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8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人都是跟着何峰办了不止一个案子了,所以都没有吱声,他们明白何峰的意思,这就是时间长了形成的默契,就在大家准备收拾起笔记本准备回去时,何峰又叫住了大家。
  他看着屋里的这九个人,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都扫了一遍,沉声说道:“各位同志,你们都是我信得过的人,所以我才带你们来这里,虽然危险,但是机会很大,我有这个感觉,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干,关键的是要保密,因为我们的顶子就得靠这些人的血去染红,所以我不希望我的队伍里出叛徒,好了,我的意思言尽于此,各位好自为之,去吧”。何峰摆摆手,将这些人撵出了房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窗户上时,丁二狗还在酣睡,他昨晚耗费了太多的力气,虽然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再打太极十三式了,但是一浊道士教给他的吐纳之气还是很有用的,而且通过练习吐纳,他感觉自己的伤口也不是那么的疼了,但是他怀疑还是和欢喜极乐图有关系,毕竟,那玩意才是最补身体的,但是这些天倒是不能干坏事了,夏荷慧来的时候他央求了好久,夏荷慧就是不答应,没办法,只能是自己忍着了,可是忍来忍去他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离不开女人了。

  杜山魁没有打扰他,但是有一个人可不管这些事,来了之后,推门就进来了,而且手里还捧着一束康乃馨,放在了床头上后,一把拉开了窗帘,明媚的阳光一下子将丁二狗照的有点睁不开眼睛了。
  适应了一会之后,他渐渐睁开了眼,一个身穿警服,挂着一级警督警衔一个美人渐渐出现在自己眼前,形容她只需要一个词:英姿飒爽。
  “几点了,还在睡,昨晚没睡啊?”周红旗问道。
  “呀,你什么时候来的,昨天晚上还是今天早上?”丁二狗故作惊讶的问道。
  “还昨天晚上今天早上,你先看看几点了,都上午十一点了,怎么这么困啊?”周红旗不满的问道。
  “唉,反正我平时也没有什么假期之类的,这不是住院吗,正好休息一下,来坐下吧,站着怪累的”。
  “不坐了,我还要回去开会呢,我是偷着跑出来的,唉,到了这里才知道为什么湖州的治安差了,原来丨警丨察的时间都用来开会了”。周红旗无奈的说道。 

  “等会,等会,你说什么,开会,你开什么会啊?”丁二狗吃惊的看着周红旗,虽然知道周红旗调过来是早晚的事,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我今天上午已经入职了,送我来的领导都已经走了,他们说今天中午要给我接风呢,我这不是先来看看你嘛,再怎么说你也是为了救我们家的人受的伤,老爷子特意嘱咐我一定要过来看看你呢”。
  “真的,这么快,唉,要不说官二代办事好办呢,领导一句话马上就办,像我们这样的平头百姓,别说是升官了,光是进入到你们这个队伍里来都得祖上积德,要不然没门,这就看出来阶级差别了吧,谁说我们国家现在没有阶级了,我看现在阶级越来越多了”。丁二狗酸溜溜的说道。
  “你少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胡乱说话,小心把你专政了,行了,晚上我再来看你,你这人太不仗义了,外面那么多人等着看你呢,你倒好,睡起来没完了”。 

  “唉,我想过了今天就出院了,在这里实在是休息不好,你看看这一天到晚的,没有个安静的时候,实在是很不利于修养啊,对了,你这下来什么职务?”
  “省厅的意思是副局长,但是这个还要市里同意才行啊”。
  “嗯,石市长这边倒是没问题,这事我去说,但是我估计新书记定下来之前,你这事还是先往后拖拖吧,他们现在没时间理你这事”  。
  “无所谓,我正好先熟悉一下情况呗,对了李法瑞这个人怎么样?”
  “这个人在湖州藏得很深,不知道到底是谁的人,但是无论是谁的人,这个人和卫皇集团关系匪浅,不过,暂时你还是不要动了,现在主要的任务不是卫皇集团,而是蒋海洋,这个家伙在公丨安丨局有一个很重要的钉子,那就是谭大庆,这个人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下,估计将来的突破点就在这个人身上”。
  “嗯,我会注意的,你先休息吧,我走了”。

  “等等,还有,那件事联系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啊?”
  “嘿,就是安书记的秘书邸坤成啊,你不是说能联系上吗?怎么样?有戏吗?”
  “我和他老婆说了,我和邸坤成不熟,但是和他老婆熟,还没回话呢,你急什么?”
  “唉,不是我急,而是怕夜长梦多啊,现在湖州的形势有多紧急,你不知道啊,我担心上边失去了耐心,空降一个书记就麻烦了,我这又得好几年爬不起来”。丁二狗悠悠的说道。
  “哼,官迷,说到底还是为了你自己啊”。周红旗不屑的说道。

  “瞧你说的,不是为我,还能为谁啊,真是的”。
  周红旗白了丁二狗一眼,没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虽然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但是湖州军分区招待所的一个房间里却是乌黑一片,从屋里根本看不到外面,里外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龙港街道办的主任姜和平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昨晚确实喝多了,因为是已经辞职的前常务副市长王森林请客,虽然人家已经不是副市长了,但是对于像姜和平这样低级别的官员来说,王森林的面子还是很值钱的,况且是人家请自己去喝酒,自己哪能不去呢,自己以后还要在湖州混,王森林在湖州混了这么多年,还能没有几个朋友,万一到了自己的关键时刻,王森林的朋友能说的话的上话,自己不是赚了吗?
  况且再说了,这些做领导的,他们家里要是有个什么事,你去了,他们可能不记得,但是你要是不去,他们一准记得你,所以,谁敢不去啊 。
  日期:2015-10-1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