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9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权力是一种万能的药,只是分什么时候,扮演着不同的种类,此刻,它就是春药,看着自己身上的娇妻,尤其是那饱满的如倒扣玉碗般的椒乳,邸坤成刚刚发泄完的身体渐渐又有了反应。
  甄绿竹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下的变化,稍微欠了欠屁股,右手伸过去,导引着它进入了自己体内,开始了新一轮的鞑伐。 
  事实证明,这一次省长罗明江的确是让步了,而且好像和省委书记安如山达成了某种协议,那就是省委书记安如山的秘书邸坤成任湖州副书记、代市长,原市长石爱国担任湖州市委书记。可是另外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省纪委的调查组突然撤走了,关于原市委书记蒋文山的一切调查也随之终止了。
  要说这里面没有交易,谁都是不信的,可是这样的交易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罗明江终于向安如山低了头,默许了湖州市党政都落在了安如山手里,他只是保住了一个曾经犯过错误的官员的政治生命,但是却为他的阵营赢得了信心,那就是罗明江是仁义的,不是那种过河拆桥见死不救的人,这种仁义在官场上的确不多见。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安如山既然把自己的秘书派到了湖州担任政府的一把手,而石爱国这个市委书记又是自己新招募的人,所以在人员安排上给足了石爱国面子,那就是原政府秘书长陶成军担任市委秘书长,进入到了常委的行列  。
  “书记,您叫我?”依然是秘书的丁二狗放下内线电话,敲了敲门进入到了石爱国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不是蒋文山原来用的那一间,是按照石爱国的喜好新装修的,无论政府多么缺钱,领导的这点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在这一点上,具体办事的人深有体会。
  “来,小丁,坐吧,这段时间太忙了,我一直想和你谈谈,但是一直没时间,今天正好有点时间,来,坐”。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石爱国抬手指了指前面的椅子说道。
  丁二狗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还是和原来一样,一点都没有拘谨,他喜欢这样把自己本真的面貌展现出来,其实这也是不容易引起别人防备的一个做法,如果处处小心,结果很可能是别人对你的处处提防。
  这一次石爱国的省城之行在石爱国接任市委书记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谁都不好说,就是石爱国自己也不好说,但是也许省里已经有意让石爱国接任书记的位置,而正是石爱国的省城之行坚定了省里的决心也说不定,可是无论如何,在这件事,丁二狗是功不可没的,这是事实,就连陶成军在和石爱国在私下里谈论时也是这样认为的。
  现在的社会,尤其是官场上,往往万事俱备了,就差那么一个穿针引线的人,搭上线就一通百通,搭不上线就是一步慢步步慢。
  “怎么样?伤好了吗?”

  “好得差不多了,其实就是皮肉伤,没有伤到骨头,所以好的还算可以,就是现在还不能喝酒,唉,这些日子馋坏了”。丁二狗始终就把自己往石爱国家人的位置上靠,虽然这样很容易逾越界限,可是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让石爱国把自己从单纯的秘书角色上看开去,而不是仅仅是一个秘书,只有让领导把你当成自己家里的子侄,你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你这家伙,还惦记酒呢,行,等能喝了,我家里那半瓶茅台赏给你了,是不是惦记很久了?”石爱国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秘书,只是被组织部长顾青山抢先一步收为干儿子,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呵呵,领导,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能反悔啊”。
  “行了,说点正事吧,康明德已经不再适合担任财政局长了,这些天我一直在考虑新的人选,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本地的这些干部符合条件的不少,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难说有很纯粹的站在中间立场上的,所以我一直在想,谁合适这个职位,你来了湖州时间也不短了,说说看,市里的这些干部,你熟悉的有哪些?”

  丁二狗心里一阵激动,这也太不符合规矩了吧,一个财政局长,多么重要的位置,居然来问一个秘书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这是什么,是闲唠嗑吗?还是正式征求意见?在丁二狗考虑,恐怕是前一个意思更靠谱一些,至少这样的问题应该和市委秘书长陶成军谈比较合适,自己嘛,还没有那个分量  。
  丁二狗实话实说,他真是不知道。
  “书记,我来湖州也没有多长时间,而且我所接触的人都是街道上的,哪有能做财政局长的人选啊?”
  “哦,真的没有吗?”石爱国笑眯眯的问道。
  看着石爱国的笑容,丁二狗心里再次巨震,难道是?
  说实话,做秘书的,虽然不能做到看见领导撅腚就知道他们拉什么屎,那也是猜个差不多的,要不然这样的秘书太笨,领导也是不喜欢用的。
  丁二狗愕然间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现在的新湖区常务副区长仲华,也是自己的老上司,可是猜到归猜到,这话不能说,要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石爱国绝对不好受,这就是在说明丁二狗身在曹营心在汉,怎么着,还念着旧主人呢?
  丁二狗故作茫然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那你觉得你的老领导仲华怎么样?”石爱国说完后依然笑眯眯的看着丁二狗问道。
  “仲区长,书记,你想让仲区长当财政局长?”
  “你觉得怎么样?”石爱国还是追问道。
  “书记,不是我觉得怎样,领导定下来的事情,哪有我插嘴的地方啊,这个,他又是我的老领导,我不好说啊”。
  “不要紧,咱们今天谈也是一个闲聊,而且也没有定下来,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而已,你不要参杂个人因素,就是你对仲华担任财政局长怎么看?” 
  “仲区长是省财政厅出来的干部,而且还担任过海阳县的县长,我想这两方面的经历,对于担任一个财政局的局长来说,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书记,我也不好对仲区长做出什么评价,毕竟他是我的老领导”。丁二狗确实能说的也就这些了,这也是阐述了一个事实,仲华的确是科班出身,有过管理一个县的经验,一个小小的局就不在话下了。

  但是要让丁二狗说出对仲华的评价,他还真是不好说,也不能说,尤其是面对现在的老板去评价一个过去的老板,评价好了,你这是还忘不了他,评价不好那是没良心,你让现在的老板怎么想,以后也会不会这样评价我,所以这是一个带有很深陷阱的题目,无法回答。
  “嗯,你说的我都知道,财政局的位置很重要,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可靠的人去掌控大局,我个人觉得仲华同志是合适的,但是还得和其他同志交换意见,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往外说”。石爱国特意嘱咐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