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说,好说。”冯志国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相送,给了温斌莫大的面子。温斌自是受宠若惊,倒退着出了三号别墅。
  他们两人就是互相利用的利益联想,其实彼此都心照不宣,不过他们也都各有收获。
  楚天齐这几天忙的够呛,根本就不知道冯志国和温斌互相利用的事。
  首次分管招商引资、国土资源、旅游、交通、治安等工作,楚天齐需要先对这些工作进行了解,于是,到党政办查找相关资料。党政办要主任殷勤的在旁边辅助,还把温斌留下的资料一并找出来,供楚天齐查看。
  通过查看资料,楚天齐对乡里招商引资、国土资源、旅游、交通、治安等工作的大致内容有了了解,从中也看到了一些可以借鉴的东西,当然也有很多问题被罗列出来。
  国土资源、交通、治安工作,现在已经有很多数据、资料的积累,国土资源、交通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在全市、全县甚至全国整体工作大局的基础上开展,因此相对有章可循。
  对于治安工作,楚天齐向雷鹏进行了虚心的请教,对于一些常规问题、突发问题的发生规律、重要时间点、重点关注人群有了较为详尽的了解,当然在具体实践运用时,还需要灵活处置。而且派出所赵所长在楚天齐分管治安后,第一时间过来汇报沟通,两人在大的方面取得共识,很多工作得以继续进行。

  让楚天齐比较头痛的是招商引资和旅游工作,现在虽然也有一些零星资料,可对工作实际开展没有大的帮助。而招商和旅游工作是一种开拓性工作,需要主动出击,而不像其它工作那样有章可循。
  其他几位副乡长分管的工作,按项目种类看,要比楚天齐工作内容还多,但绝大部分都是有章可循的,只要不出问题就是把工作做好了。因此要比楚天齐分管的工作好搞的多。而做为招商、旅游工作只保证不出问题的话,就相当没做工作,就等于零,包括农业工作也是如此,最起码楚天齐是这么认为的。
  乡长办公室。
  宁俊琦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方案,看着楚天齐说:“你的方案在前天送来后,我就看了,一共看了两遍。整体来看,方案罗列了你整个分管工作的内容,也比较全面。说明你在这两周时间内,做了大量的整理、分析、汇总工作。但是对于有些方面来说,还应该更详尽一些,也就是说还不够具体,可操作性差一些。你认为呢?”
  “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又不得要领。”楚天齐说道:“请乡长指教一下。”
  “指教谈不上,你这不是考我吧?”宁俊琦笑着说道,不等他回答又继续说道,“就像你在方案里说的那样,有些工作是有章可循的,有些工作却是需要开创的。就像你指出的招商引资、旅游工作就是这样的,而且我们乡在这些方面工作几乎为零,那点可怜的收入还不够支出的。我看了一下前几年的帐目,光在这些方面支出的差旅费、招待费、考察费等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现在让你分管这些工作,就是考虑让你这样的年轻人闯出一片天地。你的方案倒也提到了一些点子,但是我认为方法有些老套,而且实施起来受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较大,而这些客观因素和配套设施如何落实,你的方案却没有很好体现。”

  经宁俊琦这么一说,楚天齐也觉得是这么回事,确实对一些影响因素没有考虑到。比如交通情况、住宿问题等就考虑的不够周到、全面。
  楚天齐诚恳的说:“是,乡长。能说的再具体一些吗?”
  “有些我也说不太具体,我建议你到县里有关部门,了解一下他们的整体规划。看他们的规划是否涉及到我们的项目,有没有新的相关政策,以及他们一些成功经验和做法有哪些我们可以借鉴。我也从省里或其它渠道了解一些,到时候我们再具体碰头研究一下。”宁俊琦回答也很坦诚,“楚副乡长,这一段幸苦你了。”
  “辛苦谈不上,就是有些工作费人费时,要是也像燕平市那样有网络就好了,那样的话,好多资料都可以直接在网上查到了。”楚天齐感叹道,“乡长,那到时候人员的事也请你考虑,现在乡里关于招商引资、旅游的人一个也没配备,我就是一光杆司令。”
  “是啊,什么时候能通网呀!我想近两三年应该差不多吧。”宁俊琦也感叹道,接着又说,“关于你说的人员配备的事,等方案调整的时候再说,不过正式编制现在肯定没有,而且临时人数也肯定很少。”
  “乡长,那我明天上午去一趟县里。”楚天齐说完,拿起方案出了乡长办公室。
  经过与冯志国会面,党史办的温斌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平日里萎靡不振的样子一去不返了。现在能靠上冯志国这棵大树,就好比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虽然这棵大树现在显得枝叶似乎稀疏一些,但毕竟树大根深,基础仍在。
  冯志国是从玉赤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而且他也一直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因此在各个层次、多个系统有一大批追随者。这些人已经被打上了“冯氏”的烙印,不是随意就可改变门庭的。
  温斌深知,冯志国能够约自己在家中见面,这是给了自己莫大的面子。冯副书记是以此向自己施放一个信号:我拿你当自己人。温斌明知道这是冯志国收买自己的手段,但他依然很兴奋,这说明自己有利用的价值。自己现在需要这样的平台,否则,在党史办待上几年,政治生涯就结束了,最好的结果就是退休时混个正科待遇。如果这样的话,意味着从今以后就要在人们的白眼和非议中混吃等死了,对于温斌来说,他觉得这比要他的命还痛苦。

  在得知魏龙被抓的时候,温斌也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后来魏龙受到了降职、记大过处分。温斌知道魏龙的事暂时告一段落,魏龙应该不会再有翻身机会了。
  温斌一直以来就处在一个复杂的圈子,他一直被当做是黄敬祖的人,他从一开始也计划把自己绑在黄敬祖的战车上。可黄敬祖在乡书记的位置上都快干够两届了,一直也没有高升的动向。于是他便和魏龙也私下频繁接触,渐渐关系发展的比和黄敬祖还铁。他还有一个关系,除了他和当事人几乎没人知道,这给他提供了便利,比如上次顺利摆平纪委的事。但也有不利的一面,后来和黄敬祖分道扬镳,魏龙又差点进去,在人们的眼里他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