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5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扭头,看着她:“不走了?不是说不做了吗。”
  贺兰婷说:“现在不走了,不行吗。”
  我问道:“真的假的。”

  她没回答我。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我心里高兴,靠过去说道:“爱死你了!”
  说着过去就要亲她脸。
  啪,一声。
  我捂住了脸。

  刚才是她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她说道:“滚远点!”
  我又问道:“我是心里高兴,你是真的不走了,选择留下来了,是吗?”
  贺兰婷说道:“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骗你玩的,不要当真。我还是要走的。”
  我怒道:“你麻辣隔壁。有意思吗!”
  贺兰婷问我道:“你用粗口骂我。”
  我说:“是,我骂你,怎么的。”
  她点了点头,说道:“滚下车!”

  然后她刹车,靠在路边。
  我看着贺兰婷发怒的那样赶我下车,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她真的生气了。
  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于是道歉道:“对不起嘛。”
  贺兰婷骂道:“给我滚下去!”

  语气极为强硬,毫无商量的余地。
  我说道:“这,你让我在这里,跟上次一样,我怎么打到车嘛。”
  贺兰婷从中控台拿了一瓶喷雾,我一看就知道什么东西。
  防狼喷雾。
  我一挡住眼睛:“我滚!”
  急忙的连滚带爬的下了车。
  她一脚踏油门,消失了。
  靠,太残忍了。

  真有把我扔在这里,有车了不起啊。
  每次都这样。
  说话不和,就直接发火,发火了就把我赶下车,算你狠。
  走了一段路,打了车。
  她说她会在监狱里做下去,不离开,是真还是假?
  是为了我,不忍离开,或是因为其他原因。
  或者真的是逗我玩。
  好在,目前还有个朱丽花,花姐,哪怕我离开,花姐也会帮着我。
  回去了旅馆里。
  这段时间,想事情太多,担心的太多,睡觉都睡不好,上班也晕晕沉沉,白天也是晕晕沉沉。

  回到了旅馆,躺下来,睡觉。
  本来不想睡觉,但是实在累。
  睡了一会儿后,响了。
  陈逊找了我,说后街有事,需要我去处理。
  我迷迷糊糊问什么事。
  他也不说。
  好吧,那就去处理吧。

  我洗了脸,过去了。
  结果,从沙镇过去,在明珠酒店那里,门口,就看到很多人了。
  这场面,熟悉得不得了。
  明珠酒店纠集着一大帮人,一看就是我们的人,明珠酒店对面,是东趣酒吧,楼下也是一大群的人。
  司机开车过去的时候,说道:“是在打架了吗。”
  双方对峙的人,不下于百人。

  在我们的队伍中,有陈逊的人,也有之前我们收编的什么竹筏竹林的一大帮人。
  而对面,不知道哪帮人。
  车子开过去了后,我让司机放我在这里下车了,我给了陈逊打电话。
  陈逊问我在哪,我说明珠酒店过来。
  他把车子开过来到我身旁,我上了他车上。
  我指着那边隔着马路的两帮人:“怎么呢这是。”
  陈逊说道:“明珠酒店,我们的人。”
  我说:“我知道。”

  陈逊指着对面:“那边,明媚美容店叫来的。”
  我说道:“靠,环城帮!”
  陈逊说:“是环城帮,直接从沙镇过来了。过来这里用不了几分钟。”
  我说:“**这群王八蛋,抢了沙镇我不管,连我们后街也来抢了吗。”
  陈逊说道:“是手下去收保护费引起。”
  竹筏竹林去收保护费,然后,他们拒交,然后就闹起来了。

  我问:“为什么拒交。”
  陈逊说:“他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说:“没把竹筏竹林的放在眼里吧。”
  陈逊说:“闹大了,他们叫人,我们也叫人。”

  我问道:“这么说来,他们的连锁店要开业了啊。”
  陈逊说:“已经放了鞭炮,说是试业。”
  我说:“到别人的地盘,还比别人嚣张,环城帮是真的想占了这里不成。沙镇的还没打下,连我们后街的也要弄了?维斯不是不知道,上次喝酒的时候,龙王也给他介绍了彩姐的人管着后街,我和你替着彩姐管,他还来闹事。分明是没把我们放眼里了!”
  陈逊说:“既然不放在眼里,那就先打了再说!”

  我说:“别冲动。我担心,他们真的都有带枪。”
  陈逊说:“带枪也要打,已经踩到地盘上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倒是,在自己地盘都说不了话了,他们还敢拉人来对打,那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陈逊看着我,征询的目光。
  我咬咬牙,说道:“打也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但,做好了开打的准备吗。有把握吗”

  陈逊说:“让人迂回包抄到了后方,打算突然袭击。”
  我说:“好,妈的,维斯这家伙挺自以为是的,就给他们一点教训,不然,在桌上吃饭,看他嚣张呢!打吧,但,教训就好,别闹出太大事。”
  陈逊拿了,打给了手下。
  手下却说道:“他们现在正在上车走了!”

  我抬头看,果然,他们在急忙的上车走人。
  怎么了?
  陈逊问我怎么办。
  我说:“先看看情况。”

  不一会儿,没到两分钟的时间,刚才黑压压他们的人,一下子就全上车跑了。
  也没见丨警丨察出来啊。
  陈逊忙让手下散了。
  我纳闷了,这几个意思呢。
  陈逊说道:“让手下去查吧。”
  然后他打了电话给手下,让手下跟上去,看是怎么回事。
  看天黑下来,陈逊说道:“饿了吗,先吃点东西吧。”
  我说:“好。”
  看着陈逊开车回饭店路上,我说道:“回去吃吗?”
  陈逊说:“回去吃。”
  我说:“改个胃口,吃点其他的吧。我和你喝点酒。”

  陈逊说:“去哪里吃?”
  我指了指路边烧烤摊。
  陈逊问:“这儿?”
  我说:“是。”
  陈逊停好了车。
  两人在路边烧烤摊,点了烧烤,炒粉,田螺,点了啤酒。
  我说道:“我以前读高中的梦想之一,就是天天晚上都能吃烧烤喝啤酒。”
  陈逊说道:“我是小时候家里穷,经常没肉吃,吃了一次烧烤后,就梦想长大做烧烤摊老板。因为天天有肉吃。”

  我哈哈一笑,说:“真是有意思啊。”
  日期:2016-05-01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