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没有去接。
  雷鹏接过来,前后面都看了看,问道:“这卡有什么用?我到这里消费了这么多回,也没给过我卡。”
  “凭此卡到店消费,一律打七折。”女经理回道,“您以前就餐虽然没有卡,实际收费也是按七折优惠的。”
  “是吗?那就谢谢经理了。”雷鹏说着,把卡放在了桌子上,“经理,和服务员们说一下,有什么事我们会叫他们的。”
  女经理迟疑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好的,打扰了。”说完退出了包间。
  “兄弟,看到没?商人就是精明,既推销了生意又卖了面子,而且还可能会用到你的名头招揽生意。”雷鹏笑着说道,“其实好多人没卡也能打折,客人有卡好像更有面子了。”
  楚天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哎,哥们,听说了吗?大字报的事可闹大了?”雷鹏压低声音说道。
  “听说了一些,不过有的事传的又互相矛盾。”楚天齐喝了口酒,说道。
  “有些事我知道。出了大字报的事后,县委……”雷鹏讲了大约有十分钟时间,通过讲述楚天齐知道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有的是雷鹏亲自参与所知,有的是听自己父亲所说,还有的是听其他人所说。

  一点多的时候,二人吃完饭,雷鹏把楚天齐送到了车站,楚天齐坐上了一点半的班车。
  来到班车上坐好,楚天齐就靠在座位上眯上了眼睛。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因为雷鹏没有喝酒,楚天齐就要了店里最小瓶的白酒——半斤装的二锅头,酒还有些上头。一点半的时候,班车准时从车站出发了,车身不时摇晃着,楚天齐很快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班车已经走出很远了,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应该就能到青牛峪了,他不由得想到了雷鹏说的大字报的事。
  大字报的事已经发生两周多了,由此引起了玉赤县政局的一系列波动,雷鹏在讲述时称其影响为“地震波”。
  在大字报发生的第一时间,县里就采取了行动。首先召开了紧急常委会,参会人员共九人,做为当事人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被排除在外。常委会形成了六条决议:一、立即暂停两人工作,配合调查;二、由县委宣传部负责封锁大字报的相关消息,并同已经取得素材的相关媒体记者沟通、防止消息扩散;三、由组织部立即召集县直正科级以上干部开会,严禁消息外泄,并同时向乡镇书记、镇长发文,严肃纪律;四、由县纪委调查大字报上反应的常务副县长贪污腐化的举报;五、由县政法委秘密调查大字报上反应冯副书记的举报;六、由县公丨安丨局调查大字报制作者及其动机。

  这次常委会效率特别高,所有决议全票通过,并且用时极短。因为当事人都是县委常委,现在出了这样的事,班子成员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则,众人面上无光,更可怕的是造成不要出现“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事,谁敢拍胸脯表示“自己肯定没事”呢?
  决议形成了,各方迅速行动起来。
  赵中直压力很大,班子出现这样的事,他这个班长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经过激烈思想斗争后,马上带着常委会决议,到市里见了市委书记。他很明智,就在他刚进入沃原市区的时候,市委书记秘书打来电话说“市委书记过问此事”。赵中直火速赶到市委,市委书记听了他的汇报后,对他们的做法进行了肯定,同时让他随时汇报相关进展情况,赵中直是带着一身虚汗回到县里的。
  当天晚上,县委再次召开常委会。宣传部长汇报了消息封锁情况。所幸,大媒体赶到时,张贴大字报现场已经恢复正常,一些第一手资料已经无法取得,经过做工作,记者们回去了。个别小报得到了大字报的相关内容,也被宣传部摆平了。众常委都松了一口气。郑义平汇报了向县直机关、乡镇、事业单位传达县委要求的情况。其余各组暂没有最新进展。
  会后,纪委书记单独到赵中直办公室进行了汇报。
  第二天,爆炸性新闻传出,包括局长、乡镇书记、委办主任在内共七名正科干部,以及十五名副科及以下人员因涉及常务副县长贪腐案被调查、约谈。
  就这样,每天几乎都有涉案被查的新闻传出,当官者惴惴不安,老百姓多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平安,好多干部暂时抛开了一直不离左右的轿车,改为步行上班。更有甚者在将近零下二十度的清晨出去锻炼,而且是那里人多去哪,并且一改平时的威严,主动与他人打招呼、问候。可事与愿违,老百姓在见到平时难得一见的“大官”现身后,纷纷议论“这家伙快出事了吧?要不,他会那么和气、虚心,他多半是心虚吧。”
  半个多月来,政法委对关于冯志国的举报也进行了调查,因为,年代久远,又无证据,没有收获。按照大多数常委的意见,就到此为止吧,再说了,即使果有此事,那也是冯志国结婚前的事,顶多记过或警告一次罢了,也不至于做什么实质的处理。但有的人坚持要查出结果,甚至有人建议“进行DNA”检测,这些人的目的是通过查冯志国生活问题,而查出经济问题。据传,听说此事后的冯志国,在家气得直接摔碎了杯子。

  四点钟的时候,班车到了青牛峪,楚天齐下了车,向乡里走去。刚到院门口,一辆警车呼啸而出,经过楚天齐身边,带起一阵尘土。楚天齐习惯性的扭头向警车望去。
  警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赵所长从驾驶位快步走了过来,向楚天齐汇报道:“楚乡长,葫芦沟有人喝农药了,我要马上赶过去。”
  “哦,人怎么样了?”楚天齐问道,然后不等回答,又说道,“我也去。”
  赵所长点点头,二人重新上了车。
  在车上,赵所长说道:“喝农药的人叫胡小琴,具体原因还不清楚。”
  胡小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对了,冯俊飞的母亲就叫胡小琴。楚天齐脑海里马上闪过一个面目清瘦的女子模样。
  楚天齐记得冯俊飞的母亲叫胡小琴,娘家就是葫芦沟的。

  有一次,楚天齐和冯俊飞干仗。具体是谁先挑的头,想不起来了。反正他骂冯俊飞“有野老子”,冯俊飞骂他“处理品”,还骂他家有个“老瘸腿”,最后两人打在一起。
  正好,冯俊飞的母亲胡小琴来看儿子,看到眼前的一幕,赶紧上前拉架,在同学们的帮忙下,拉开了正在撕扯的二人。
  胡小琴没问打架原因,而是叫过正在擦眼泪的儿子,说道:“俊飞,你的个子比这个同学高,年龄也肯定比他大,你就是哥哥了。你怎么能欺负弟弟呢?快给同学道歉。”
  生性傲慢的冯俊飞,在母亲要求下,极不情愿的向楚天齐说了“对不起”,虽然他声音很低,说的很含糊,可这却是他在青牛峪乡上学期间唯一的一次道歉。
  没想到,蛮不讲理的冯俊飞竟有这么一个宽厚、善良的母亲,因此,楚天齐记住了这个面庞清秀、身体清瘦的女人形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