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2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明他根本不怕我,或者说根本不怕遇到我,不怕我见到他和顾青山的闺女在一起,这是不是很有意思?”
  “切,唉,真是不知道你们这些当官的整天在考虑什么,这点小事让你这么苦思冥想的,有什么意思吗,我累了”  。()甄绿竹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有意思啊,跟随安书记十几年,见惯了上上下下,见惯了飞黄腾达,见惯了锒铛入狱,这些事不考虑,别人也在考虑,你不琢磨别人,别人也在琢磨你,所以,如果不想琢磨这些事,就不要搞政治,否则的话到最后死无葬身之地,连渣都剩不下”。说完邸坤成起身去洗澡了。
  第二天一大早,丁二狗还没起床,就接到了邸坤成发来的一条短信,说是他们先走了,祝他们玩的愉快。

  丁二狗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匆匆套上外套跑向了度假村的大门口,正看见一辆小轿车从停车场里开出来,看到远处门口的丁二狗鸣了一下笛,丁二狗急忙挥手告别,小轿车稍微一顿后又加速离开了。
  “这个人确实是有意思,你一个短信都能让他到门口来送你”。甄绿竹边开车边说道。
  “这是他会做人,你听他昨晚讲的他自己的那些事,你就知道,当一个人的完全失去尊严后,如果重新获得尊严后会怎么样?”
  “肯定会很珍惜,绝对不能让他再次失去”。

  “所以,你说的是一般人,这样对尊严失而复得的人,会变得敏感,自闭,会视尊严如生命,但是对于丁二狗却恰恰相反”。
  “为什么?”
  “你还看不出吗?因为他知道,尊严的获得是因为自身的强大,自身不强大,即便是不想失去尊严,有时候却是无能为力的,他要过饭,当过乞丐,可以说他最明白失去尊严是什么滋味,我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扭转的,但是扭转后的事一定很精彩,因为他抓住了每个机会,才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达到如此高度”。
  “那他身上一定有很多的故事”。甄绿竹笑笑说道。
  “肯定的,放着那么多的名牌大学生石爱国不用,用丁长生这样一个自学考试的学生,你说他能没有过人之处吗?”邸坤成发现自己也开始对丁长生感兴趣了。
  晚饭的时候,丁二狗和顾晓萌回到了湖州  。
  “你回去吧,我就不上去了,我还有事要处理”。
  “我不管,我妈妈可是再三要让你一起回去吃的,你要是不去你自己给打电话说不去吧,她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你帮我解释一下呗”。
  “我不管,我上去了,你爱去不去”。顾晓萌丢下丁二狗一个人自己上楼去了,他无奈,只得跟了上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顾晓萌的嘴角挂上了一个弯弯的微笑。
  “哎呦,回来了,我刚才还想再打电话呢,快进来,冷吧外面?”杨晓开门一看是自己闺女回来了,高兴的和什么似得,再往后一看到丁二狗,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了。
  “冻死了,死二狗在车里抽烟,我嫌烟味就开车窗,你说能不冷吗?”一进家顾晓萌就抱怨道。
  “呵呵”。丁二狗只能是陪着傻笑,刚刚进屋发现顾青山也在家,而且居然破例站起来到了玄关处,这可是一大了不起的移动啊,除非有领导和他的同事来,一般他是不会离开沙发的,这就是一个人的个性问题,所以丁二狗感觉很惊讶。
  “臭小子,怎么不带我们一起去,你干妈在家嘟嚷了两天了,烦死我了”。看见丁二狗后顾青山破例开了个玩笑,因为从杨晓的转述里他知道了全部事情的经过,一再感叹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福气。
  “干爹,可不是我带你去,是晓萌姐不让的,这事不管我的事,她是老板,我只是一个开车的”。丁二狗也开了个玩笑道。
  “你这个死二狗,胡说八道,看我不……”说着顾晓萌上前就要给丁二狗一个脑瓜崩,但是被顾青山不着痕迹的一拉丁二狗的袖子,让他躲在了沙发里面,顾晓萌扑了一个空。
  “好了好了,不闹了,吃饭了”。
  “干妈,我去帮你盛饭”。
  “不用你了,都收拾好了,就等你们回来了,快给我讲讲你帮晓萌谈判的事,晓萌说的不详细,我这都快闷死了,来来,快给妈讲讲”。 
  “干爹,这次去的那个度假村不错,改天带着你和干妈一起去玩玩,泡泡温泉对身体很好的,活血化虚,对老年人的风湿关节病很好”。丁二狗建议道。
  “行啊,有时间带你干妈一起去玩吧,我这段时间肯定很忙,一来是到了年底了,也到了干部调整的时候了,二来新书记上任,也要调整一下干部,至于是小调还是大调,就看你这个老板的意思了”。
  “呵呵,这事和我没关系,对了,干爹,我怎么觉得一到年底就调整干部啊,是不是有人想收礼啊?”
  “收礼?你以为调整干部就是为了收礼啊,你这是什么思想,还是个副处级干部了,就这点觉悟啊?”顾青山眉头皱了皱说道。
  “不是,我开个玩笑,对了,干爹,这次去哪个山里的度假村玩,你猜我们遇到谁了?”
  “我那猜得准”。
  “遇到咱们市长了,和他老婆一起去洗温泉了,你说巧不巧?”
  “邸坤成?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发现你了吗?”顾青山将饭碗放下问道。
  “当然了,他很警觉,他发现在停车场里有湖州牌照的车,居然让周红旗查这辆车的来历,一下子就查到我这里来了,于是我们很巧合的在酒店外面的小吃摊上相遇了,我还请他喝了酒呢”。
  “嗯,他没有什么反应吧?”
  “咳,这事,有没有反应我也看不出来,反正我感觉我做得还算是合格吧,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走了”  。
  “唉,湖州恐怕是比以前更加的乱了,以前的时候蒋文山强势,还能压得住这些人,石爱国的威信远远达不到那个高度,所以你等着吧,各路人马都想在这次干部调整中分一杯羹喽”。顾青山无奈的说道。
  “对了,干爹,我怎么听说省里有意让你出任副书记?”
  “你这消息是从哪里来的?”顾青山面无表情的说道。
  “到处都在传,第一次听谁说的我也不记得了”。丁二狗含糊说道。
  “你这消息落伍了,副书记的人选基本已经确定下来了,你都想不到是谁来”。顾青山说完又重新拾起了饭碗,显得很无所谓,但是丁二狗知道,他一定很有所谓。

  虽然副书记也是副厅级,但是那是排在书记和市长后面的第三人,在市里起到的作用也是不一样的,作为组织部长,虽然是管干部的,可是对于任何一个干部的升迁,他只是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而很多他看好的干部并不在升迁之列,这让干了好几年组织部长的顾青山很是郁闷,但是副书记对干部的使用影响力不是组织部长能比拟的。
  “我这种小角色怎么可能知道呢,干爹,谁来啊?”
  “可靠消息是白山市的副书记平调过来,你应该知道啊”。顾青山慢慢说道。
  “司南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