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7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怔怔的看着她,良久,伸出手,将她揽在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艾姐,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等我处理完这件事,我会让这个混蛋付出代价的,不但是他,还有他儿子蒋海洋,我这几颗枪子不能白挨”。
  “我知道,我记住了,你快走吧,待会他要醒了就麻烦了”。
  丁二狗看了看地上昏迷的蒋文山,上前给他松了绑,并且从他衣兜里拿走了钱包和手机,“待会他醒了,就说你是在门外边发现的他就行,其他你都不知道”。丁二狗将这些东西揣进了自己的兜里,在郑小艾的催促中出了门。
  丁二狗走到楼下,抬头看了看亮着灯光的房间,无奈的离开了,在等出租车的功夫,将蒋文山的手机塞进了下水道里,但是钱包拿回去了,这个东西不能随便扔,虽然他知道蒋文山肯定不会报警,但是不排除会让谭大庆私下调查,那上边有自己的指纹,拿回去是要烧掉的,还有自己的鞋,都得销毁  。
  “你这是去哪儿了,打电话也不接,我都急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一定会向院里汇报了,这可是事故,我可担不起这责任”。周红艳看到丁二狗颤颤巍巍的进了医院,不由得埋怨道。

  “唉,我没事,突然想吃碗拉面,出去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丁二狗撒谎道。
  “想吃什么你给我说啊,我让人给你去买,你自己这跑出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交代啊,你不能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干活的啊”。周红艳故意不高兴的说道。
  “拉面和别的不一样,买回来都坨了,就不好吃了”。
  “那是,拉面还是现拉的好吃是不是,那就找个人来给你现拉行不行?”周红艳一边伸出手扶住丁二狗,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行了周姐,打住,好好的一件事让你说的这么恶心,这面我不吃了行不行”。丁二狗苦笑道。
  “好了好了,和我还说谎,你是不是去找她了?”周红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问道。
  “谁啊,周姐,你说的什么意思?”
  “行了吧你,你出去这一会,她已经打了三个电话了,问你回来没有,还说她那里已经没事了,那个人已经走了,你们打架了?”周红艳还真是认为丁二狗去找蒋文山拼命了呢,不禁很仰慕的问道。
  “打架,我这样能打过谁?我不要命了,你认为我有那么蠢吗?”丁二狗没好气的说道,但是也间接承认了他是去找郑小艾了。
  “那可说不定,你看看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居然还敢出去,果然是色胆包天啊,你看看你,这里已经开始渗血了,里面的伤口是不是裂了,我去找医生来看看,换条绷带”。丁二狗没有硬撑着,到了病房之后,周红艳就出去叫医生了,而他拿出手机一看,四五个未接电话,全是郑小艾和周红艳打的,但是他一直调成了静音,所以根本没有听到。 
  江平贵注意到,今天一上班,自己老板就一直用手不停的抚摸自己的脖子,好像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书记,是不是颈椎病又犯了,要不要找个人过来推拿一下?”

  “不用了,昨晚睡得不好,脖子好像是落枕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对了,打电话让谭大庆过来一趟,我有些事问他”。蒋文山说道。
  一想到昨晚竟然在自己偷青的地方被人暗算,心里就是一阵莫名的恼火和惊悸,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的一切行为已经被人掌握了,虽然他的钱包和手机丢了,但是他决不信这是一个盗贼所为,在他看来,这人一定躲在某个地方*窥着自己,或许,昨晚的事只是一个警告吧。
  在他醒来之后,当他听完郑小艾的讲述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离开那里,所以昨晚,在他逃回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了,而他闭上眼就是身后有一个人举起了手里的什么东西劈向了自己的脖颈,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着,到了天快要亮时,才昏昏睡去  。
  本来,这件事他不想声张了,可是想了想又不甘心,如果这个人不找出来,他这辈子都不会心安,任何人一想到在自己周围时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时,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在自己离开湖州前,他一定要将这个人揪出来。

  而且,他也隐隐感到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这也是回来之后想的太多了才慢慢想明白的,郑小艾说是在门外发现的自己,可是自己又是怎么到了门内的呢,自己这么重,郑小艾一个人是不可能把他拖进屋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和郑小艾有关系,而且很可能是郑小艾的姘头。
  一想到这里,蒋文山就感觉一阵气血上涌,自己这么信任她,提携她,有求必应,她居然这样对待自己,如果真的让自己查实了是她联合外人袭击自己的话,自己不会便宜了这个**的,在谭大庆来之前,蒋文山在自己屋里无聊的踱着步,抽着烟,他在想,自己是否还能看到这件事的结果。
  省委大院里,省委书记安如山坐在沙发上,一边给对对面一身戎装的周虎卿倒了一杯功夫茶,一边听着这个在常委会上几乎是一声不吭的少将大发雷霆。
  虽然都是常委,但是安如山是省委书记,在平时的时候,周虎卿对安如山还是相当尊重的,一来人家是地方的一把手,自己虽然也是一个常委,但是那也是为了好协调地方上与军队的关系才挂个常委的名号。
  而且安如山还是中南省军区的第一政委,和他也是同僚,这就是体现党管武装的意思,如果没有第一政委的认可,在军区内任何重大丨党丨委决议都是不合法的,而且第一政委有权利召开丨党丨委会议,所以可以说安如山对周虎卿是双重领导。
  但是自己的儿媳妇肖寒出事后,他才是真的愤怒了,而且据周红旗带回来的消息,当然了,这个消息也得到了军分区武警司令羊成群的认可,逃走的那个叫做葛虎的地痞的确是湖州市委书记蒋文山儿子蒋海洋的手下,这在湖州是人尽皆知的。
  “书记,肖寒是我的儿媳妇,本来这话我不该说,我怕人家说我护犊子,可是她毕竟是我的儿媳妇,是我的家人,这多亏是没有出什么事,要是一旦出了什么事,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我还在这中南省混下去吗,这传出去怎么说,啊,人家会说,别看周虎卿牛逼哄哄的,他儿媳妇还不是被人家那啥了?啊?”周虎卿双眼目赤,很显然,这是动了火气了  。

  “老周,你先消消气,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已经有调查组下去调查这件事了,你再耐心等一等嘛”。
  “书记,不是我不信任调查组,开会的时候我就说了,调查组没有纪委的人参与不合适,但是老罗偏偏揽过去了这件事,结果怎么样,纪委的人一个没用,这样的调查组下去,我敢打包票,吃吃喝喝就回来了,不会有任何的效果的”。
  “那你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