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5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王说:“他刚才说明白了,感谢我们请他吃饭,他不想欠我什么,送我这个。他说的那些话,意思就是不会和我们合作结盟,自己去拿了沙镇,而且,不排除将来和我们有开打的可能。”
  我说道:“这家伙真**狂妄。”
  龙王说道:“他不是狂妄,他是有底气。有可以征服的底气,有实力。”
  我说:“有实力,就这么狂妄了。连我们都不放在眼里,还想跟我们对敌。”
  龙王说:“先别去惹他,这家伙不好惹,环城帮现在的确如他所说,已经成了第一大帮了,不论是钱,人,实力,都和以前大不同。”
  我说:“不是我想和他们对敌,你刚才听他的话,摆明了那意思就是不会排除将来和我们有利益冲突的可能,而且,连我们的地盘,他可能都会动。”
  龙王说:“他说得对,有本事,就占着,没本事,他们不抢,别人也会抢。不怪人家,只能怪自己弱。”
  我说:“我也不会想和他们闹,惹他们,不过,我担心他们先来惹我们。假如,他们真的攻下了霸王龙黑衣帮,他们就不会是第二个黑衣帮了吗。他们已经拿下了贾村,旧街,圆村,如果拿下了沙镇,那我们和他们地盘临近,鬼知道我们是不是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也许,他们的野心,就是吞并我们。”
  龙王陷入沉思。

  我说道:“不过,给他们吞了沙镇,也好过霸王龙还在那,霸王龙更加不讲道理,更加狠,动不动就想弄死人。”
  龙王问我道:“你又知道维斯不狠?”
  我看着龙王。
  龙王说:“到时候,我们成了他们的对手,你看看他还会不会跟我们那么讲道理。”
  我说:“靠,看来,真的是只能壮大我们自己了。”

  当初谁也没想到,这格局会被不起眼的环城帮打乱,这危险的对手,突然一夜间异军**,吞了几个帮派,现在,连我们他们也想着吞了。
  龙王手指轻轻敲着桌面,问我:“你有什么想法。”
  我说道:“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要联合,不论对手是霸王龙,还是环城帮。可我们不去惹他们,他们未必就不来惹我们。既然他们想弄掉霸王龙,让他们上吧。”
  最好把康雪霸王龙等等小人全先弄死了,然后再考虑下一步。

  龙王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们打,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我说:“这所谓的坐收渔翁之利,就是背后捅刀子吗。先看着他们斗,打完了,我们再出兵,给他们胜者背后捅一刀,行了,我们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龙王说:“这会不会太阴险。况且,环城还没和我们决裂。”
  我说:“靠,到时候错过了机会,他们占了沙镇,再来对付我们的时候,就晚了。”
  龙王说:“最好先不要挑事,不然的话,我们在道义上先输了。”
  我说:“道理是这么说,不过,等他们真的占了那里,再来对付我们,我们后悔都来不及。”
  龙王说:“我们不能对不起别人,假如到时候他们真的那么不仁义,来攻我们,我们有了他们侵略的口实和证据,再反抗,也不怕他们。他们在道义上输了。”
  我说:“好吧。你说的也对。”
  是否,这个城市,又要因为环城帮的介入,变得更加的乱。
  而西城帮,龙王,我们,我,得到的又是什么。

  上着班,贺兰婷找了我。
  我过去了她的办公室。
  贺兰婷一脸严肃。
  我走进去,看了看靓丽如仙的她,然后自己去拿水喝。
  我说道:“干嘛这副脸色。”
  贺兰婷说道:“我可能,不做了。”
  我把水杯放下,问:“不做什么?”
  贺兰婷说:“不坐在,这个位置。”
  我看着她坐的椅子,说道:“不坐在这个位置?好事!”

  贺兰婷说:“什么好事?”
  我说:“是要高升了吗。要做监狱长了!靠!太好了,早就**等你这一天了!你要是做了监狱长,把我提拔起来,做副监狱长,然后我们炒了让我们不爽的人,什么康雪什么狱政科科长的,全部赶回家上山放牛!狱政科让我不爽的人,全都赶回家种田!什么时候去?”
  贺兰婷说:“是不做了,不干了。什么都不干了。离开这里,卸任。”
  我说:“呵呵,你开什么玩笑。”
  贺兰婷说:“不是玩笑。”
  我走过去,靠近了贺兰婷,问道:“呵呵,你说,不是玩笑。”
  贺兰婷轻轻点头。

  我一下子,心里拔凉:“你要离开,卸任,离职,不做,不干。”
  她不干了,那我呢?
  我问:“你不干了,那我呢。我怎么办?”
  贺兰婷说:“走。离开。”
  我问:“你不干了,那你干什么。”

  贺兰婷说:“我可以干的事情很多,我没必要,也不需要一定干这个。”
  我说:“你这样不行的表姐,你始乱终弃你知道吗。那我呢,你这样算抛弃我了吗。”
  贺兰婷说:“世道险恶,早离开早脱身。我以前太天真。”
  我说:“你放弃了?”
  贺兰婷说:“我放弃了。”
  我说:“靠,你就这么放弃了!”
  贺兰婷说:“我爸差点被人害得身败名裂。这,是教训。”
  我说:“我受到的教训,远远比你受到的多。老子都快被人打死了。”
  贺兰婷说:“我可以死,但是我不能让父亲受苦。我折腾得起,我不能让我爸折腾。”
  我问:“他也怕了。”

  贺兰婷说:“只怪敌人太强大,后台太硬。”
  我问:“然后呢。”
  贺兰婷说:“识时务为俊杰。”
  我说:“呵呵,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不干了,你要撤了,留我一个人独自面对凶险的敌人了。”
  贺兰婷说:“以前我高估了我们自己,包括我爸,可是这里面的水,深不见底。他们的靠山,我们伸手够不到,别想扳倒他们了,离开。”
  我问:“然后呢,他们呢。”
  贺兰婷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会有一天,会有人出来收拾他们,可是现在不会。”
  我说:“呵呵,你太有意思了。”
  贺兰婷说:“离开。”

  我看着她。
  她说道:“叫你也离开!”
  我说:“我不离开!”
  贺兰婷说:“那你就是死路一条。”
  我说:“死就死。”
  贺兰婷一把抓住我衣领:“我不是危言耸听!”
  我说:“我不离开!我死我也认了。”
  我若是走了,李珊娜怎么办,柳智慧怎么办。
  最关键的,还是柳智慧,柳智慧,一定被人弄死在这里,我不会离开。

  贺兰婷咬咬牙,说道:“为什么不离开。”
  我说:“因为一些人,一些事。”
  贺兰婷说:“钱,对吗。离开,我给你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