是你们,难道会被老鼠咬?”
  我说:“有监控,我要求查监控。”
  不过,监控这块,狱政科有权利管着,果然,狱政科科长直接说:“查监控?有那么容易查吗,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坏的吗。”
  我说:“不知道就从前面的查过来。慢慢查,肯定发现原因。”

  副监区长看着狱政科科长。
  狱政科科长直接拒绝道:“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去查。”
  有鬼,这家伙。
  我都怀疑,是她又要给我找事了。
  副监区长再次问我:“是真的不写报告了。”
  我说:“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弄烂的,为什么我们要来背这个黑锅。”

  副监区长说:“你这一推就全部推卸责任了啊。那女囚差点跑了,你们说,责任在谁!”
  我说:“c监区的女囚跑,你们自己查她们监区的咯。她们看管不严,让女囚逃了,而且,我怀疑就是女囚自己弄烂的,如果是女囚搞烂的,我们为什么来背这个黑锅。”
  可能是女囚搞烂的,有这个可能,但可能性很小,因为,铁丝网的铁丝非常牢固,而且很粗,没有工具,不可能弄断,刚才看的,明显是有人剪断了的。
  我说道:“那痕迹,铁丝网剪断的痕迹,明明是用了工具钳剪断的,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女囚剪断,要么是有人帮女囚剪断。我建议,调取监控,查清楚再下定论。”
  狱政科科长说道:“推卸责任。”
  我说:“那麻烦科长您找证据出来,证明是我们监区弄烂的。”

  狱政科科长说道:“如果查出来,是你们监区的错的话,别后悔!”
  我说:“如果真是我们的错,我们只能认,那又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
  我底气十足,因为这家伙在威胁我。
  果然是在找我们的碴儿啊。
  康雪这家伙,每天变着法子要修理我,让我每天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我真是该多谢她,谢她全家了。
  如果是c监区帮着康雪来整我们b监区,那说明,c监区也是康雪的掌控了。
  真是够厉害的这女人,狱政科科长这些人她们控制着,而监狱长,副监区长,监区长这些人,虽然不是明显站她那边,但却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如果加上c监区也沦陷,那我真的是十面埋伏啊。
  狱政科科长还在威胁我:“好,等我查到是你们,别怪我不先警告你。”
  我说:“呵呵,查到再说吧。监区长,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副监区长说道:“等等。”
  我看着她,问道:“副监区长还有什么事吩咐。”
  副监区长说道:“听你刚才的那些话的意思,说如果不是女囚自己剪断,就是有人帮剪断,这有人帮剪断,是什么意思。”
  我说:“就是,有我们监狱的自己人,帮囚犯们剪断。”

  副监区长想了想,说:“有这可能吗。”
  我说道:“我希望副监区长严查此事,假如真的是我们监狱有人帮助女囚,那可是帮助越狱啊!要把这样的害群之马找出来,严加惩戒,该怎么处分怎么处分,该送给有关部门法办的就送法办,绝不能姑息。”
  狱政科科长说道:“怎么可能会有。”
  果然有鬼。
  我马上说道:“如果是我们监区的人帮助女囚越狱,我也希望查出来,把这害群之马揪出来,惩办了。我不会护着我们这样的人的,而且,我认错!”
  我心里打着小算盘,假如真的是我们监区的人干的,那就,让那个人自己来背黑锅好了,再说了,我有什么错,又不是我去帮助越狱,我和徐男等我们监区的领导,最多扛个管理不严之类的小罪名,那又不至于被赶出去。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说得对,这事儿,我也是想着,很严重,要严查。”
  狱政科科长面露惶惶之色:“副监区长,恐怕,就是逃犯自己剪断的,查她就行了。”
  我马上脑筋一动,说:“副监区长,我担心,真正帮助女囚逃跑的人,会逼着女囚让女囚自己说是她自己剪断的,所以,我建议,还是查监控。”
  狱政科科长听到我要查监控,马上反对,说这项工作任务艰巨。¤八¤八¤读¤书,.☆.←o
  我说道:“我不怕艰巨,让我来吧。”
  狱政科科长马上说道:“你算什么,你有这权利吗。你连你们监区的事都管不好。”
  我说:“你害怕什么,说到查监控,你就不给,难道是你干的。”

  狱政科科长怒道:“你说什么你!你诽谤人。”
  我说:“那你为什么那么怕。”
  副监区长说道:“查,这个事,就查。”
  我说:“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然啊,我们被人给诬赖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洗清身上的罪名。”
  副监区长说道:“查。”
  狱政科科长的权利也很大,她们部门本身一些事,还可以管着副监区长的,所以,狱政科科长直接说道:“这查起来,太费劲,我不赞同。”
  我说道:“我觉得应该让丨警丨察来查,那不费劲,反正逃跑的女囚犯法了。”
  当然,这个提议肯定被否决的,因为,家丑不可外扬,监狱里发生什么事,最怕外界的人知道,想办法压下来,大事压小,小事压没。
  副监区长说道:“不可不可。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
  我说:“但这事必须要查。”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是什么东西,你说查就查。”

  我说:“好,那就随便你们。我要把这事,捅上去,弄到监狱长那里,如果监狱长不管,我就捅到管理局,再不行,我报警,反正不少人都知道这事,到时候弄出大事了,别怪我啊。”
  日期:2016-05-04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