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7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庆虎原来是湖州纺织厂的车间主任,纺织厂是个什么地方,那是一个女人窝,而纺织厂又是个很累的地方,有很多的女人在上班时来不及上厕所,有的都憋出了妇科病,所以都不想到车间里工作,即便是到车间也不想干接线头的那种累活  。
  于是赵庆虎就成了车间里那些女人巴结的对象,于是在赵庆虎的车间里,没有被他玩过的女人实在是不多,他和林东强认识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因为只要这些女孩怀孕了,几乎都是到林东强那里做流产,而那个时候,做流产是需要开证明的,所以这等于林东强给赵庆虎帮了很大的忙,消灭了很多的隐患。
  一来二去,赵庆虎也林东强也就认识了,更为夸张的是,有时候那些被赵庆虎玩过的女人,在赵庆虎的威逼之下,还被这个禽兽医生林东强再次糟蹋。

  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这是国人津津乐道的能够结成铁哥们的三件事,很明显,赵庆虎和林东强是共同玩过女人的,这样的交情可谓匪浅。
  所以赵庆虎的家丑也只有林东强知道,甚至他以为自己的侄子赵刚都不知道,可是他不知道的是,第一晚就被赵刚发现了,只是赵刚只是以为这是自己叔叔觊觎何晴的美色,没有想到赵庆虎是为了传宗接代才强健何晴的。
  “嗯,这样吧,你先去给她把把脉,看看这个月怎么样?
  “那行,赵哥,我先去了,待会再过来找你喝酒”。林东强起身出去了。
  但是林东强去何晴的屋里并没有让赵刚陪着去,而是让其他人去的,赵庆虎把赵刚叫进了屋里。
  “怎么样,办成了?”
  “没有,分文未取,而且看都没有看?”赵刚答道。
  “哦?你是不是没有表示清楚啊?”赵庆虎疑惑道。
  “当时屋里只有我和他,说的很清楚,而且他也说的很明白,这是他的底线,所以这个人不好办”。
  “不行,这件事必须办,而且要快,因为我得到的消息是省里来了两个调查组,一个明面的,一个暗的,好像都是冲着女记者被绑架这件事来的,而且都传言说这个女记者是省军区司令周虎卿的儿媳妇,你想想,蒋海洋惹下这么的祸事,蒋文山还呆的下去?”

  “这么说,蒋文山真的快完了?”赵刚眼睛一亮。 
  “目前看是有这个趋势,但是很明显,这明面上的肯定不是对着蒋文山来的,我们主要是要给暗地里这一拨爆点料,尤其是关于蒋文山的儿子蒋海洋的,而且我也听说了关于这次洪水灌城的原因,其实就是没有提前做好疏散工作,所以死了不少人,但是这个数字现在没有一个定论,不过呢,蒋文山肯定是隐瞒了,这一点一定要让我们的人多举报一些,而且这件事要做的隐秘和自然,千万不能泄露消息”。

  “好,我知道了,我去办吧,那丁长生那里怎么办,这一时半会也挂不上钩啊”  。
  “嗯,这件事也很重要,你亲自办,要倾心结交,刚子,对待这样的人,你一定要弯下腰来,要舍得下面子,我们有什么,无非是有点钱而已,但是这个社会,最重要的不是钱,钱在权面前就是一层纱,有时候吹口气就能把我们吹的魂飞魄散,刚子,你一定要记住,只有权才能保护钱,明白吗?”
  “明白了,我去想办法”。
  “嗯,形势很明显,省里既然要动蒋文山,那么石爱国就不会动,不可能一下子将地方上两个主官都调走,那么你压注在丁长生身上,总归是只有赢,没有输,但是丁长生并不是目的,目的是通过他打通和石爱国的路,这些年为了迎合蒋文山,我们在石爱国那里几乎没有任何表示,我担心石爱国那里并不好办,如果石爱国成了书记,就难办了,所以丁长生这里还得抓紧啊”。
  “叔叔,我明白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做成这件事的”。
  “好,去吧,但是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要做到润物细无声,不能让人家觉得我们太功利,这样的交往不会长远,现在不比以前了,现在都讲究感情投资,好好琢磨一下,另外,不要因为他不要钱就觉得无从下手,只要是人,就都有缺点或者是嗜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所以这方面要下功夫,去吧”。蒋文山疲惫的摆摆手,最近他感觉自己的精力越来越差了。
  丁二狗当然不知道他已经被人惦记上了,而且还不知道这些人会给他挖什么坑的,但是那些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因为他现在正在色眯眯的看着两个美人呢,哪有其他闲工夫管其他人的事呢。
  这两个美女一进医院就被杜山魁领到了丁二狗的病房里,看到丁二狗的惨样,其中一个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拦都拦不住,而且丁二狗怎么劝也不停,而且越劝哭的越厉害。
  旁边另外一个美人倒是没有哭,只不过眼睛里满是关心,只是现在不适合询问罢了。
  “寇莹莹,你嚎什么呀,我又没死”。一看劝不住,丁二狗大喝一声,连旁边的赵馨雅都吓了一跳。
  不过效果很明显,寇莹莹终于止住了嚎啕大哭,但是眼睛里布满泪水,像小溪一样,潺潺流下,止都止不住。

  “哼,人家心疼嘛,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了,绑的和木乃伊似得,到底是为什么呀,得罪谁了,下这么狠得手,是不是出去泡妞被人家打得呀,你说说你,没事和人家争什么女人嘛,你是个缺女人的吗?”寇莹莹抽抽噎噎的说道,但是也多亏是抽抽噎噎的说的话,不是很清楚,但是即便是这样,丁二狗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都是哪跟哪啊 。
  “行了,别胡说了,你二狗哥这次是救人才受的伤,是个英雄,你该骄傲才是啊”。赵馨雅劝道。
  “哼,我才不要他做什么英雄呢,英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我就是要他做个平常人,是个窝囊废、胆小鬼才好呢,这样他还可以多活几天”。寇莹莹反嘴说道。
  这话让赵馨雅觉得真是不可思议,这都什么孩子啊,这都是什么思想啊,老师就是这么教育呢,这样下去,将来长大了还得了啊,连最崇拜英雄的年龄都这样思考问题了,这孩子思想是什么时候这么成熟,这么市侩的呢?
  “嗯,莹莹,你说的对,我一定注意,再也不这样做好不好,来,不哭了,去洗把脸,你看看,小脸都哭花了,杜哥,你带莹莹洗把脸去”。丁二狗对杜山魁说道。
  看着身材修长,越来越有女人味的寇莹莹出了病房,丁二狗看向赵馨雅的目光里多少有点尴尬,但是他现在还真的说不出什么来,毕竟寇莹莹是赵馨雅的母亲,有些话还是不合适说的。

  “来 我看看,真没事吧,会不会落下疤?”赵馨雅见屋里只剩下俩个人了,于是轻轻的端起了丁二狗的胳膊,现在当然看不见里面,只是看着外面包扎的很严实,赵馨雅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事,要是留下疤,到时候做个手术就行,不愿意做也可以,男人留个疤不是显得更加的有男人味嘛”。丁二狗笑笑说道。
  这是在赵馨雅调来湖州后,丁二狗第一次单独和她呆在一起,一直没有时间好好说说话,一来赵馨雅住在夏荷慧那里,虽然夏荷慧不会说什么,但是毕竟赵馨雅名义上是他的婶婶,好说不好听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