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2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吗?那现在呢?”
  就在丁二狗刚想说什么时,顾晓萌一个转身跌进了丁二狗的怀里,而她的姿势已经成功的转化成了双腿叉开,在水里盘在了丁二狗的腰上。
  “你这是干什么,这是公共场合,我们……”
  可是他的话被顾晓萌堵了回去,用她的香唇。
  丁二狗不再说话,紧紧拥抱这美妙至极、无以名状的高贵胴体。丰满柔软的胴体充满着生命力和弹跳感,叫人爱不释手,更使人动魄心颤是她美艳高贵的脸上充满了情思难耐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点。
  丁二狗不是太监,他只是顾忌太多,所以才悬崖勒马,本就不坚定的信念在顾晓萌的主动挑逗下,瞬间失去了任何的意义。
  顾晓萌娇羞妩媚地看着丁二狗,丁二狗含情脉脉地看着顾晓萌,四目相对,眉目传情,丁二狗在温泉池里转动身体,将顾晓萌逼到了池边的石头上,丁二狗慢慢抓住了她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在一起。

  丁二狗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顾晓萌洁白柔嫩的脸颊。真象一尊冰清玉洁的雪美人,那雪白的莲藕般的玉臂,秀色可餐,丰腴的肌肤象纯玉细瓷般洁白,莹莹滑动着秀光  。
  丁二狗忍不住心跳怎加快,低头向她鲜艳亮丽的红唇吻下去,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丁二狗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一开始她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但很快地双唇就像崩溃的堤防般无力抵抗,任凭扣关的入侵者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丁二狗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没错,刚才就是欲擒故纵,这一刻正是她想要的,顾晓萌不在保持矜持和羞涩,沈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丁二狗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玉手主动缠上丁二狗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顾晓萌的脑海开始晕眩了,只觉得整个世界彷佛都已远去,仅剩下这个强行占据了自己唇舌的男人,正把无上的快乐和幸福,源源不断的输送进了她滚烫的娇躯。
  敏感的酥胸,紧贴在丁二狗结实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心中仅存的伦理道德,礼教束缚被持久的深吻逐分逐寸地瓦解,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陌生却又期待盼望已久,是羞,是喜,已分不清楚;那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吟。
  丁二狗一面热吻着,一面两手也不得闲,右手下垂,隔着泳衣在她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的玉臀爱抚轻捏;左手上举,在她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脸颊、玉颈、双肩到处抚摸,时不时扭动身体挤压摩擦她高耸柔软的美妙双峰,早已坚硬高举的生理反应更不时摩擦着她平坦柔软的小腹和丰满浑圆的大腿内侧。
  在丁二狗数路攻击下,顾晓萌全身发抖扭动,大口喘气,无力的睁开秀眸,似嗔似怨地白他一眼,脸上尽是迷乱和放浪的表情。这种眼神比什么春药多有效,丁二狗也被挑拨得欲焰焚身,欲罢不能。不知何时,泳衣上衣的细肩带,被拨往两侧,感觉到即将赤身果体的顾晓萌只能死命的抱住丁二狗,阻止上衣的离体下滑,可她却挡不住丁二狗高涨的欲望,丁二狗双手握住了顾晓萌的双肩,将她推开了些,将她的丨乳丨罩在水里彻底脱掉了。

  顾晓萌含羞带怯,全身潮红。凹凸有致、曲线纤秀柔美的高贵胴体,几乎已全部呈现在丁二狗的眼前,因为水的折射,她的诱人双峰更加显得让人陶醉,他不禁托在手里感受着她的分量,飘荡啊飘荡。 
  好像是一切就该这样继续下去,直到达到俩个人都想要的那种境界,但是这间温泉室里除了俩个人活动传来的水声外,门外不合时宜的传来了脚步声,而且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一男一女。
  “怎么了?”感觉到丁二狗又停了下来,顾晓萌紧张的问道,这个时候她的手已经伸进了丁二狗的泳裤里,摸到了那根硕大的**,那个规模让她惊喜,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刚刚问出口时,它已经在急速的缩小,直到从她手里滑落。
  “嘘,不要出声,好像是邸坤成的声音”。丁二狗伏在顾晓萌耳边说道。
  果然,一男一女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更加的近了。
  “老公,你在湖州还习惯吗?”一个女声问道。
  “还可以吧,只是我也不知道一个市长竟然这么难当啊,一个字,累”。男的说道。
  这句对白让丁二狗和顾晓萌都冷静下来了,没错,这就是邸坤成,丁二狗当然是听得出来,而顾晓萌即便是听不出声音来,可是那句在湖州做市长的话,还有谁会这样问呢。
  “真的是他,看样子那个女人是他老婆吧?”顾晓萌小声道。
  “这可不一定,现在真的不能单凭一句老公就能认定他们是夫妻,是小三也这么叫”  。丁二狗摇摇头小声道,心里祈祷他们赶紧走开。
  但是事与愿违,邸坤成开的温泉池就在丁二狗的隔壁,虽然中间有格挡,但是一点都不隔音,眼看接下来什么也干不成了,而如果继续洗下去的话,万一人家两口子说点私房话或者其他什么秘密的话,自己这倒是听还是不听的,所以等邸坤成两人下水之后,他们果断上岸离开了。
  “洗温泉不能缺了水,回房间多喝点水吧,好好睡一觉,晚饭我叫你,我打听了,今晚这里有篝火晚会,到时候带你去玩”。丁二狗道,这算是两次中途停止对顾晓萌的补偿吧。
  其实要是真的想做,这个时候也是一样的,只是两人现在都没有兴趣了,于是各自回屋了。
  “怎么了,第一次带我出来玩就这么不开心啊,真是没良心,以前的时候你是秘书,没有你自己的时间,现在好了,你是市长了,还是这么心事重重的,干什么呀?”绿竹搂住了邸坤成的一只胳膊,将自己胸前丰满的山丘使劲的往他身上靠,她明白,这是这个死鬼男人的死穴。

  “没什么,我还在想那辆车的事”。
  “那辆车不就是一辆车吗?是你们湖州的又如何,还不知道是谁的呢,你害怕什么呀,我们是有结婚证的两口子,又不是来偷青的,看怕你吓得”。
  “呵呵,也是啊,对了,结婚证带来了吗?”
  “呸,你以为这是什么年代啊,不带结婚证男女没法一块出门?”

  “呵呵,是啊,是我太小心了,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即便我们是合法的两口子,要是让有心人看到了,也得说我这个市长不务正业,带着媳妇洗温泉,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绿竹,地方上的事比你们军队里复杂多了”。
  “切,你以为军队里就简单了,做你的大头鬼梦去吧,更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