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19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吃饭的时候,宋朝阳忽然问起了甘明明那件事的近况,就是在熊猫烟花厂被炸断双臂后又被厂方敷衍的那个倒霉工人。
  李睿几乎天天都与干哥李明保持着对这件事的了解,所以此刻被老板突然问起后,一点紧张都没有,侃侃而谈道:“熊猫烟花厂老板鞠伟已经将拖欠甘明明那二十多万一次性买断伤残赔偿金补清了。另外,李明区长已经与区残联取得联系,区残联同意为甘明明找一个工作,是为一家中药加工厂轧制中药。工资虽然不高,但至少可以保证家庭正常的生活收入来源。还有,李明区长针对这件事已经对区安监分局展开问责调查,保证处理在此事故中存在失渎职的人员。相信经过这件事之后,区安监分局对类似熊猫烟花厂这样的单位,会加强安全生产监督检查的。”

  宋朝阳听了非常满意,却叹了口气。
  李睿很是纳闷,问道:“您是不是不太满意?”
  宋朝阳摇头道:“不,我很满意。李明确实很能干,我没有看错人,处事有条有理、无一疏漏,正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干部。我之所以叹气,是想到,在民间不知道还有多少类似甘明明这样受了委屈却告状无门的老百姓,甘明明运气好,碰到我给他主持公道,可是那些没有碰到领导的冤者呢?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若是冤屈长时间得不到平复,很难想象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这对我们现在所提倡的构建和谐社会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也是莫大的威胁啊。我一想到这个,就有些胆战心惊。”说到这里,重重敲了敲桌面,小声说道:“你还记得甘明明曾经说过的话嘛,他说过,要是还有手的话,早就一刀捅死鞠伟了。”

  李睿深以为然,连连点头,道:“确实,类似甘明明这样受了委屈的百姓肯定还不在少数。甘明明算是老实人,被人欺负了也就认了,要是碰上不老实的,冲动之下做出傻事,甚至是报复社会,那就糟糕了。”宋朝阳皱起眉头,自言自语的说:“如何挽救安抚这一批人呢?又如何实现我们政府部门领导干部的自我救赎呢?这是个大问题啊。”
  就在主仆俩发愁的同一时刻,在青阳市区东南方向上的定县县政府大楼信访办公室里边,一个中年矮胖男子拿起桌上的公文包,对着一个坐在沙发上、身形瘦削的中老年男子不耐烦地说道:“你走不走?我可是要下班了,我下班要锁门,你别让我把你锁里边。”
  那老年男子赌气也似的说:“我不走,今天你们不给我儿子主持公道,我就不走了!”那胖男子气急了,骂了句:“特么的,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一下午了,我们同事加起来跟你费的吐沫星子得有一水桶了吧,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们这里是信访办,不是县长办,我们从来都是搞接待工作的,从来不给人主持公道,也没能力给人主持公道。你快走快走,想找主持公道的人就去县政府县长办找县长。”那老年男子说:“你以为我没去吗?我早就去过了,让人家把我轰出来了。我是实在没办法才来找你们。你们再不给我儿子主持公道,我就没活头儿了。”

  那胖男子冷哼道:“没活头儿了就去死,只是别再缠着我们,都让你缠了一下午了,烦也烦死了。我告诉你啊,你快给我走,不走我就叫警卫了,到时候动了手可别怪我。”那老年男子实在气不过,一下子拍在茶几上,发出啪的一声大响,人也站了起来,近乎疯狂的叫道:“我艹特么的,就特么没人给我们一家人主持公道吗?”那胖男子吓了一跳,后退两步,脸色微变,可是见他没冲自己来,就又松了口气,指着他道:“我告诉你啊,别在我们办公室里拍拍打打骂骂咧咧的,快给我滚蛋,不滚我就报警了。”那老年男子看向他,哀求道:“同志,你就帮帮我吧,好不好?我求你了。”

  那胖男子没好气的说:“我怎么帮你?我该帮你做的已经帮到位了,你还想怎么着?啊?我都告诉你了,已经记录在案,会向上级领导反映,争取尽快给你处理,你还想怎么着啊?老乡,我对你已经不错了,你快给我走吧,别给我添乱了。这都耽误我下班一个多钟头了,我特么还没吃饭呢,你也帮帮我好不好,我求你了。”那老年男子说:“那为什么我问你什么时候能解决,你说你也不知道?”那胖男子道:“我本来就不知道啊,我也只是个办事的,我又特么不是领导,我怎么知道?再说了,我就算是领导,就肯定会给你解决吗?我们信访办每天收到来信来电上百件,全是告状的,特么的都把我们这当法院了啊?难道我们每件事都能解决吗?”

  那老年男子气苦无比,道:“我艹他个祖宗的,就特么没人能给我儿子主持公道吗?”那胖男子指着他道:“哎我说,有话说话,别给我骂骂咧咧的,你骂谁呢?”那老年男子道:“我骂该骂的人呢。”那胖男子脸色一沉,道:“真是刁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快给我滚,再特么不滚我真叫人抓你了。”那老年男子忽然间沉默了,两只不大的眼睛陡然间射出两道精光,死死的盯在他脸上。那胖男子吓了一跳,不敢再说什么。那老年男子喃喃的说:“谁……谁能给我儿子主持公道?”那胖男子嗤笑道:“你特么惹了公丨安丨局的人,就认倒霉吧,谁也帮不了你,除非……哼哼……”

  那老年男子忽然回过神来,问道:“除非什么?”那胖男子冷笑道:“除非你是公丨安丨局长,否则啊,你这辈子就是活到死,也收拾不了人家。人家放个屁都能崩死你。”那老年男子自言自语的说:“死……活到死……没人帮我儿子,我活到死也没人帮我儿子吗?”那胖男子道:“要我说,你忍了也就算了,不就是把你儿子打成脾脏破裂了吗,肋骨也断了几根,人又没死,就不算什么大事,忍了就没事了。你惹不起人家。”那老年男子目光阴森的看着他,道:“你敢情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我把你儿子打成那样你也忍了?妈的!”那胖男子骂道:“你特么敢!我看你敢,你特么敢祸害我儿子,我就弄死你!”

  那老年男子忽然间眼睛一亮,似乎醒悟了什么,原地呆了半响,看他一眼后,面无表情地走了。
  那胖男子追出去,望着他走出楼道,非常惊奇,自言自语的说:“他怎么突然想明白了?这是要忍了?哼哼,早就该忍了,别说他只是个穷老百姓了,就算是我,惹了公丨安丨局的刑警大队长,也落不下好啊。还特么四处告状,谁理你啊!”
  那老年男子从县政府大楼出来后,骑着一辆老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回到家里。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本来就家徒四壁的一间小屋子,此时更显得凄凉可怖。明亮的灯光好像仇人那冷笑的眼神,正在狠狠的刺向他的双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