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2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处长朝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我说道:“蓝天,你认一下,这个家伙,是不是那天在山道前袭击你们的两人之中,个儿高的那个男人。”
  那人在人搀扶之下,转过身子来,仔细打量着我。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不认识,于是坦然地坐在审讯专用的铁椅上面,与那人目光对视。
  我显得很平静,没有任何顾忌和担忧。
  那人足足看了我十分钟左右,却还是一直都没有说话,反倒是白处长有些坐不住了,出声催促道:“蓝天,怎么样,到底是不是?”
  蓝天皱着眉头,对我说道:“你能不能,站起来一下?”

  我耸了耸肩膀,抬了一下双手,向他示意起加诸在我身上的禁制来,说我没问题,你还是问一下白处长的意见。
  蓝天看向了白处长。
  我被死死地捆在了那焊在地上的铁椅子上面,动弹不得,自然站不起来,白处长听到,有些不耐烦,不过却还是挥了挥手,示意黄菲过去帮我开锁。
  黄菲过来,蹲在我脚下帮我开锁,我下意思地吸了一口气,这妹子的头发挺香的,有一股茉莉花的味道。

  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洗发水。
  开完锁,黄菲退回了审讯桌,而我则径直站了起来,平平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我这一站,蓝天立刻就摇了头,说不对,不是他,身高相差一点儿,那人没他高。
  白处长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朝着我的脚下望来。
  我穿着监牢里提供的塑料拖鞋,薄薄的底,没有增高的可能。
  这结果自然不能够让白处长满意,他下意识地问道:“你有没有可能看错了?又或者这个家伙那天晚上是有意思地缩着身子?”
  蓝天说道:“不,不会认错的。除了身高的差距之外,两个人的脸型虽然相像,但气质和精神都完全不同。”
  白处长坚持道:“不、不、不,蓝天你可能没有经验,我跟你说,像他们这帮人呢,气质啊、精神啊,甚至外貌,都可以随意改变的,你再瞧一瞧,有没有可能认错了?”
  蓝天还是摇头,客观地说道:“白处,我是华东神学院毕业的,经受过最严格的训练,别的不敢讲,一个人,我还是能够分别出来的。”
  这人斩钉截铁的话语让白处长所有的期待都落了空,而这一次的审讯则又是草草结束。
  我被人给押回了监牢,离开之前,我盯着白合,说了一句:“有人故意整我么?”
  白合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我。
  接着我被拽走了。

  再一次回到了牢房里来,宋无期瞧见我精神状态有些不错,便过来跟我攀谈,说咋样了,眉飞色舞的?
  我摸了摸脸,说有那么明显么?
  宋无期嘿然而笑,说看你面带桃花,是不是碰上什么好事儿了?
  桃花?
  白合是桃花么?不是吧,小妖姑娘可跟我说过,那家伙不男不女的,说不清楚到底什么性别呢……
  我自然不是什么桃花运,不过那个叫做蓝天的小伙子作为人证,倒是给了我很重要的支持,这帮人之所以将我带走协助调查,然后把我秘密关押在这里,凭的就是一张出自蓝天之手的素描画,然而现在他本人却证实了我并非凶手。
  那么,即便是没有许老出面,我出去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了。
  还有什么比恢复自由,更叫人高兴呢?
  即便是在百合突然出现的阴影之下,我也还是保持了一个不错的心情。
  然而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空气,闻到了一股香甜馥蜜的气味,下意识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结果双脚一落地,腿就有些软。
  我半跪倒地,结果瞧见临铺的宋无期居然瘫倒在了床上,对着我的侧脸处,有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怎么回事,有人对这里放了毒雾?
  我感觉到了头晕目眩,赶忙拍了一下胸口,这个时候一股热流从心脏附近流出,很快那种浑身僵直酥麻的感觉就如潮水一般地退去。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在这守卫森严的监牢之中,居然有人放毒气。
  这是何等的大胆,如果没有人认可的话,谁能够做出这样胆大妄为的事情来?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思索一番之后,我没有再犹豫,张口大声喊道:“救命啊,来人啊,死人啦……”
  我这一声嚎,那监牢的铁门顿时传来了开锁的动静,我心中一喜,抬头望去,却见那铁门一开,居然有一道黑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然后一道寒光亮出,朝着我的面门刺来。
  此刻的我手铐脚在身,还带着一个两百斤的大铁球,不但如此,还被一根满是符文的绳索捆着。

  就这样,完全就是一个待宰羔羊的形象。
  不过就在那人冲到我跟前来的时候,我还是没有任人宰割,而是奋起反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那根束缚我行动的大铁球拽了开来。
  四两拨千斤。
  那根符文绳索束缚的是我的修为,但并不能够禁锢我筋骨之中的气力。
  我一边凭着那大铁球与这刺客周旋,一边大声地喊叫着。

  那人全身蒙住,看不清男女,手中的匕首又快又疾,而且诡异莫名,不但如此,上面传来微微的腥气,让我知道这上面定然是摸了致命的毒药。
  不过除了腥气,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是……
  我奋力挣扎着,僵持了差不多半分钟,甚至还拿铁球砸了两下那铁门,甚至还想将此人留下。
  那人见杀不了我,转身就朝着铁门外闪去。
  我追出门外,结果已经看不到人影。
  几分钟之后,看守监牢的人匆匆赶到,瞧见这里的状况,赶紧拿着通讯器联络外面,又赶紧将里面生死未卜的宋无期带离开去,并且四五把枪对准我,让我不要动弹。

  如此过了十几分钟,我瞧见白处长带着人匆匆赶到了现场,了解了情况之后,暴跳如雷,朝着监牢的管理人员破口大骂。
  他训了一通周围的工作人员,又找我问了几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匆匆赶了过来,附在他耳边低语两句,白处长不耐烦地挥手说道:“没看到我在忙么,什么许老鬼佬,不见。”
  那人脸色十分难看,尴尬地说道:“是总局的许映愚许老来了……”
  啊?

  白处长一对眼珠子几乎都要凸了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听到白处长跟那人的谈话,我的心情顿时就是一松。
  说句实话,我没有想到许老会亲自来,在我的猜测中,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只需要稍微打一个招呼,事情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然而他终究还是来了,不但来了,而且时机还这般古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