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7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丁秘书有话要说”。  赵刚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小弟,虽然没有看旁边的杜山魁,但是丁二狗明白他的意思,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赵刚给自己面子,亲自来看自己,那么自己也得给他面子,于是朝杜山魁点点头,杜山魁也出去了。
  “赵总,什么事这么神秘,不会是好事吧”。丁二狗开玩笑道。
  赵刚没说话,但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丁二狗的病床前,深深弯腰下去,那个角度,绝对有九十度,丁二狗不明所以,但是也没有说话,他在看着赵刚表演,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丁秘书,刚才这是一礼,这是我叔叔特意交代我的,让我无论如何都得表达我们赵家的谢意”。
  “赵总,你这一说,我都有点糊涂了,我和你也就是认识而已,而且你我都是年轻人,没必要搞这么复杂吧?”
  “丁秘书,我这都是真心实意的,您这伤是怎么受的,私下里大家都知道了,葛虎是什么人,是亡命之徒,您居然敢和他掐,说实话,我佩服您,您可能也知道,我们卫皇集团和葛虎有矛盾,我侄子结婚那天,葛虎还去捣乱过,所以,您这是间接的替我们解了围,说实话,就葛虎这个人,我们卫皇集团还真的不敢拿他怎么样,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和蒋海洋的关系,其实这一切事都是蒋海洋在后面捣鼓出来的,葛虎就是一个莽夫,他没有这个心眼”。赵刚一边说一边偷眼观察丁二狗的表情。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丁二狗的表情根本就没有变,看不出任何变化的趋势,这让赵刚暗暗心凛。
  赵庆虎也看得很明白,属于蒋文山的时代即将过去,可是在湖州,除了蒋文山,目前来看,还真没有一个一言九鼎的人物可以统治湖州的官场。
  在蒋文山在位这些年,赵庆虎一直想将他的秘书江平贵拉到自己这边来,尤其是和蒋海洋交恶后,但是从始至终,江平贵都是支支吾吾,从来不会答应,但是也从来没有拒绝过,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只要赵庆虎有求于蒋文山,那么就得通过江平贵,可以说过一次就得拔一次毛,这倒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这样用金钱开道结交的人,用起来并不放心  。
  所以他将目光瞄向了将来,也就是后蒋文山时代的湖州,这个时候下注,远比尘埃落定后再行动划算的多,当然了,起到的作用也不可能一样。
  “另外,丁秘书,我叔叔说,在你伤好了,方便的时候,请您到卫皇庄园坐坐,嗯,这是一点小意思”。赵刚将那个果篮提了提,放的更加靠近丁二狗了。
  丁二狗这才明白赵刚来的真实意思,心里不禁想,卫皇集团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自己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让湖州首富倾心交结呢,还不是自己的屁股下坐着湖州市长秘书的板凳吗。
  有时候想起来,权力真是一个好东西,他能让人低下高傲的头,湖州首富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小心翼翼舔着蒋文山的屁眼子过活,权力的魔力就在这里,它能使任何的东西改变原来的面貌,都成为匍匐在他面前的奴隶。
  “好,赵董事长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东西就拿回去吧,虽然我不比你多,但是还是够用了,而且我们之间用这个东西,是不是俗了点,啊,哈哈?”
  赵刚脸上一热,没有说什么,点点头。
  “赵总,其实你的意思和董事长的意思我明白,等我的伤好了,有机会一定会去拜访湖州的财神爷,我相信,石市长一定很想和董事长结交的,毕竟,卫皇集团为湖州的经济发展贡献巨大,你说是不是?”

  “那好,既然丁秘书这样说,我也实话实话了,这个东西我要是拿回去了,我叔叔非得骂死我不可,知道你受了伤,这些就算是汤药费吧,卫皇集团这点意思还是要表达的,毕竟,葛虎亡命天涯,卫皇集团是一个受益者”。
  “赵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这是我做人的原则,赵兄也不希望和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交往吧”。
  “好吧,丁兄弟,你这人和一般人不一样啊,好,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赵刚还真的没有骗丁二狗,他并不是专门来看丁二狗的,是赵庆虎让他过来接一个医生的。

  可是这个医生不是给赵庆虎看病的,因为这个医生是一位妇科医生,很明显,是来给女人看病的,其实赵刚心里也很清楚,自从他的堂哥,也就是赵庆虎的儿子赵恒斌新婚之夜,赵庆虎代替儿子洞房之后,赵刚就知道,这件事早晚会出事。
  “叔叔,李医生来了”。
  “好,你先出去吧,我和李医生说几句话”。赵庆虎将赵刚支了出去。
  “赵哥,多日不见了,气色不错啊”。湖州第一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林东强非常随意的和赵庆虎打着招呼。
  “老林,你也不错,坐吧,怎么样,最近又找了几个小姑娘啦,看你这气色,肾亏了啊,我这里有不少的鹿茸,待会带点回去,补一补吧”  。赵庆虎揶揄道,无论怎么说,单单从这话里,就可以看出这个林东强和赵庆虎关系不一般。
  “唉,赵哥,我可不像你,手底下有那么多的公司企业,女人肯定多的是,我那里资源不行,再说了,年纪大了,应付不了啦,你弟媳妇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我伺候她都费劲,别说再开发新的耕地了,实在是耕不了啦,俗话说,没有耕的完的田,只有累死的牛,老赵,我劝你也小心点”。 

  “嗯,说的也是,我这些日子感觉自己身体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但是革命仍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我的心病你也知道,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让你看看那件事有没有可能了,你说我这一大摊子事,斌儿是白搭,难道百年之后,真的捐给社会吗?妈的,这是老子当初光着膀子拿刀砍出来的,凭什么给别人啊,想想晚上就睡不着觉啊”。
  “老哥,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你这么大年纪了,这件事可急不得,其实要是自然受孕不能成功的话,还可以人工受精嘛,这样成功的几率也大一些,而且关键的是,你这里不用这么累,说实在的,活到咱这个岁数了,什么都是白给,唯独自己的身体才是自己的,老哥,你说我说的是不是?”林东强劝道。
  “这个方式我也听说过,但是我估计她不会同意的,这她要是不同意,这件事在医院里恐怕不好办吧,而且别人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万一这事嚷嚷出去,我赵庆虎还在湖州混吗?”赵庆虎否决了林东强的提议。
  这事是他自己心虚,毕竟无论怎么说,何晴是他儿媳妇,自己现在要和自己的儿媳妇生儿子,这是把何晴关在了卫皇庄园,可是她要是出去了,接触的人就多了,万一这件事传出去,那么自己真的没法在湖州混了。
  “老哥,其实这事很简单,在家里就能做”。林东强说道。
  “我知道,但是在孩子生出来之前,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哎,对了你能做吗?”
  “我要是做不了,我也不会给你提这个建议了”。林东强笑着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