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6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一支烟。
  走过去。
  门禁闭着,门口还有今天摆放的花篮,还有鞭炮。
  城市里是严禁放鞭炮的,但一些商家开业,按照礼俗来说,是要放鞭炮,对此,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般来说,城管什么的也不会太管你。

  地上鞭炮屑很多。
  环城帮,人多就了不起了?
  靠。
  看来要和他们干一架,打怕他们才行。
  回到了车上,陈逊接了一个电话。

  然后陈逊对我说道:“有点事。”
  我说:“什么事。”
  陈逊说:“有两伙人,在我们饭店不远那边的酒店门口打架,十几个打十几个,都拿着家伙。”
  我说:“又出来了哪伙人?”
  陈逊说:“两帮搞快餐上门服务的人。”
  我说:“我靠,送外卖的还抢地盘打架?”
  陈逊说:“不是那种外卖。”
  我马上意识是什么:“提供特殊服务啊。”
  陈逊说:“是。就这么两伙人,为了抢地盘,还打架了。他们平时通过搞个**的头像,附近的人,招客户。起了冲突。”
  我说:“反正我们不搞这行业,随他们打吧。”
  陈逊说:“有一伙人打电话给了竹筏他们,说让竹筏帮罩着,每个月交钱。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不做,但是,让他们去做,不关我们的事,被抓,或者出事也是他们的事,我们帮忙罩着,每个月拿钱。”
  我说:“可以嘛,但这犯法了啊。我们最好别做犯法的事,他们爱什么弄怎么弄,别理他们,别做那些人的保护伞。我们不搞这行业。”
  陈逊说道:“这行业,彩姐,黑衣帮还是靠这行业起家的。”
  我说:“别搞。”
  陈逊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我说:“放弃了很心痛?”

  陈逊说:“我们熟悉这个,这个也来钱。比我们做饭店,收人钱什么的,都好做。有风险,但不高。”
  我说:“别做。对手盯着,还有,犯法。”
  陈逊说:“知道了。”
  我说:“开车去看看人家抢地盘怎么抢。连鸡头都出来抢地盘,这真是有意思。”

  陈逊开车:“都是外来的人员。”
  车子启动徐徐开走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过来,停在了我们面前。
  我开始也没怎么在意。
  当我们车子从他们车子旁边过去的时候,我因为抽烟,开着窗对外面吐着烟雾,就刚好一瞥眼,看到那辆车子里面坐着副驾驶座的一女子。

  没看清是怎么样的,因为车窗玻璃颜色深,可是,那轮廓,就是薛明媚了!
  应该没那么肯定,但是真的是像是薛明媚。
  车子开过去后我回头看,这车子,不就是那天我们去环城那里看到的那个连锁店门口来的车子吗。
  上面下车的就是那个看背影像薛明媚的女子。
  我急忙喊陈逊停车。
  车子已经在加速,离了很远了。
  陈逊靠边停车:“怎么了。”

  我说:“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朋友。”
  我开了车门。
  下车,走过去。
  离得挺远的了。
  我马上小跑过去。
  那辆车的后门,有两个男的下车,和上次一样,过来帮副驾驶座的开门,然后让那女的下车。
  但是,那女的只伸出了脚,就缩了回去。
  然后,关上车门,然后,两个男的也上车。
  接着,我没跑到,那辆车子急忙的加油门离开。
  靠,这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是薛明媚,看到我过来,然后躲着我,本来下车看看的,结果看到我跑来,马上回车上,加油门跑了?
  车子从我眼前飞过去了,车速太快,我根本看不清车上是否是她。
  我急忙跑回了陈逊车上,说道:“追那辆车。”
  陈逊问:“哪辆车?”

  我绑好安全带,一看,哪辆车?
  已经不知道开到哪儿了。
  我说:“靠,跑那么快,往前开,快。”
  陈逊马上踩油门,车子飞速往前,开了一段路,哪还有刚才那车子的影子。
  陈逊说道:“是哪辆车。”
  我说:“刚才在我们面前,我们启动开走的时候,靠路边停在我们面前的车。上面坐的人,我怀疑是环城帮的人,而且是头目,但是那头目,跟我一个朋友很像,我不敢确定,可她好像故意的躲着我。”
  陈逊问道:“车牌号码多少,叫小弟们去跟踪,拍下来。”
  我一拍脑门:“靠!忘了记下来。”
  我怎么犯了那么愚蠢的错误。
  我说道:“让竹筏找人来,盯着这里,如果看到可疑的黑色轿车,就拍下来。”

  陈逊问:“是哪个牌子?”
  我说:“哪个牌子?奥迪?奔驰?”
  陈逊说:“不确定的话,每天在这边停车下车的黑色轿车,有多少辆,数不清的。很难找啊。”
  我说:“算了。”
  陈逊说:“如果你朋友故意躲着你,也没必要找。”
  我说:“唉,以前我和她的关系。算了,不说了。”

  陈逊问:“那现在去哪儿。”
  我说:“去吧,去看人家怎么抢地盘。”
  车子回去。
  我耿耿于怀,那到底是不是薛明媚啊。

  如果是的话,她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为什么呢?
  我给丁灵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薛明媚的消息,她说没有。
  我就纳闷了,薛明媚这是什么意思呢。

  照理说,她不是那种不会感恩的人,难道说没脸见我。
  那也不是啊。
  如果真的是她,她到底为什么躲着我呢。
  就算不是她,她也是为什么要躲着我。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车子到了那边。
  看见那什么什么酒店门口,几十个人在吵架。
  这条街的酒店,比沙镇还多,而且,这边之前原本就是靠特殊服务出名的,只是后来因为帮派互斗,所以才落寞了,现在又要是这些鸡头搞起来了吗。
  不过想要禁止这些服务,有很大的难度啊。
  两伙人在街上吵着,好多人远远围观。

  吵了没一会儿,开始拿着家伙互殴起来,打得比较收敛,没有像陈逊他们一样不要命。
  你打我几下,我回打你几下,拿着刀也是吓唬,不是真的砍。
  闹了一会儿后,警车来,一下子他们就全散了。
  陈逊说道:“这也算打架。”

  我说:“当然和你们不同。回去吧,没什么意思。”
  我下了车,打车回去了睡觉。
  回到监狱里,继续上班。
  我让手下假装去行政办公楼那边办事,然后让她在那边转悠,看看贺兰婷是否来上班。
  我真的担心她不干了。
  手下回来说,没见有办公室开门的。
  好吧,但愿她不会真的离职了。
  下班后,我出去。
  我上有未接来电。
  是林小玲。
  我给林小玲打电话,林小玲问我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