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19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封信内容很简单,作者的口吻也很朴实,一上来就写道:“尊敬的市委书记,您好,我是定县公丨安丨局一名普普通通的小丨警丨察,昨天晚上参与审讯了一件发生在我县公丨安丨局家属院内的灭门凶杀惨案,并亲耳聆听了行凶者的悲惨经历,稍后又亲眼目睹了疯狂暴力的同事们对这位年近六十的可怜行凶者的凶狠殴打……”
  李睿看到这里已经是触目惊心,抬头跟师傅对了个眼神。袁小迪叹道:“你看完它!”
  李睿一目十行的将这封信件看完,看完后已经是气得五内俱焚,腾地一下子站起来,怒道:“宋书记昨晚还在担心类似这种事会层出不穷的发生,想不到这么快就真的又发生了一例!”
  这封来信的作者署名是定县公丨安丨局的一名普通刑警,匿名。在信里,他详细写明了昨晚上所听到所看到的一幕幕惨剧,因为所听所见所感分外悲惨,所以忍不住动手给市委书记信箱与市长信箱分别写了电子邮件。在邮件的末尾,他特意提到,“之所以越级麻烦市委书记您,是因为我局局长李水在定县一手遮天,与县领导关系莫逆。我若是给县委书记或者县长写信的话,我自己也可能不保。”

  他在信里详细道明了王小宁之父王福胜与吕万林一家的恩怨过往、王福胜去各级机关单位求助被拒的事实、王福胜行凶的过程、局领导下令修改审讯笔录并强制王福胜按手印画押的情况,以及审讯完毕后刑警大队队员对王福胜进行暴力殴打的经过。
  他语气恳切而又痛苦的写道:“……不知道为什么,局领导竟然直接干预神圣不可侵犯的审讯程序,命令我们修改审讯笔录,恶意更改王福胜的原意,把他来我局、去县政府、信访办求助的过程全部隐去,有意把他塑造成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就持刀杀人的凶恶歹徒。我怀疑,我局领导在逃避责任,因为,如果王福胜来我局求助的时候,能够有一位好心的局领导为他主持正义的话,极有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悲剧……审讯完毕以后,忘记了是谁带头,大家一拥而上,对这个年迈的行凶者进行了暴力殴打,当场把他打得头破血流晕迷过去,鲜血溅射到墙上,映红了我同事们那丑恶的面庞。我质问他们,为什么要打人,他们回答的很可笑,有说为大队长报仇的,有说这老东西影响自己休息的,还有说打着玩的。我瞬间陷入了迷茫之中,这就是我一心一意要参加的人民公丨安丨队伍吗?”

  李睿再次把这一段看过后,忽然对这封信的作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很想跟这个人认识认识。不为别的,就为他心中犹存的正义感。
  袁小迪指着其中一段叹道:“你看,这个王福胜要说起来也很可怜呢:因为家里穷,四十岁上才结婚,结完婚后生了一双儿女,可是后来老婆嫌弃他赚不了钱,没出息,就带着孩子跟人家跑了。他辛辛苦苦干了小半辈子,攒了点钱,才又找到一个跟他同样可怜的寡妇结了婚,两人生下了现在的儿子王小宁。两人都是中老年时期得子,所以对这个王小宁特别爱惜,夫妻二人平时几乎都不怎么花钱,把钱全投到王小宁身上了。可就算这样,他们家也是穷得厉害。女方是残疾人,找不到工作,平时就是在街上捡捡垃圾卖卖破烂;王福胜本人不再年轻,也干不了什么重体力活,平时给人打打零工,赚几个小钱都很难……所以这次王小宁被吕兵打伤后住院,他面对这几万块的医药费非常绝望,再加上各个部门的推诿敷衍,导致他最终走上了绝路!唉,真可怜啊!”

  “谁真可怜啊?”
  忽然响起第三个人的说话声,师徒二人一起抬头望去,见是宋朝阳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二人都是微微吃惊,袁小迪忙跟他打了招呼。
  宋朝阳走到李睿办公桌旁,饶有兴趣的问道:“小迪,你刚才说谁真可怜啊?”袁小迪指了指李睿的电脑,道:“是市委书记信箱里一位民警同志来信所叙述的某个可怜人很可怜!”宋朝阳哦了一声,横走两步,道:“我看看。”李睿忙起身给他让开位子,道:“您坐着看,我正寻思把这件事跟您汇报一下呢。”
  袁小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宋朝阳道:“不用急,等我看完。”
  他同李睿一样,也是一目十行的看完,看完后气得不轻,按捺住胸中怒火,沉下心来,仔仔细细的又浏览了一遍。
  李睿留意到他脸色变幻后,说:“昨晚上您还在担心再有类似甘明明那样的事情发生,想不到……”宋朝阳没有说话,等又看完一遍后,才问道:“这是真的吗?”李睿看向师傅。

  袁小迪忙说:“暂时不确定真假,不过,想来没有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吧?”李睿便也点头道:“应该是真的。当然,要想知道真假也很容易,就是给定县方面去个电话问问,看是否真有这件事。”
  宋朝阳站起身来,脸色凝重,眉头紧皱,半响说道:“先是甘明明,又有王福胜,乍一看都是个案,都无法影响我们所倡导构建的和谐社会,可是这些个案背后所隐藏的深层次的东西,却有着共性,极有可能动摇我们所谓的和谐社会的基础。针对于此,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了,否则的话,这种事只会发生得越来越多。”
  他说完后,把两位前后市委一秘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存着考究二人的心思问道:“你们俩说一说,针对这种事,我们应该怎么做?”
  袁小迪不愿意抢徒弟的彩,谦虚的说:“处长先说吧。”
  李睿说:“好,那我就先说两句,抛砖引玉吧。我觉得,甘明明与王福胜两件案子里,所凸显出来的共同的问题都在于,我们政府机关干部积极主动性不够,为人民服务的意识淡薄,严重缺乏公仆意识,还有官老爷高高在上的封建残余思想在作怪,官僚主义泛滥,这才导致与人民群众的沟通不够,甚至可以说是出现了沟通断层。类似王福胜这种底层社会群众,无钱无权无势,出了事情除了指望政府机关给他主持公道外,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要不然怎么会铤而走险?因此我认为,我们要做的,就是强化各级政府机关干部为人民服务的概念,增强他们的服务意识。具体到实处,可以督促各级政府机关改善工作作风、优化服务态度,尤其是类似信访办之类负责与群众打交道的接待单位,更是要采取责任制……”

  他亢亢亢地说了一大套,宋朝阳听得连连点头,等他说完后,又问袁小迪道:“小迪有什么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