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8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爱国一听罗明江还有口谕,立刻不自觉的直了直身体,说道:“安主任请讲”。
  “罗省长的意思很清楚,目前的湖州一片混乱,不单单是洪水造成的,还有人为的,不单单是老百姓恐慌,干部也恐慌,这样很不利于接下来的灾后重建,所以目前湖州的第一要务就是要稳定,没有稳定的局面,什么也干不成,但是如何让稳定,要看湖州领导班子的智慧,特别是政府这边,一定要识大局,做大事,有担当,有些事,可大可小,如果一味的把精力浪费在内耗上,经济上不去不说,还会失去群众的信任和拥护,这是最致命的,希望湖州的领导班子能够切记”。安强像是传达什么精神一样说出了罗明江的话。

  这话说的太明白了,好几次说的石爱国眉头紧皱,可是他又不好说什么。这些话什么意思?是拉拢吗?还是让自己为蒋文山的离开保驾护航,可是蒋文山在湖州呆了这么久,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就算是自己有心,但是有那个力吗?
  可是既然这是罗明江特意托安强带来的话,自己要是不表态那是不给面子,不识时务了,可有一样,表态可以,我也可以不参与那些事,但是我可不能保证别的人做不出来。
  “安主任放心吧,我一定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保证湖州的平安稳定”。反正这些话不花钱不掉肉的,说了也是白说,我保证做工作,但是至于工作做不做的通,另当别论。
  对于安强来说也是一样,他要的也是一个态度,而且这样一个态度底下隐藏着什么,那不是他关心的,他关心的是石爱国是否当面给他这个面子,他能够回去交差就没问题了。 
  安强在石爱国的陪同下开完了座谈会,然后又和石爱国进行了只有两个人的密室会谈,当这一切都结束后,安强婉拒了石爱国的盛情邀请,理由是湖州正处在非常阶段,而作为市长的石爱国事情有很多,所以就不耽误他的事了,于是,安强一行坚持住到了外面的湖州大酒店,而没有住政府招待所。
  石爱国当然知道安强此来湖州,恐怕并不是为了所谓的记者被绑架这件事这么简单,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如何让蒋文山配合,保证蒋文山如何能够平安的离开湖州,这才是安强的第一要务,想到这里,石爱国不禁有点吃醋,罗明江真是够仁义,对于一个没用的人居然还这么照顾。
  可是对他这个大有潜力的人,居然用的方式不仅仅是拉,还有敲打,那句希望湖州市的领导顾大局、识大体、有担当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警告他石爱国不要多事吗?

  的确如石爱国猜测的一样,安强一行住进了湖州大酒店后,蒋文山也出现在了湖州大酒店,每次安强来湖州,蒋文山都会安排的天衣无缝,把安强伺候的妥妥帖帖,而安强也没有辜负蒋文山的盛情招待,作为办公室主任,接触老板的机会太多了,所以安强也在很多合适的机会替蒋文山说了不少的好话  。
  事实就是这样,有时候巴结住领导身边的一条狗都比结交和自己同级别的狼都管用,因为狼是要吃人的,尤其是喜欢吃和他差不多的,因为那都是相互的对手,而那条狗每天只是摇摇尾巴,就可以博得领导的欢心,试想一下,在领导身边有自己的人是多么的重要,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古代官员无论多么看不起太监,可是还是争先恐后的去给太监当儿子了。
  “兄弟,一路辛苦了,海洋,过来,见见你安叔叔”。蒋文山见到安强之后,非常夸张的张开双臂和安强来了一个拥抱,然后叫过身后的儿子,向安强介绍道,其实蒋海洋也不止一次见过安强了,而且和安强的儿子还有生意往来呢。
  “安叔叔好,一路辛苦了”。
  “你们爷俩这是干什么,我是第一次来吗?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用得着这样吗?”安强故作不高兴的对蒋海洋说道。
  “呵呵,对对,都是一家人,兄弟,走,老哥为你接风”。蒋文山拉着安强的臂膀进了宴会厅。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定这么一个大的地方,因为今晚没有别人,只有蒋氏父子和安强三个人,其他的一概都在门外候着,包括蒋文山的秘书江平贵。
  “怎么样?路上还好走吧,路面过水,现在又这么冷,恐怕是要结冰了吧”。
  “还好,白天没有结冰,但是晚上可能不好走,这不,晚上不走嘛”。

  蒋海洋殷勤的给安强斟满了茶,坐在一边一声不吭的看着两人谈话,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说话的时候,但是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个时候正是蒋家最困难的时候,一定要帮助老爹打完最后一仗。
  “罗省长身体还好吧?”蒋文山和安强的正式谈话,就从这一句开始了。
  “省长那边很好,就是担心你这里会不会出什么事,你也知道,在中南省,你是省长的铁杆,省长希望你这里一定要圆圆满满的站好最后一班岗,至于你的去处,省长正在努力,但是老哥你也要理解省长的苦心,他在省里也是不容易”。安强沉声说道  。
  当然了,这些都是宽慰的话,其实安强了解到的情况远比蒋文山知道的严重的多,别的不说,他们这个调查组前脚刚走,听说纪检监察室二室主任何峰已经带人直扑湖州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到了湖州了,只是好像湖州这些人还不知道呢。
  “我明白领导的苦心,兄弟,请转告省长,我蒋文山绝不会给领导丢人的,这一点我保证”。

  “哎,老哥,你这话说哪里去了,省长的意思是要看开一点,人都要老吗,包括省长自己也是,虽然这次的事突然了一点,可是你应该有这个思想准备吧,好了,这些事咱就不说了,倒是海洋这里有点麻烦了”。安强将话题引向了坐在一旁的蒋海洋。
  蒋海洋心里咯噔一下,但是还是若无其事的笑着问道:“安叔叔,我一直很老实的,能有什么麻烦啊?”但是心里已经在想,肯定还是女记者的事,这个葛虎,枉费自己这么信任他了,这点事都办不好。
  “那个女记者不是普通人,我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提供的材料,也不知道她居然这么大胆,敢到湖州来采访,而且每件事都是直逼要害,听说她手里的那些材料已经转给纪委了,而且纪委很可能已经派人来湖州了,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住在哪里?”安强一席话犹如一个炸雷将蒋氏父子震了一个外焦里嫩。
  “那,兄弟有什么好招吗,给我们支一招”。蒋文山沉吟半天问道。
  “这件事还是出在那个跑了的人身上,只要他永远不露面,那么海洋就是安全的,要是一露面,海洋就危险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周虎卿这个老狐狸这么关注省内的事呢,而且这回纪委派人下来很可能也是这个老家伙鼓动安书记的,所以该断的一定要尽快斩断,不然的话就麻烦了”。安强斟酌着说道。
  “葛虎已经跑到南方去了,应该不会回来了,这个暂时应该没问题”。蒋海洋心存侥幸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