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3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此商定,我们跟着这两人往外面走,来到了路边的一辆越野车前来,上了车,又朝着外面开了二十几分钟,来到了一家环境还算是不错的庄园来,穿过了铁门,往里走了几百米,停下之后,高个儿去停车后,矮个儿则引着我们来到了一栋房子面前来。
  一路开门进屋,然后来到了客厅里面来,这里有两个人,一个长得相貌儒雅,风度翩翩,另外一个则有几分草莽之气,眉目之间颇有霸气。

  矮个儿给我介绍道:“这位姓李,是我们老板;这位姓顾,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那儒雅中年伸手过来,与我相握道:“鄙人姓李,李家湖。”
  我伸手与他相握,说小姓陆,陆言。
  李家湖眉头一扬,说哦,我听说你是陆左的堂弟?
  我点头,说对,是我。

  李家湖皱眉说道:“哦,我怎么从来没有听陆左说过此事?”
  我坦然而笑,说乡下的穷亲戚,谁会没事儿挂在嘴边呢?
  李佳慧盯着我,说阁下看起来,却不像是穷亲戚。
  我说你是雪瑞的父亲?
  他点头,说对。
  我没有太多隐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与雪瑞的交往很简单,我当时中了蛊毒,找到了寨黎苗村,然后因为雪瑞的帮助,最终还是结了蛊毒,并且交上了朋友;这回听到出了事,就赶过来,听说寨黎苗村的人都被关押在永盛监狱里,所以就过来瞧一眼,正好碰到你们的人。我刚来,什么也不清楚,现在什么情况,还请您教我。”
  李家湖说你跟雪瑞是在寨黎苗村里面认识的?
  我点头,说对。
  他说那我问你,在寨黎苗村的鼓楼,在哪个位置?
  我回忆了一下,然后如实回答。
  李家湖不置可否,说那我问你,陆左的老家在哪里?

  我又开口说道:“在黔东南晋平县大敦子镇上,而我家,则在大敦子镇辖属的亮司村。”
  他又问了我几句话,方才伸出了手来,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也是谨慎,事实上,雪瑞曾经跟我提起过你,刚才对了一下,发现她描述的,和你本人基本上相差不远。”
  我松了一口气,说如此就好。
  李家湖突然又问道:“对了,怎么陆左这次没有赶过来?是没有得到消息么?”
  听到这略带一些埋怨的话语,我给他解释道:“陆左最近被人给冤枉了,目前正处于跑路状态,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联系得了他,所以这边的消息,未必能够传到他的耳中。不过李先生你放心,我既然过来了,就一定帮忙处理好,别担心这些。”
  李家湖来了兴趣,说陆左犯了什么事情?
  我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随口敷衍两句,然后问道:“我赶过来,是看一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你们能够说一说最近以来发生的事情么?”
  李家湖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之前跟雪瑞的电话一直都通着,就这次出现了一些变故。我们派人过去查探了,具体什么事情,也不清楚,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抓了起来,又或者四散逃逸了。我这边匆匆赶来,待了十几天,都没有能够确认永盛监狱的具体情况,甚至都不知道雪瑞是否还活着……”

  我听闻,心中一跳,说到现在你们也不清楚么?
  李家湖说谁说不是呢,永盛监狱现在处于高度戒严状态,很难渗透进去的。我们提前来了十天,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外围敲敲打打,得到的情报也并不准确。
  我说那你们准备该怎么办呢?
  李加湖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只是在等待最终的结果吧。
  如此说着话,没多时有一个人走进了大厅里面来,在李家湖的耳边附耳讲解了两句话,李家湖听到,满脸兴奋地说道:“我们已经搞定了监狱里面的其中一个医生,一会儿准备见一面,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一起去听一听?”
  得到了李家湖的邀请,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地方定在附近的一间茶室,那个检察院的医生肩负的责任太多了,所以姗姗来迟,而同样;来迟的,还有我一人。
  一行人在私底下见了面,李家湖毫无顾忌地说道:“前段时间抓来的人呢?”
  那人轻轻吐了一口浊气,说道:“死得差不多了。”
  无论是我,还是李家湖,都大吃一惊。
  什么叫死得差不多了?
  那里可不是集中营,而是监狱,监狱再黑暗,也不可能成批成批地死人,怎么这话儿听着那么吓人呢?

  这医生之前已经收足了钱,此刻也不讳言,冷笑着说你以为永盛监狱就那么简单?
  李家湖拱手作揖,说请尽管说。
  医生瞧见李家湖的态度,心里满意,说实话告诉你们,永盛监狱总共有五层,两层地面,三层地下。而在地下这三层,第一和第二层都还不算是什么秘密,关押的人呢,也多是一些必死无疑的人。这些人呢,基本上都是用来做器官移植的,也有的则是做成生物标本,至于第三层,则几乎没有外人能够进入,谁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也只是从停尸房的死亡记录里面,看到的信息……
  李家湖听到,深吸了一口气,说怎么会这样呢?
  医生说永盛监狱分作三套人马,第一批是对外的,就是地面上那些工作人员,除了几个大头目之外,大部分人员是不知道别的情况的,而第二批人则是地下一二层,而第三层里面的情况,只有典狱长知道。
  李家湖深吸一口气,说那典狱长又是谁呢?
  医生盯了他一眼,说怎么,你想收买?
  李家湖说我只是想知道我女儿的情况,如果有得商量的话,钱不是问题。
  医生摇头笑了,说跟你讲实话,台面上的那个傀儡啥也不知道,背后的那个典狱长叫做哈多,你听过七魔王哈多没?缅甸最大的地下器官交易商,境内几个金矿和玉矿的拥有者,闵昂来上将的专业顾问,你觉得他会在乎这个钱儿?
  李家湖深吸了一口气,说居然是他?

  医生一脸高深莫测,而我则在旁边小声问道:“你认识?”
  李家湖说哈多我不知道,但七魔王却是赫赫有名,此人是缅甸长盛不衰的常青树,不管政坛如何变幻,他都是地下世界的大佬之一,有点儿像是旧上海的杜月笙黄金荣,名下的产业很多,大部分灰色产业他都有插手,十分的有名——而且据说他还是东南亚有名有数的高手。
  医生在旁边补充道:“镇国级高手。”
  我的天……
  李家湖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这件事情,是哈多主导的咯?
  医生摇头,说七魔王阁下日理万机,哪里有闲心做这事儿?我听到的消息,是哈多的弟弟普桑干的,据说他最近交了一个来自中国的朋友,然后得到一个消息,说那个村子里面有大宝藏,是关于生命和长生的,所以才会这般的激动……
  日期:2016-02-28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