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感叹雷鹏的细心,心中暗暗称赞。
  在雷鹏说出以上这番话之前,在会议室中的大多数人的思维里,楚天齐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他机智处理上丨访丨,巧妙化解贷款危机,并引进致富项目;他他同时又目中无人,藐视组织部领导、羞辱常务副乡长、欺压老老百姓,尽管有些是传言,但“无风不起浪”,肯定是“有风”的。
  现在大家看向楚天齐的目光,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以前楚天齐负面的信息已经全部不存在了,因为那么传言有的是误解,比如对组织部领导“保密”,那本来就是需要保密。有的是断章取义,比如温斌在乡餐厅出丑,那完全是温斌咎由自取。有的纯属无中生有,比如告楚天齐不让种芹菜的事,其实是在“狗二横”示意下的报复行为。
  现在的楚天齐在会议室众人眼里,是一个一心为民、无私为公、不畏凶险、忍辱负重的新时期人民公仆,是一个坦坦荡荡的真男人,是一个一身正气的大英雄。

  “来,大家一起来。给楚天齐同志鼓掌,向三位大英雄致敬。让我们把无限的敬意溶进热烈的掌声吧。”赵中直站起身,神情激动的说道。
  众人响应书记的号召,顿时会议室内掌声雷动。
  三人急忙站起身,俞海洋、雷鹏用标准的敬礼回应着,楚天齐楞了楞,略有些尴尬的鞠躬致谢。
  掌声响了很久,里面透出无限的诚意与发自内心的敬意。
  掌声终于停歇了。
  俞海洋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纸递向赵中直:“赵书记,这是公丨安丨局给楚天齐同志出具的证明文件,现在交给您。”
  赵中直很郑重的接了过来,认真的看完,然后把文件传给了郑义平:“义平部长,要把此份原件存档,并电传各乡镇与县直属科局。同时,撤消因为此事对楚天齐做出的错误的处理决定。”说完,他又对着众人说,“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吧?”
  赵中直最后一句话说的很霸气,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说给某些人听的。
  笑话,这种情况下谁会有不同意见?当然他们从内心里也是完全认可赵中直的话的。当初对楚天齐做出处分决定的时候就是全县通报的,现在当然也要进行全县告之了。
  “三位英雄,先请退场吧。”赵中直和蔼的说道。
  三人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身后再次响起热烈掌声。

  刚走出会议室,俞海洋停下脚步,握着楚天齐的手说道:“谢谢你,楚天齐同志,好样的。”说完,用力的握了握才松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给了楚天齐,转身向电梯走去。雷鹏向楚天齐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然后紧走几步,跟上局长的步伐,上了电梯。
  楚天齐深吸了一口气,用以调节心情,他的心情太激动了,在激动中又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
  在进入这扇门之前,内心充满了焦虑与忐忑,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当时他已经做过了最坏的打算。
  现在,两大烦恼去掉了。“无故失踪”已经变成了“见义勇为”,“欺压良善”更无从说起了。
  三个多月里,因为董桂英等人告状,弄得自己颜面扫地,总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自己也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有意躲避着。三个多月里,因“无故失踪”而被取消了科级后备干部资格,创造了“工作时间最短而被推荐,培训第一天即被取消”的科级后备干部记录,自己成了县里最大的笑柄。自己也因为这两件事,做事变的过度的小心翼翼,该见的人也被自己有意的忘却了。

  望着紧闭的会议室大门,楚天齐有些走神,他不知道里面的人在研究什么?刚想到‘是不是和自己有关’?他就急忙否定的:想什么呢?以为自己是谁啊?况且,刚把不良纪录抹平,难道还要创造什么笑柄记录吗?
  “楚天齐,你没事吧?”不知什么时候,宁俊琦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正满脸焦虑的望着他,并上下打量着。
  楚天齐听到问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楞楞的看着她。
  “你怎么啦?被开除了?还是……”宁俊琦都快要急哭了,终于没有说出她认为最严重的结果。
  楚天齐这才反应过来,看到宁俊琦惊恐的表情,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你……”宁俊琦被楚天齐雷人的反问弄懵了,她用双臂在楚天齐面前挥挥,“你没病吧?”然后,她看到了楚天齐手中拿着一页纸,她的心“格噔”一下:唉,终究是这个结果。虽然她现在的心情很糟,但还是小心的把楚天齐的手翻转过来,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看到纸上内容的一刹那,她的表情再次变的丰富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就连嘴巴也张的合不拢了。“不是开除通知啊?”她的心一下子由紧张而变得激动起来,不由得“啊”了一声:“见义勇为”。
  当“见义勇为”四个字从她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多大,匆忙看了一眼会议室的门,拉上楚天齐就奔电梯而去。
  等到楚天齐三人走出会议室后,小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凝重和沉闷起来。
  赵中直面沉似水,目光在会场里扫视了两圈,最后落到了冯志国脸上。冯志国急忙借喝水掩饰,低下了头。
  冯志国已经想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这一切,魏龙既是主演也可能是导演,还可能是编剧,最起码这些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痛恨他,痛恨魏龙做事不该没有底线,怎么还用上了无赖、诬陷的手段?痛恨他不该把好多事瞒着自己?更痛恨他把自己也算计了进去,让自己充当他们的演员或者是帮凶。可自己对于好多事情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否则也不会傻乎乎的为“受害者”伸冤,还把猪血“血书”带到会议室了,更可笑的是自己还提议让董桂英来到会议室。

  冯志国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相信魏龙。他还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替侄子出头,去办自己不愿意办的事情。
  我实在是冤啊,是被魏龙和我侄子给蒙了。可赵中直和其他人会相信自己是无辜的吗?
  不管别人相不相信,赵中直是不相信冯志国是无辜的。事情能有那么巧?
  冯志国提议让魏龙等人列席会议,结果三个副部长都成了冯志国帮凶,整治楚天齐的帮凶,这是巧合吗?
  冯志国还正巧遇到了那个董桂英,她也正巧把告状信给了冯志国,能有这么巧的事吗?
  本来是研究人员调配的会,冯志国却在说到青牛峪乡时抛出了所谓的告状信,这也太巧了吧?
  他还以“心情激动以致不能讲述”为由,让把“受害人”请到现场,这也太巧了吧。更巧的是“受害人”还有台词备用,让楚天齐都疲于应付。

  多种巧合就不是巧合,而是设计。冯志国在这些事里恐怕不光是演员吧?否则,巧合的太巧合了。赵中直对自己的分析给出了最终判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