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2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般处心积虑,肯定不是因为我惹到了他,而是有人出了门路,准备摆平我。
  我在瞧见那一拳的时候,脸上却挤出了一份微笑来。
  对方想打我,而我也是瞌睡了送个枕头上门。
  我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准备发泄呢。
  当那拳头即将砸到我的鼻子上面时,我骤然出手,先是抓起一根铁索,猛然缠住了那人的手,然后抓着他的脑袋,往墙上猛然砸了过去。

  砰!
  我能够听到墙上隐隐传来的金属之声,知道即便这墙壁不是钢板,但里面绝对有金属填充物在,保证着牢房的稳固。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更加低落了去,手上并没有停,将独眼龙的脑袋不停地撞到了牢房的墙壁上去。
  我一直恶狠狠地砸了十来下,弄得那人都昏迷了过去,方才罢休。
  我扔开了那人在地上,然后躺在床上眯了起来。

  如此一夜就过去了,次日,有人将门上的窗口打开,对我说道:“嫌疑犯陆言,提审。”
  我说哦,好。
  那人喊道:“嫌疑犯陆言,限你十秒钟内靠墙站好。”
  我照着做,便听到铁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人探进了头颅来,显得十分谨慎,瞧见我坐在床上不动弹,方才放心,开门走了进里。
  结果他一开门,就瞧见躺在地上的独眼龙,顿时就是一惊,大声喊道:“你对他做了些什么?”

  我淡然说道:“不知道,他也许是喜欢躺地上睡吧?”
  那人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朝外面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人过来查探独眼龙的伤势,而最开始那人却押着我,一路走过了甬道,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
  我被人安置在了一个铁椅子上面,光禁制都有里三层外三层。
  我等待了半分钟左右,香风一阵,却有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制服女,跟着白处长走了进来。
  两人坐定之后,那个制服女主动跟我打招呼:“你好,我叫黄菲;这是我们白处……”
  制服女黄菲与白处长两人坐在了桌子后面,白处长轻轻咳了一声,而黄菲则掏出了本子和笔来,并且将录音笔给打开。
  我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黄菲,似乎感觉这个女人有一些面熟,好像哪儿见过一样。

  砰!
  瞧见我这般肆无忌惮,并且不把他放在眼里,白处长顿时就是一股子怒火,猛然一下,手掌拍在了那审讯桌上面,然后冲着我吼道:“你老实点,知道不?”
  我瞧见黄菲都给这家伙拍桌子的样子吓了一跳,忍不住笑了,说你至于么,瞧你那色厉内茬的样儿,有事说事。
  白处长阴着脸,眯眼盯着我,说陆言,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对吧?
  我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讲人话。
  白处长霍然站起了身来,走到了我的面前,晃来晃去,口中说道:“告诉我,六天前的时候,你人在哪里?”
  我说我在鲁东烟台……
  白处长断然否定了我,说错,你绝对不在烟台。
  我说我钱包里面应该还有车票,你自己看咯。
  白处长猛然挥了挥手,说那是你这两天的事情,我问的,是你六天之前——你说你在烟台,那好,你告诉我,你在烟台干什么,在哪里?有人证还是物证?住酒店的话,哪家酒店,不住酒店的话,有人帮你作证么……

  我的证人,洛小北算一个不?
  或者屈胖三……
  我没有话说了,那个时候我特么的在荒域,不过这种事情,跟这帮酒囊饭袋说起,他们未必愿意采信。
  而且我也不想将荒域的事情说出来,这是一个秘密,太多人知道了,反而不好。
  我没有说话了,白处长却得意了起来,沉声说道:“六天前的凌晨三点钟,在张家界索溪峪的一条山道前,有一辆江铃皮卡开过,结果被人袭击,袭击者总共两人,用残忍的手段将车里面的三人杀害,其中还包括一个孕妇,另外两个一人重伤垂死,而另外一人跌落了山崖,反倒得以逃生——回忆起什么来了没有?”
  我摇头,说不知道。
  白处长冷然一笑,继续说道:“那辆皮卡车里面拉着的人,其实是永定大户、梭子门齐万三的妻儿和门人保镖,护送一批财物离开,而那财物之中,有一件宝贝,叫做夺姹珠。就为了一颗珠子,你陆言居然就做出那般伤天害理的事情来,还敢不认?”
  我说事情的确让人遗憾,不过你塞我头上来,又是怎么个意思?
  白处长哈哈一笑,说天理昭昭,你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么?告诉你,那个跌落山崖的门人其实是我们局的卧底,他可是受过专业性的记忆训练,只要看过一眼,就能够用素描还原的,想不到吧?
  我说你到底想说个啥?
  白处长冷声说道:“梭子门虽然跟邪灵教鱼头帮张家界分舵有一些过往,不过现如今也算是正经宗门,齐万三的两个徒弟还在湘湖省局供职。这件血案一出,立刻引来了上面的高度重视,组成了强大的专案组,并且连通各地有关部门进行稽查。很快那位卧底的同志就被找到,并且提供了你的画像来,经过技术还原,现在已经很肯定是你作案了。当然,我们找你过来,也是希望你能够交待你的同伙,以及夺姹珠的下落,好戴罪立功,减缓些罪恶。”

  我说那夺姹珠是个啥子玩意,有啥作用没?
  白处长冷哼一声,说你别装傻,那夺姹珠乃两百年前洞庭湖一大蚌之中剥离的奇物,佩戴之,能够益寿延年,更妙的是能够让女子容颜永驻,六十岁宛如十八娇儿,盛名久远。
  我说哦,原来是女人用的东西,你觉得我会为这东西去杀人越货么?
  白处长回身,从审讯桌上面抽出了一张纸来,是复印件,他拿到了我的眼前来,拍了拍,说你自己看看,这不是你,又是谁?
  我凝目一望,发现那纸上有一男子,剑眉星目,的确有七八分像我,不过……
  我用下巴指着那人唇边的两撇胡须,说喏,你看,那人有胡子!
  白处长瞪了我一眼,说别狡辩,两撇胡子,淘宝上十块钱一副,还送胶水,你想糊弄谁呢?
  我呵呵一笑,说没想到白处长还用淘宝呢?

  白处长说谁说不是呢,我家那败家娘们儿——咳咳,你到底还是不承认对吧?
  他后面的话语却是高了八度,一下子就变得很凶起来,我瞧见黄菲在后面嘴角往上翘,似乎想笑,又得憋住,很辛苦的样子,呵呵一乐,说我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你压着我的头,我也是这么说。
  白处长说你真是个犟驴啊,好、好,你等着,等湘湖那边的专案组过来,把你带走,到时候当面对质,你就后悔现在没有坦白了。
  我闭上了眼睛,说对,我也很期待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