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是开完了,黄敬祖内心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会上,代表赵书记一系的武副部长肯定了乡里的工作,也就说明赵书记是满意的。不管从那方面来说,能得到县委一把手的肯定,都是好事。
  忧的是,冯志国最近接连惨败,尤其是在常委会上弄巧成拙。不但没把楚天齐搞臭,楚天齐却转瞬成了大英雄。而且本来能够争取的几个位置,也只得拱手让人。现在冯氏一系人心惶惶,有的人甚至已经在开始自谋出路了。
  现在冯志国败北,魏龙被抓,黄敬祖做为冯氏团队一个非谪系人员,这些天一直很纠结。
  同时黄敬祖也有些庆幸,庆幸楚天齐没有被整倒。否则,楚天齐会不会孤注一掷?会不会对冯志国展开报复?会不会因此而揭发自己曾向温斌泄露举报信的事,全县人都知道自己是冯志国的人,难保楚天齐不会牵怒自己。
  黄敬祖还庆幸,庆幸自己对楚天齐的示好是多么明智、多么有远见。一个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乡长助理就被提拔为副乡长,而且还是乡丨党丨委委员,照这样下去,保不准小伙子有一天就会位高权重。

  想到得意处,黄敬祖不禁哼起了小曲,心中的恓惶一扫而光。
  宁俊琦办事效率很高,在武副部长走后的第二天就召开了乡长办公会,上午九点会议正式开始,地点就是乡长办公室。
  在温斌没有调走之前,连楚天齐算在内一共是五名副乡长,现在只剩下四名副职了。
  乡长办公室不大,宁俊琦坐在自己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其他四人坐在正对着她的沙发上。四名副职把手中的笔记本摊开,放在旁边的茶几或是沙发扶手上,等着宁俊琦说话。
  宁俊琦虽然到乡里只有半年来的时候,可在几名副职心中的威信却挺高。
  一是因为她在平时开会或日常工作中,一般不随便说话,而是先倾听,后发言。不说话便罢,一说话总能说到关键点上,大家觉得她有能力。

  二是她平时不苟言笑,尤其不像大多数乡干部那样“出口成脏”,所以她说话虽然和气,但副职却不敢在她面前口无遮拦。当然了,在只有她和楚天齐在场的时候,他们往往说话随便很多,但这只能算一个特例了,而且别人也不会看到这个样子。所以,她给人的另一个印象,就是说话有水平。
  三是她能以身做则,对于一些硬性规定,她在要求别人做的时候,首先自己会做到,大家觉得她正直、公正。
  四是对于下属做错事情,她也会分出轻重缓急或是有意无意,分情况进行处理。对于原则性错误,绝不手软、严肃处理。对于一些非原则错误,又能给人以改正的机会。大家觉得她赏罚分明,既坚持原则,同时又不乏灵活。
  五是她是省委组织部指派下来的干部,自然就带着光环、权威,甚至一些神秘,这又增加了她的威严。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呢,就是说一件事,关于分工的事。”宁俊琦说到这里,看了一下面前的众人。
  在座各位也大致能猜测到一些今天的开会内容,倒也没有表现出惊异。不过当听到乡长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也不免内心充满了期待,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分管工作还是很在意的。“好”工作都想继续去分管,“不好”的工作尽量不要落到自己头上。
  “大家说说吧,对于下一步的分管工作都有什么想法?”宁俊琦看似随意的说道,说完后,略带笑意的看着各位副职。
  众人互相对望一眼,又都低下头看着手中摊开的笔记本,心里都在想:这可真新鲜,问我们有什么想法,当然是分管好工作了。可谁又能说出来呢?而且自己认为好的工作,现在不是自己正分管着,就是面前几位副职分管着,难道还能从别人的手里抢过来?
  所以几位副乡长都没有说话,楚天齐也在心里纳闷:分工就由乡长直接定呗,为什么要问大家的意见?
  “看来大家都不好意思说,那我就一个一个征求意见了。”宁俊琦很有耐心的说道,然后叫道:“刘副乡长,你有什么想法谈一谈。”
  “我,我服从乡长的安排。”
  “郝副乡长,你说一说。”
  “服从乡长安排。”
  “蒋副乡长,你呢?”

  “服从乡长安排。”
  “楚助理,不,楚副乡长,你有什么想法?”
  “服从乡长安排。”
  一圈问下来,都是“服从乡长安排”。这其实就是预料中的事,如果单独交换意见,还可能向乡长说一下想法。现在大家都在场,如果说了自己中意的分管项目,不是让人觉得自己要吃独食,就是给人以“抢食”的把柄。
  看大家态度如此“诚恳”,宁俊琦似乎还有些“免为其难”的说:“好吧,大家既然觉悟这么高,那么我就说一说吧。”说完,她直接说道:“刘副乡长在原分管工作的基础上,再分管……”

  不到五分钟,宁俊琦就把工作分工安排完毕。这次分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除了原来温斌分管的财税工作由乡长宁俊琦直接主抓外。其余四名副职分摊了原本五名副职分管的工作,每个人的工作量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增加。但大家很高兴,因为分管工作多,相应的权利范围也就更大一些。
  楚天齐的分工,现在变成了农林牧副渔、招商引资、国土资源、旅游、交通、教育、政法等内容,这些工作以前都是由温斌分管的。相对来说,楚天齐新增的分管内容更多一些,当然了,农林牧副渔和以前说的农业是一回事,只不过现在是分开来说罢了。
  但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第一,当时自己有言在先“服从乡长安排”,现在还能说什么?第二,自己也多分管了一块工作,如果要是当刺头、闹意见的话,保不准哪天现有的分工也要被削减了。第三,招商引资、旅游、交通等虽说是大项工作,可到现在为止,在青牛峪乡来说简直就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项目,下面连一个人都没有配备。而且分管政法,就是分管麻烦,尽是婆媳不和、邻里纠纷、打架斗殴的破事。

  大家对于乡长的安排,纷纷表示“同意,服从安排”,此时楚天齐明白了宁俊琦开始为什么要“多此一问”,其实就是让大家无话可说。看似几句话,一件小事,却说明宁俊琦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很有一些手腕的。
  会议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宁俊琦只是对大家的工作整体提了要求,对各自的分管工作没有提到,因为有的工作是第一次分管,需要副职们有一个熟悉过程。
  散会后,大家从乡长办公室出来,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楚天齐刚刚收拾完准备出门用的东西,就接到了宁俊琦的电话,要他再去一趟。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找自己,是因为去市里参会的事吗?不可能吧。刚刚在会后,自己已经和她打过招呼了。
  来到乡长办公室,楚天齐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等了快有一分钟了,宁俊琦还没有说话。他以为她在处理手头工作,他抬起头才发现,宁俊琦正在看着他。
  “乡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楚天齐忍不住问道。
  日期:2016-05-16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