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上前一步,接了过来。
  “给大叔用的,这是一款按摩仪,有说明书。是我朋友今天刚给寄到的。”宁俊琦又坐在了椅子上,说道。
  “乡长,这,这怎么好意思,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忙了。”楚天齐急忙推辞道。
  宁俊琦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这是给大叔的,又不是给你的。当然了,你以后少给我惹事就行了。”

  “那多少钱?”楚天齐继续推辞着。
  “领导的话你也敢不听了?这还没怎么着呢,尾巴就翘上天了。”宁俊琦一副领导的口吻说道,“别废话了,今天回家看看吧,要不又得好几天才能见到大叔了。”
  “乡长,这让我怎么感谢你呢?”楚天齐真诚的说道。
  宁俊琦无来由的脸一红:“行了,别麻烦了,你也不用感激涕淋了,走吧。”
  楚天齐没有再客气,出了乡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走了出去,宁俊琦轻轻的骂了一句“真不害臊”,因为就在刚才楚天齐说到“我怎么感谢你”时,她想到了楚天齐曾经说过的“以身相许”的玩笑话。

  楚天齐提着按摩仪,边走边想,宁乡长这个女孩很细心,对我也很不错。想到这里,他在心里自嘲道:“不要胡思乱想了,这只是领导对下属的正常关心而已,就好比黄书记给自己配电脑的性质一样,主要还是为了鼓励自己好好工作。当然了,一个是用公款,一个是用私人款项罢了。”
  “楚助理,这是要去哪?”
  正在低头想事的楚天齐抬头一看,要主任正从迎面走来。
  “哦,我回办公室。”
  说完,两人擦肩而过。

  忽然,要主任扭回头说道:“楚助理,您回家吗?一会儿,我和司机小孟要去下乡,正好经过你们村。”
  楚天齐就是一楞:难道要主任有特异功能,竟然知道自己要回家。不过楚天齐马上就释怀了:这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只是这却也是要主任的一种明显示好。要在以前,要主任是绝不会这么做的。
  “那太好了,我正准备回家,谢谢了。”楚天齐回道。
  “好,您等着吧,那咱们一会就走。”要主任说完,快步向前走去。

  楚天齐是将近中午的时候到的家。要主任和小孟进屋看过楚玉良后,没有留下来吃饭就走了。临走时,要主任故意等小孟先出了院子,然后硬是塞给了楚天齐一百元钱,说是给大叔买补品的。不待楚天齐推辞,要主任已经跑出去了。
  母亲和姐姐都在家,虽然已经中午了,却没有做饭。因为每年一到冬天农闲的季节都吃两顿饭。
  楚天齐洗过手后,就去给父亲按摩小*腿。
  父亲楚玉良头上的纱布和网罩已经取掉,伤口处有一条很不明显的疤痕,头发茬子大约有半寸长了。父亲的脸很清瘦,颧骨明显隆*起,下巴和鬓角处一片青色,看来是刚刚刮过胡子。
  虽然楚玉良已经卧床一个多月了,而且生活不能自理。但因为经常被翻身、擦洗,身上没有褥疮,也闻不到什么味道。
  楚天齐知道,在护理父亲的整个过程中,姐姐楚礼娟付出的辛苦最多。于是,真诚的说道:“姐,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就好像我不是家里人似的。”楚礼娟埋怨着弟弟,然后去外屋干活去了。
  姐姐无意的一句话,又挑动了楚天齐的神经,让他不禁唏嘘不已。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楚天齐见弟弟还没回来,就问道:“妈,这么冷的天,礼瑞还在山上住?”
  “不在了,他在前天出门了,说是到郊县去请教果树的事去了。”母亲尤春梅回答了楚天齐的疑问。
  妞妞回来了,大家开始吃饭。在吃饭的时候,楚天齐说起了要到市里参加表彰会的事情。母亲和姐姐都很高兴,妞妞更是自豪的拍着手说“舅舅是大英雄”。
  母亲忽然忧心忡忡的说道:“妈不盼你们当什么英雄,只盼你们平平安安的。”
  楚天齐当然理解母亲对子女的一片心。
  晚上,楚天齐和父亲睡在了西屋,母亲和姐姐、妞妞去了东屋。
  楚天齐又给父亲翻了翻身,撤换出了父亲身下尿湿的布垫子。虽然看着很简单,楚天齐却也费了好大的劲才做完,不知道平时姐姐一个弱女子是怎么做的?可能是姐姐做的熟练了,方法更对头吧。

  因为父亲昏迷不醒,姐姐楚礼娟已经成了半个护士。她每天都要分三次给父亲输一些医院开出的营养液,多次给父亲翻身,多频率的进行按摩,母亲在旁边进行一些辅助工作。
  因为父亲受伤,全家人都憔悴了很多。父亲本来是一米八的个头,受伤前体重有一百七十斤,现在却瘦成了皮包骨,估计连一百二十斤也没有了。母亲瘦的几乎脱了相。而姐姐也是眼窝深陷,面色腊黄。弟弟自从上次献血后,脸色一直有些不正常。要说身体好一点的,就数楚天齐了。
  父亲依然静静的“沉睡”着,看不到明显复苏的迹象。父亲体温较正常体温略低一点,但相对稳定。他每天都要通过输液管补充营养液,营养液还能一滴滴的流入血管,尽管很慢很慢。他每天都要排尿很多次,在医院时是用大块的尿不湿解决。长期使用尿不湿,成本也很高。出院后,只好给他身下垫上布片,布片下面再垫上一层塑料布。姐姐随时用干的布块和塑料布进行替换,因此,院里的晾衣绳上每天都会挂着尿布和塑料布。

  给父亲翻完身后,楚天齐抽了一支烟,然后躺在热炕上。身底下暖乎乎的,只是胳膊一伸出来,屋里却有些冷,楚天齐是穿着秋衣躺下的。
  此时,东屋电视机里传出电视剧主题曲的歌声: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我长大后……”
  听着熟悉的旋律,楚天齐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小时候的场景,眼中瞬时布满水雾,紧接着断线的水珠滚落脸颊。
  第二天,天不太亮的时候,楚天齐就坐上了班车,到乡里的时候才七点多。他去食堂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个馒头,就到办公室处理手头的工作。
  离十点钟还差十多分钟的时候,楚天齐就到了会议室,因为是乡里全体人员都参加,此时的会议室里已经有了很多人。见到楚天齐进来,大家都和他打招呼,有的人甚至热情的到近前来攀谈几句。
  刘文韬进来了,坐到了楚天齐旁边。楚天齐和他打过招呼,他在楚天齐的肩上拍了拍,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很快,参会的人陆续到来,只差书记和乡长了。
  马上就十点了,会议室外响起了说话声,众人抬头向外张望。只见有四个人向会议室走来,走在中间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和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子,男子短发方脸,女子盘发圆脸。左右两侧相陪的是书记黄敬祖和乡长宁俊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