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义平只是略微一楞,立刻接住了话:“书记批评的对,通过今天的事,确实说明了很多的问题,我这个做部长的有责任。我这里向常委会保证,一定要整肃部门工作作风,打造一个风清气正、识人善任的部委班子。”
  “义平部长的态度很好,有疥子就要挤出来。”赵中直点头称赞道,说完,转向冯志国说道,“冯副书记,你做为主抓人事的副书记,觉得组织部是不是该整顿一下了?”
  “是,是该好好整顿了。”冯志国急忙回道。他现在只能这么回答,几位副部长是自己建议列席会议的。现在魏龙被纪委带走,老张和老牛又当众被事实戳穿谎言。况且自己又被书记强调“主管人事”,不推出他们难道还推出自己这个“主管人事”的副书记去担责吗?
  赵中直用手关节敲击着桌子说道,“义平部长,一定要严肃整顿,决不姑息,打造一支素质过硬、作风正派、业务精通的组织干部队伍。”说完,挥了挥手。
  郑义平明白赵中直的意思,看向三位副部长,面色严肃的说道:“你们先回去吧,该反思的反思,该总结的总结,具体事项我会另行安排。”
  三位副部长站起身,冲着各位领导点头鞠躬,向外走走。
  “等等,那位同志叫什么名字?”赵中直在后面喊住了走到门口的三人。

  三位副部长又转回了身。
  走在最后的武副部长看见书记用手指着自己,还向自己点了点头,他心中一阵狂喜,有些激动的说:“报告书记,我叫武进忠。”
  赵中直微笑着对武进忠挥了挥手:“好,好,好,你去忙吧。”他连说了三个“好”,不知道是说武进忠的名字好,还是刚才回答的好,或者是今天表现的好,也或者是三者兼而有之。但总之,就是“好”,这就够了。
  和前面两人的蔫头耷脑不同,武进忠是昂首挺胸走出会议室的。
  会议室门再次关上,赵中直对着郑义平说道:“老郑,你给出一个对楚天齐任命的建议,让大家议一议。”
  郑义平答应了一声“好的”,开始发言:“既然要对楚天齐进行任命,那么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楚天齐这个人,以便大家对他有一个相对全面的介绍,从而能够为对这个人的使用给出最正确的答案。”说完,他翻动了几下笔记本,摊开一页,又接着说道,“楚天齐,男,玉赤县……”

  随着郑义平的介绍,有几个人开始频频点头,不知道是因为对楚天齐有更一步认识点头,或者是因为对楚天齐这个人认可而点头。
  在将近下午三点的时候,宁俊琦终于选购完毕,转了三个来小时,其实她就选了一件毛衫。
  二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很小的快餐店,因为好多饭店的厨师已经下班了,只有这间夫妻店接待了他们。他们要了一盘素炒西兰花和一盘辣子鸡丁,两人各要了一碗米饭,楚天齐还要再点,被宁俊琦以“不要浪费,点多了吃不了”给拦住了。
  购物转了好几个小时,楚天齐觉得特别口干,一上来就喝了很多的白开水。然后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小烟抽的真是解乏呀!楚天齐一边吐着烟卷,一边美美的想着。
  菜上的很快,吃的也很快,准确的说是宁俊琦吃的很快。就在楚天齐抽完两支烟,准备正式吃饭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自己面前的那盘辣子鸡丁已经只剩下少半盘了。他看着只见辣子几乎不见鸡丁的少半盘肉菜,和只剩少量汤水的素炒西兰花盘子,真是无语,这里的菜量可大呀,一盘至少顶大饭店的两盘还多。
  他一抬头,宁俊琦正用纸巾擦拭着油乎乎的小嘴,并且还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意思好像在说“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看着她的“示威”,楚天齐讥讽道:“不是声称不吃肉菜吗?结果现在就差把盘子吃掉了。”
  面对着他的“质问”,宁俊琦颇有风度的说道:“小楚同志,不是姐说你,你也太小气了,请客就点了两个菜。我是说过一般不吃肉菜,可今天不一般呀,就因为你的事,我早上连饭都没吃上。中午为了陪你逛街,更是消耗了我蛮多的热量,当然要补充了。说起来还要怪你,就这一顿吃完,我又得减好几天肥了,这都是受你的连累呀!”
  “你,你……”楚天齐面对着宁俊琦的巧舌如簧,一时有些有结。
  看着楚天齐的囧样,宁俊琦颇为“理解”的说:“小楚同志,姐理解你,你也不用因为少点菜而不好意思。还是你太实在了,我就客气了一句‘不要浪费,点多了吃不了’,结果你还当真了。另外我说的是‘点多了吃不了’,你这本身就不是点多了,而是点少了。你为了节省我理解,但好歹你这是第一次请我吃饭,我当然不能拂了你的美意,我如果不吃饱的话,岂不是让你惦记。不过说实在的,下次你还要请我的话就去大一点的饭店,以弥补你这次的失误。”

  被对方吃的几乎什么都不剩了,现在倒成了自己的不是,这是什么世道?楚天齐真是哭笑不得,于是不再言声,端起面前的米饭,把剩下的半盘辣椒和一点稀汤倒进了饭碗里,风卷残云吃掉了。就是这样,还弄了个少半饱,最后还是宁俊琦“理解”的又给他要了半笼包子,他才勉强填饱肚子。
  结完帐,二人上了车,开始向青牛峪进发。坐在后排座位上的宁俊琦,在后面一个劲的嘻笑,让楚天齐既莫名其妙,又耐何不得。
  忽然,他的脸上略过一丝笑意,然后偏着头问道:“你刚才一口一个自称‘姐姐’,难道你还能比我大?”
  宁俊琦听到这儿,“咯咯”笑了两声,然后调皮的说道:“讨厌,你不知道不能随便打听女孩子的年龄吗?不过呢,我知道你上学早了一点,又跳过级,所以你即使当过两年老师又到乡里上了将近一年的班,但是你现在的年龄只相当于大多数人大学毕业的年龄。我已经工作好几年了,当你的‘姐’你还觉得亏吗?不是姐说你,你到底还是年龄小不成熟,现在竟然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是不是呀,狗儿。哈哈……”此时的她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面对着宁俊琦的伶牙俐齿和“理直气壮”,楚天齐只得败下阵来,一声不语。他脚下猛点了一下油门,车子“嗖”的向前蹿去,引得宁俊琦一声尖叫:“楚天齐,你想死呀。你姐的头快被磕掉了,死狗儿……”不过,很快宁俊琦就不说话了,她已经睡着了。
  看来逛了半天街,她也累,只不过当时兴致很高并不觉得,现在吃饱喝足,再加上车子的晃动,自然就去见周公了。
  县委小会议室的常委会已经结束,各位常委悉数退场,冯志国没有像以前那样第三个退场,而是磨蹭到最后才出去。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冯志国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出了县委大院,向玉赤苑小区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