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起风了,四、五级的风不时卷起路边的灰尘和白色垃圾,拍打在身上,甚至脸上。尽管竖起了风衣领子,外面还围着围巾,可冯志国却依然觉得身上冷嗖嗖的。抬头看了看,天空是灰色的,就像自己的心情一样。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没想到现在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但冷静下来,冯志国觉得不是没想到,而是侥幸心理和先入为主的思想使然。如果不是对楚天齐抱有成见,如果不是因为魏龙和侄儿的撺掇,如果不是自己准备顺便打击赵中直,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如果没有这些如果的话,那么和自己八杆子打不着的上丨访丨事情,怎么会和自己扯上关系呢?又怎么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呢?现在可倒好,为自己的人没有谋到实惠,反倒成全了姓楚的,尤其是侄儿冯俊飞的事也被有意识的忽略了,自己更是连提都不能提。
  忽然,他的心中一动:艾钟强不是要辞职了吗?这是好事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燃起了希望,立刻觉得身上暖和起来,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起来。
  卸掉包袱的楚天齐,心里一下子敞亮了。现在,再也不用想着应对董桂英等人上丨访丨,也不用惦记“无故失踪”的事,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之所以说是“几乎全部”,是因为他还要分散一些精力惦记着父亲的病以及常文的情况,当然他知道这些也不是着急的事,只能慢慢来了。
  回到乡里后的几天里,楚天齐集中把农业和教育工作又梳理了一下。他觉得有几件事需要抓紧去办和跟进。
  上报到县政府的关于校舍的方案还没有着落,电话问了几次,还是没有进展。即使县里以后有了批复,又能批复多少?其余的大部分还是需要从其他渠道筹集,怎么筹集还是需要提前做出更详尽方案的。
  几个村种植的当归药材,明年也该成材了,可是销售的渠道还没有着落。当年让村民种植时,乡里对于药材的销售可是大包大揽的,不光应承了包销,而且就连销售价格和利润都做了承诺。虽然当时乡里的做法非常欠考虑,但承诺的事就要去落实,当然,至于价格的事现在还说不准,不过也要尽力去争取。再退一步讲,即使当初乡里没有承诺,现在面对村民的困难,乡里也是有义务去帮着解决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乡里的职责所在。

  七个村的蔬菜种植虽然取得了成功,可是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必须在来年解决。首要的问题就是建冷库,可是钱从哪来?怎么管理?这都是需要考虑和运作的。对于种植户的统一管理如何来做?靠什么人或什么机构来做?蔬菜的商标和有机认证怎么去做?这些都需要拿出方案了。
  另外,就光靠蔬菜种植的话,农民增收毕竟是有数的。而且据传言,明年有的乡镇也要种植蔬菜了,市场需求情况和前景怎么样也需要调查。那么,还能为乡里引进其它什么致富项目呢?
  以上这些问题,楚天齐都想过,也拿出过好多方案。但现在来看,很多方案还需要改进,而且更需要着手推进和实施。当然除了这些事,还有很多零零总总的问题需要解决。
  这一阶段尽是被这样那样的破事牵扯精力,无形当中对于自己的正事反而关注少了,现在看来积压的工作还是很多的,而且有些还是很棘手的。
  让楚天齐庆幸的是,现在有了电脑,储存、整理、查询、修改资料要方便的多,而且也节约时间,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就因为电脑的事,也让有些人眼红,明里暗里多颇有微词,但这不是楚天齐考虑的事,反正我这是乡领导给配备的,也不是我自己要的。

  关于楚天齐恢复名誉的“通告”,在常委会后的当天,组织部就电传全县各科局和乡镇了。经过一周的时间,全县都传播开了,尤其是老百姓也几乎都知道了。因为通告里不光有楚天齐多么英勇无畏、无私奉献的表述,更有协助破获特大贩*集团的说明。毒*品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充满了神秘,也离得很遥远,因此对于此类信息更加感兴趣和有刺激感。
  一下子,楚天齐这个小伙子被罩上了众多的光环,当然大多数的光环都是在人们口口相传中,被有意或无意赋予的,有些纯粹是被“演义”的。一时间,楚天齐成了人们心目中顶天立地、勇斗黑恶的代名词。当然也有人持怀疑态度,怀疑是否确有其事,或是言过其实。
  同时,有几件事在全县的党政事业单位,甚至在民间传播开来。
  第一件事是关于常委会上,赵中直、冯志国“斗法”的传言。传言说,冯志国本来想利用楚天齐的事把赵中直斗倒,而且冯志国已经联系了强大的支援团队,在常委会上对赵中直发起了进攻。一开始赵中直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
  在关键时刻,忽然有人倒戈,尤其是上面来人支持了赵中直。结果,冯志国被赵中直打得丢盔弃甲,好不狼狈。现在大部分人都说冯志国被打的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了。也有人不以为然:“外地佬怎能斗过坐地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赵中直只是一个临时交流过来的外地人呢。”
  越是这样扑簌迷离、不易直接求证的事,反而越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而进行关注。
  第二件事是关于艾钟强的传言。传言说,艾钟强的秘书任跃祥涉嫌贩买*品被逮捕,艾钟强也涉案其中,现在正被组织调查。还有一个说法是秘书受贿,艾钟强也难以自保。当然更有意思的传言是,说秘书是代替县长受过。反正,不管是按照哪种传言情况看,人们认定艾钟强是要倒霉了。
  第三件事是关于楚天齐的,有说县里要让他当乡长的,也有说让他当常务副乡长的,更有离谱的说让他当乡书记或是县里局长的。总之,说楚天齐要升官了,因为他立功了,更主要的是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的人。
  上面的这些传言,楚天齐也有所耳闻。因为对于其中的有些事情,他确实知道一些,所以也就没有像有些人那样盲目的去肯定或否定。
  关于自己的传言,他倒认为真是传言。才到乡里上班不到一年,怎么会提拔?还什么乡长、常务副乡长的,开什么国际玩笑?当然了,他心中也有一点点期盼,期盼万里有个一,谁不想进步呢?至于乡长、常务副乡长的职务,他可是连想都没敢想,人要有自知自明,如果上班不到一年的话,就提拔个一级半级的,那也太神奇了。
  在楚天齐面前,对传言说的最邪乎的就数王晓英了。
  早上刚一上班,王晓英就进了楚天齐的办公室。一看王晓英又没敲门,而是直接闯进来,楚天齐很不高兴,心里暗骂:没眼色。王晓英见楚天齐面色严肃,破天荒的退出去,重新敲了门,得到允许后才又进来。
  “楚弟弟,不,楚乡长,这还没任命呢,谱就摆上了。这要是真当了乡长,是不是还不让老姐进来了?”王晓英嘻笑的走向楚天齐,忽然叹了一口气,脸上也迅速换上了悲戚的表情,“唉,要真是那样的话,老姐可就伤心死了,枉费对你的一片心了。你不会那样的,对不对,楚弟弟。”
  楚天齐听王晓英越说越不着调,就用喝斥的语气说道:“瞎说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