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19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突然哭了出来,哭得非常无助,呜呜的哭了一阵后,也没擦拭眼泪,直接走到门口,拿起放在窗台上的菜刀,小心翼翼的藏在腰上,恶狠狠的说:“姓吕的,今晚上特么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直接冲出房间,也没锁门,蹬上自行车往县公丨安丨局家属院行去,骑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来到了家属院门口,进入小区后,按着记忆来到三号楼前,把车子停在一个角落里,快步走到四单元楼门口,蹬蹬蹬的上了楼去。
  来到二零一房门口,他按下了门铃。门铃响过两次后,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内,鄙夷的看着他,道:“又是你个老叫花子,你特么又来找事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正想找你呢,你儿子把我儿子打得精神分裂了,我要跟你索要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营养费共计五万块,少一分钱都不行,你特么快给我拿钱,不然我让我们家老吕把你弄到看守所里去。”
  那老年男子只是面色阴沉的看着她,问道:“姓吕的呢?还有你儿子呢?”那妇女直觉他有些不对劲,却又看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蹙眉道:“你打听他们干什么?你还想报复他们啊?我告诉你,他们都不在家。”那老年男子问道:“他们去哪了?”这妇女嗤笑道:“他们去哪儿了我会告诉你?我凭什么告诉你?你个白痴,少特么废话,赶紧赔钱,一共五万块,我也不多要,你赶紧给,不给我就打电话叫我老公抓你。给不给?!”那老年男子气得口角哆嗦,指着她道:“你……你真特么不要脸啊,你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儿子把我儿子打得……”

  那妇女转身就往屋里去,骂道:“老不死的,我让你给我装蒜,看我不把老吕叫回来收拾你……”嘴里骂骂咧咧的往客厅里走,却忘了关门。
  那老年男子被她气得已经把手握到了腰间菜刀的刀柄上,可是想到祸害自己父子的是姓吕的父子,跟这个女人没太大关系,就又把手松开了,想着父子俩都没在家,那就去楼下等着,省得受这个女子给的腤臜气,便转身下了楼去。
  他在楼下等了一个多钟头,等到一个身形不高、形容却有些剽悍的男学生模样的小子,十五六岁年纪,正哼着歌走过来,看上去有些眼熟,似乎正是打伤儿子的那个同校同学,试探着叫道:“吕兵?”那小子停下来,大喇喇的叫道:“你谁呀?你怎么认识我?”那老年男子走过去,怒道:“我是王小宁他爸爸,你不认得我了?你好狠啊,年纪这么小对同学就这么狠……”吕兵冷笑道:“哦,你是那个窝囊废的老爹啊,老窝囊废?我好像见过的。特么的,你傻逼啊,打架当然要狠了,不狠谁还怕你?你儿子活该挨揍,谁特么让他挡我的道儿呢,没打死他就是便宜他了。怎么着,你不服啊?你特么不服我连你一块揍!”

  那老年男子见他对自己也这么嚣张,怒道:“小兔崽子,谁给你的胆子?”吕兵也不说话,突然扬起手来就是一拳,正打在他面门上。这小子年纪虽然不大,拳头却很硬,只一下就打得他身子一个趔趄。
  吕兵显然是打架的好手,一拳得手之后,立时扑了上来,一通王八拳往他头上打去。那老年男子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又被他连连殴打,气愤至极,胸腔间怒气忽然间全部爆发出来,一把抽出菜刀,对着他就是一顿乱砍。
  也不知道砍了多少刀,最开始还能听到吕兵一声惨叫,随后又看到他转身就跑。那老年男子骂道:“你特么不是狠嘛,你特么不是连我都要打嘛,你有种别跑啊,我我特么今天非得砍死你不可!”说着追上去又是狠狠几刀。
  吕兵很快倒在血泊中,先是惨叫声慢慢消弭,随后发出呼呼出气的声音,最后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吕兵的惨叫声引起了旁边单元楼一层邻居的注意,但等他们从窗户望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什么动静了,于是也就没人理会。黑暗中,吕兵的身体在地上慢慢蜷缩起来。
  那老年男子弓着腰,气喘吁吁地喘了几口气,想了想,觉得让吕兵的尸体就在单元门口放着不太合适,于是把他尸体拖到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回到门口继续等着老吕回来。
  大约又等了半个多钟头,老吕老婆下楼扔垃圾,见到这人还在门口站着,非常纳闷,道:“你怎么还不走?啊?你非要等我们老吕回来抓你啊?别给你脸不要脸,想跟我们家斗,你还差得远,去死吧你,垃圾!”那老年男子也不生气,问道:“你儿子呢?”那女人奇道:“是啊,往常他早回家来了,今晚上怎么还不回啊?打电话也不接。”那老年男子残酷的一笑,道:“他回不来了。”那女人啐道:“滚,少特么咒我们家小兵。我告诉你,就算你儿子死透了,我们家小兵也是好好的。”那老年男子瞬间被激怒,刚要抽出菜刀,忽见不远处一辆轿车驶来,凝目瞧去。

  那辆车越来越近,最后可以看到,是一辆警车,眼看它慢慢驶来,就停在四单元门口这里。
  那女人冷笑道:“我们家老吕回来了,你特么等着吧。”那老年男子道:“嗯,我等着呢,等的就是他。”
  那女人走到车驾驶位一侧,里面很快走出一个身材同样不高的中年男警。夫妻俩说了几句话,那男警就看向了那老年男子。
  那老年男子情绪有些激动的说:“姓吕的,你过来说话。”那男警理都不理他,对那女人交代了几句什么,那女人就扔垃圾去了。那男警这才走过去,淡淡地对他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说完蔑视的一笑,转身便走。那老年男子追上去,右手已经抽刀在手,对着他脑袋就是一刀。
  一刀狠狠砍在脑袋上,瞬间砍了进去,发出颅骨破裂的动静。
  那男警啊的一声惨叫,身子立时停住,下意识伸手摸向头顶。那老年男子想要扬起菜刀再砍,却发现菜刀已经深陷在他头骨中拔不出来了,就扬起一脚踹了过去,踹得那男警身子往前一个趔趄,趁势夺刀,这才堪堪把菜刀夺回来,二话不说,上去又砍,三四刀下去,那男警已经倒在地上,啊啊的惨叫,连喊救命。可惜,他越喊越招致刀砍,脑袋与脖颈肩头部位都被砍成了血葫芦,很快就再也发不出动静来了。

  吕姓男警老婆、也就是吕兵妈妈扔垃圾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四单元门口这凶残可怖的一幕,眼睁睁看着菜刀一次次在半空划过,又一次次砍在老公的肉身上,发出“咔咔”的砍碎骨头的诡异动静,甚至还能看到鲜血溅射在墙上,而老公扑倒在地,只是一动不动,半点动静都没有,显然已经被砍死了,只吓得她两腿发软、双臂打颤、张口结舌,连喊救命的能力都没了,转身想跑,却一下子瘫在地上。

  不过,就算瘫在地上,也还能爬。于是她挣命也似的用双臂在地上爬行,虽然每爬一下都要耗费莫大的力气,但为了活命,也就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脑袋里什么意识都没了,只想着尽快躲开这个地狱一般可怕的地方,躲得越远越好,至于老公与儿子,哪里还顾得上?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