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没有继续感叹,而是接着问道:“你刚才的话有什么根据?”
  董桂英不屑的说:“这还用说,你自己就是柳林堡村的人,柳林堡今年种芹菜了吧?”
  “没错,柳林堡是种芹菜了,这能说明什么呢?还有六个村子也种芹菜了。当时主要是因为养猪失败,欠下了贷款,才引进‘西芹三号’种植这个项目的。”
  “你不要说那么多没用的,谁不知道光你们家今年种菜就挣了十多万。”
  “你说话要有根据。谁说我们家种菜挣了十多万?”
  “你急什么眼?再说了,谁说的我也不能跟你说,要不你又要报复人家了。”
  “你说的话就是凭空捏造,我们家种的芹菜连正常应该种的亩数都没种到,更不存在你说的挣了十多万的事。村主任和村里的人都可以证明。”
  “他们证明?他们不是被你收买,就是害怕你报复,谁敢说呀。”董桂英说到这里又转移了话题,“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你们自己挣钱的事我就先不说了。那为什么你要说不让我们这几个村种菜呀?就许你们富的流油,我们就该饿死呀?”
  “你这又是听谁说的?我在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们种菜的话?又有谁能证明?”
  “你就是说过这样的话,要不我们能找你吗?想让我说出证明人?没门。我怕你报复证明人呢。”
  众人看着唇枪舌剑的二人,感觉特别像说相声的样子,而且是子母哏的那种,分不清捧哏和逗哏。
  董桂英总是以受害人的口吻说话,而且一到需要证据的时候,就说担心楚天齐报复而不说。尽管楚天齐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现在也是正二八经的副科级乡干部,可在对质过程中却没占到便宜。而董桂英也因为没有提供过硬的证据,而缺乏说服力。
  玉赤饭店四一八房间内,痦子男又一次组织了冲锋,结果还是没有成功,他颓废的翻身下来,引得旁边女人的一顿数落:“超哥,这是怎么了?一开始看你猴急的样,以为你今天要把我吃了呢,谁知道这么差劲。你什么都没做成,反倒把我撩拨的难受,你这不是要害死人吗?”
  “你以为我愿意呀?我今天专门吃了朋友从泰国带回的大*丸,他们都说吃了它可以大战几个小时,谁知,到我身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呢?”痞子男的话充满了无奈与尴尬。
  “你是不是男人呀?我就要,就要。”女人嗲嗲的说着,手又向痞子男的小**伸去。
  “滚开”,男人最怕说“不是男人”,更何况是被女人说,痞子男也不例外。他一把打开女人的手,大吼道:“你管老子是不是男人,你吃老子的,用老子的,现在还编排老子。你嫌老子,就给老子滚。”
  “你,你拿我撒什么气?平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现在力不从心了就嫌弃老娘。老娘还不侍候你了呢。有能耐谁惹你你去找谁呀?”女人一改嗲嗲的声音,大吼着说完这些话,顾不得收拾不整的衣衫,气咻咻的摔门走了。
  看着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自己,痞子男才觉得女人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是呀,谁惹我我找谁。那就应该找“处理品”,谁让他总是跟老子做对,还让老子总是不能做一个“正常男人”。

  现在也不知道进展到什么程度?痞子男就想打电话问问。就在他拿出手机的一刻,他又停住了拨打号码,心里暗道:不对呀,今天一次也没快活成,真他妈不吉利,不会出什么差错吧?我还是避一避吧。想到这里,痦子男胡乱穿好衣服,从手包里拿出墨镜戴上,匆匆出了房间。
  会议室里,楚、董对质还在进行着,一直呈现出焦灼状态,分不出个胜负输赢。
  忽然,会议室门被推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进来的人,赵中直急忙站起身迎过去。同时,对着现场所有的人说:“对质就要有结果了,裁判已经来了。”
  走进会议室的是三个人,赵中直直接迎上去表示了欢迎。他面向在场众人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市政法委副书记、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雷振海同志。”
  赵中直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走在三人最前面的雷振海向在场众人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因为大家是熟人,不用过多客气。其实雷振海就是原来县公丨安丨局的政委,也就是雷鹏的父亲,后来调去市局任副局长,谁知短短几个月就成了市政法委副书记、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本来,原来的雷振海在在座常委面前只是一个下属,现在却以上级领导身份出现了,真是世事变幻莫测啊!
  赵中直又一指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高个男子说道:“这位是市纪检委监督一室主任吴铭。”
  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吴铭向在座各位挥手致意。
  “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赵中直一指后面身穿警服的方脸男子,说道:“玉赤县公丨安丨局局长俞海洋。”
  俞海洋可没敢像前面两位那样挥手致意,而是身体站的笔直,然后打立正敬礼,在座各位可都是他的上级领导。自然常委们也就不用鼓掌欢迎了。这就是官场的规矩与规则:靠地位说话。
  赵中直引领着几人走向自己的位置,站定后,赵中直向雷振海点了点头。
  雷振海上前一步说道:“今天我和市纪委的吴主任过来,是有几件事要宣布,请吴主任宣布第一件事。”说完,雷振海向旁边站了站。
  吴铭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眼现场,和他对视的人心里都不免有一丝不安,谁敢保证不会被纪委找到头上。扫视完毕,他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纸说道:“念到名字的人跟我走一趟,魏龙……”
  魏龙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身子软软的靠在椅子上,他心中暗道:完了。以至于吴铭后面又读到的名字,他一个也没听清。此时,他下意识的看向会议室门口,不巧的是,那里已经有两个留着毛寸头发的陌生男人守着了。他的身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陌生人。这四个陌生人的共同点就是:黑色西服、黑皮鞋、白衬衫、藏青色领带。他只好收住准备迈出的脚步,呆呆的坐在那里。

  吴铭读完了名字,看向赵中直。
  “吴主任,魏龙就在那边,你们的人已经守在他身边了。其余的人也已经按照你在电话中的吩咐,集中到二号会议室了,可以让你们的人带走了。”赵中直面色严肃的说道。
  吴铭主任难得的露出了微笑:“谢谢你,赵书记,从给您打电话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您就把那么多的人集中到了一起,有的光从路上到这里就要半个多小时呢。”他伸出手,和赵中直握了握,“赵书记,我先走了,二号会议室那里已经先收网了。”说完,向魏龙身边走去。
  看着走向自己的吴铭主任,魏龙强自镇定的问道:“吴主任,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找我,我魏龙自认为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魏龙是咬着后槽牙说出这些话的,尽管他努力控制着,但声音还是明显发颤。

  “魏龙同志,你认识任跃祥吧?”吴铭反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