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2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就是他,听说安书记很看好他,好像是以前和安书记关系还不错,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制衡石爱国的目的,还是另有其他的目的,这就很难说了”。
  “这个人很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像干爹说的那样,如果真是要制衡石书记的话,恐怕石书记的日子不好过了”。

  “怎么,你对这个人很熟悉?”
  “接触过,他以前是白山市纪委书记,侦办过海阳县县委书记郑明堂的案子,那个时候接触过,后来就没再联系了”。
  “哦,如果关系一般还好说,不用背负太多的心理负担,但是如果关系不错的话,我看你就麻烦了,一方面是石爱国这边,一方面是老关系,这样你很难做啊,特别是作为秘书,更难办”  。顾青山不无忧虑的说道。
  “要不然年后我也下去算了”。

  “那你就是做秘书做的时间最短的了,石爱国的上一个秘书还做了三年多呢,你才做了几天啊?”
  “其实做秘书很累,另外,我也想做点事,不想搀和这些事,一个不好就是不是”。
  “你明白这一点最好,做秘书要少说多做,这一点你做的不好,太活跃了”。
  “我知道,其实我不是个做秘书的料,我自己也不喜欢做秘书,但是领导偏偏都挑我做秘书”。

  “好好干,石爱国不知道能在湖州干多长时间呢,到时候你趁机出来就是了”。
  “怎么啦,他不会这么快就走吧?”丁二狗大吃一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老板为什么都这么短命。
  “原来的时候我还不确定,但是司南下一来,我就有感觉了,虽然我和司南下这个人不熟悉,但是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个人居然是学经济出身的,这样省里的意图就很明显了,省里很清楚,石爱国不是一个开拓的人物,但是一下子将湖州的两位主官都调走也不现实,可以说石爱国上位也是省里无奈的结果”。
  “是,我知道司南下其实一直想搞经济,但是省里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一直都没有用其所长,不是纪委书记就是副书记,这些年司南下干的很憋屈”。
  “所以他等了这么多年,机会终于来了,看着吧,他来肯定不是为了平衡这么简单,搞不好就是为了接任市委书记或者市长来的”。顾青山吐了一口浊气道。

  “那,干爹,我该怎么办?”
  “这里面暂时没你的事,你干好你的本职工作,不要和司南下走的太近,如果可能,不要让石爱国知道你和司南下的关系,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慢慢等机会吧”。
  “嗯,我明白了”。丁二狗也只能是接受这个无奈的结果。 
  回到家之后,丁二狗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先给司嘉仪打个电话,无论怎么说大家都是朋友,不管将来司南下是不是来湖州,尽管这种可能性非常大,既然知道了,就该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哎呦喂,你这可是稀客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用到我了?”司嘉仪一看是丁二狗的电话,开口就是顿揶揄。
  “嘉仪姐,咱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刻薄啊,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咱都是老乡,我这在外面也挺不容易的,本想打个电话,从你这里得到点安慰呢,你看你,一下子就让我这心里哇凉哇凉的了”。
  “滚,少贫,说吧,什么事?”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你了,就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呗”。
  “还贫是吧,再贫我挂了,我还没有见过晚上十一点半了给人家打电话问候的呢,你是扰人清梦呢还是问候啊?”
  “哦,也是,对不起,对不起,耽误嘉仪姐休息了,那个,你什么时候来湖州啊,我带你到处玩玩,熟悉一下环境”。
  “熟悉环境,你这是什么意思?”司嘉仪反问道。
  “嘉仪姐,这就没意思了吧,这事我都听说了,你还问我,看来是把我当外人了”
  “切,外面那是瞎传呢,你也信啊?”司嘉仪知道丁二狗说的什么事,但是就是不承认  。
  “好了,太晚了,不说了,晚安,替我问司书记好”。丁二狗说完就要挂了。
  “等等,丁长生,你这小子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前几天和罗香月打电话时还说呢,你小子是爬的快,但是也是最没良心的,一出去海阳县,就把那些老姐妹都丢了,连个电话都没有,别说是回来看看了,对了,她要结婚了,问问你回不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司嘉仪抛出了一个重磅丨炸丨弹。
  “什么?罗香月要结婚了,和谁啊?”
  “和谁你管得着吗?就说去不去吧?”
  “那肯定是要去的,什么时间啊,你等会,我找个笔记一下”。丁二狗装模作样的找笔和纸。

  “好,到时候我再给你电话吧,这还有点良心,到现在还不睡,是不是出去腐败了?”
  “唉,腐败什么呀,秘书的命,天天累个半死”。
  “市委第一大秘,还不是人人巴结的对象,累死活该,好了,不说了,再见”。司嘉仪说完就挂了电话,因为她听见有人敲房门了。
  “怎么了妈?”
  “牛奶,喝了睡觉吧,你爸爸回来了”。原来司南下今晚并不在家里,刚刚才回来。

  “哦,好,我去看看爸爸”。
  司嘉仪端着牛奶边喝边向客厅里走去,看见司南下正在坐着看新闻联播,那是老伴帮他录好的,今天下午又再次去了省城,一直到现在才回来,司嘉仪不说话,一直陪着他看完新闻联播。
  “爸爸,那事定下来了?”
  “嘿,我这闺女,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政治来了,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从来不问这事的”。
  “唉,这事传的到处都是了,我能置身事外吗,连湖州那边都打电话问了”。
  “湖州?谁啊?”
  “还能有谁啊,丁长生呗,送你杜鹃花的那个,忘了,我记得还送你中草药的呢,你吃了不是挺好的吗?”
  “我记得,我记得,他问什么,对了,他现在干什么?”
  “他在湖州啊,好像是市委书记的秘书”  。司嘉仪说道。

  “噢,这小子混得不错嘛,还当上市委书记的秘书了,在海阳时我就说这小子是个材料,但是缺乏锻炼,原本被林春晓从镇长的位置上撸下来也是为了让他磨练一番的,我还想着到时候是不是把他弄到市委来干干,倒是没想到他自己离开白山了,现在想想,可惜了,不过现在也不错,副处了吧,爬的够快的”。司南下完全没有从自己的角度考虑丁二狗,考虑的角度都是从丁二狗身上去考虑的。

  日期:2015-10-21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