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6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哦,以前一直是这样。”
  我说:“那现在也该这样啊。”
  贺兰婷说:“需要你给我上课吗。教我怎么做人吗。”
  我说:“好吧,我多嘴了。”
  贺兰婷说:“那贱人肯定会报复,你自己小心。”
  我说:“放心吧,他我还不放在眼里。”
  贺兰婷说:“过一段时间后,他们会发现,我们骗他们。”
  我说:“发现就发现吧,你怕文浩继续来缠吗。”

  贺兰婷说:“他会来的。”
  我说道:“要不你干脆消失一段时间吧,然后假装有了孩子,然后在别的地方给人带。”
  贺兰婷皱着眉头,想着怎么盖住这谎言。
  我问道:“你家人都以为你真的有了孩子,是我的,你爸爸不会来找我吧。”
  贺兰婷说:“可能会,你自己想办法面对。”
  我说:“那我要怎么说。”
  贺兰婷说:“你就什么也不说。”
  我说:“好。那他们问你,你怎么说。”

  贺兰婷说:“什么也不说。”
  我问:“过段时间后呢,过四五个月,他们发现我们骗他们。”
  贺兰婷说道:“再说吧。也许那个贱人不会再来缠着。”
  我说:“借问贱人何处有,牧童遥指文浩那边。”
  贺兰婷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对啊,女孩子都喜欢坏坏的男孩,找我就好了,我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了想,我说道:“今晚这么一闹,文浩一定在你家人面前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我觉得,你妈妈你爸爸,你家人,应该不会对他有很多的好感了吧,可能还有反感。”
  贺兰婷说:“那贱人那张嘴抹了蜜一样,他会哄人骗人。这难不倒他。”
  我说:“那只能让他以为你真的有了孩子,让他彻底死心了。”
  贺兰婷说:“这事骗得了几天,骗不了长远。”
  我说:“慢慢想办法对付吧,反正先骗着,想办法拖着,到时候,想到好办法了,再说。”
  贺兰婷刹车了:“下车自己打的回去。”
  我说:“哇,人家说过河拆桥,你这还没送我过河,就不管我了,让我自己打的,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贺兰婷说:“我有事。快下车!”
  我说:“有什么事啊,和人家约会吗。”
  贺兰婷说:“我干什么你也不管不着,滚下车,我没空送你。”
  我只好下车了。
  贺兰婷说道:“记住,要瞒着!露馅了,我让你好看。”

  说完,她踩油门,车子消失在远处。
  我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假扮男友的演员专业户,我演的太像了。
  演了那么多回,我都没露馅过。
  而且,我都不知道见了多少个女方的父母了,更记不得见了多少次女方父母了,可谓是经验丰富啊。
  可惜啊,我自己的岳父母,我却还没见过。

  上面领导突然带着防暴队,狱政科等部门的人下来检查。
  检查我们监区的围墙,铁丝网。
  我陪着迎接检查。
  在围墙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洞。
  可以一个人穿过。

  领导骂道:“你们怎么回事!”
  我也纳闷呢,怎么会有一个洞呢,照理说,天天我们都有人巡查,该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才是啊。
  她说道:“知道为什么检查吗。昨晚c监区的差点有人成功越狱。”
  我说道:“不会吧。”
  她说道:“怎么不会!还好发现及时,没有跑出去,跑出去了,有你们好受的,这个洞,马上找人补上,你们监区写个报告给我。”

  我说:“哦,哦。”
  她们走了。
  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倒是奇怪,怎么会有一个洞在这,而且,还让c监区的犯人差点逃跑了。
  而这里,确实是我们和c监区连接隔起来的地方,难道是c监区的犯人搞的?那为什么让我们b监区的负责。
  她们走了之后,我们的人告诉我说:“前天已经发现这个洞了,那时c监区的说是她们自己不小心弄坏的,她们负责修,然后却没修。”
  我骂道:“靠,这不是害人嘛。不行,这报告不能写。写了就等于认错了。”
  我去找了徐男,给徐男说了这个事。
  徐男说道:“报告千万别写,写了就等于是我们自己认错,我们没错,为什么要认。你还说女犯逃跑事情不大,我看事情大得很,上面要追责,你写了报告,你就完了。”
  我被吓出了一头冷汗,妈的,是啊,要是我真的写了报告,就等于认错,认了这个洞是我们发现却没补的,然后,c监区女犯逃跑,追责就追到我们头上来,靠,到时候,背黑锅的就是我了。

  这是不是有人在设计我啊。
  如果说是a监区和b监区连着的铁丝网,我还怀疑说是康雪想要整我,可是那边是c监区啊,c监区也有人要整我,把我搞出去不成?
  不会吧,难道c监区也被康雪安插了人吗。
  不太可能啊。

  也许,是个误会,不过,c监区想推卸责任,那倒是真的。
  我说道:“可是我们不写报告,怎么跟上面的交代。”
  徐男说:“我们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对上面交代?我们认错了,即使没有错,也是错了,我们不认错,难道就说我们知错不认吗,关键是这个洞是我们整出来的吗。让她们先查,如果有证有据,真的是我们做的,我们再认错也不迟。而且,绝对不要让我们来认错,要找人背黑锅啊兄弟。”
  我说:“靠,我怎么一下子不那么理智了,好在有你提醒。”
  如果真的有证据证明我们的人搞出来的,或者是我们的人见了这个,却没有补上,那没办法,我们认错,写报告,不过,写报告,要找替死鬼来写,否则,我们自己写了,签字了,就承认我们自己干的,那样子就会被对手给找把柄干掉了。
  徐男说:“你先去查,不是说下面已经有人这么说,是c监区的人承认弄坏的吗。”

  我说:“好吧,我去。”
  我去问了刚才的说c监区承认搞烂的那女囚,然后带着她们过去c监区找c监区的同事问这个问题。
  但是,当我们的人问那几个女狱警的时候,她们直接一口否认,说没有见到,没见过。
  然后,我们的人对我说,明明她们前天说过的,现在却不认了。

  这是要栽赃给我们吗。
  因为,铁丝网漏洞了,没什么要紧的,但是有女囚刚好从那里钻出去,这就要紧了。
  行,她们既然不认,那我就去找刚才来让我们写报告的领导。
  见到她后,她和狱政科科长是在一起的,我根本就对狱政科科长没什么好感,因为她是康雪的人,再者,我本来就很不爽她了,因为她设计陷害柳智慧和我好几回了,这回我都怀疑是她来主谋的害我。
  领导是副监区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