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16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闫母情绪恢复以后,宋朝阳柔声问道:“闫妈妈,家里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闫母哭着说:“我跟孩子他爷爷都有退休金,生活上暂时没有困难。小刚牺牲后,又拿到了市公丨安丨局下发的抚恤金与保险公司赔付的保险,也能顶一阵子。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他妈妈铁了心的要离家改嫁,也不管孩子,而我跟他爷爷要是都没了以后,孩子可怎么办啊?我家小刚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呜……”说到这里,又控制不住了,再次痛哭流涕。

  宋朝阳闻言与杜民生对视一眼,非常的头疼。他虽然贵为市委书记,整个青阳市数他最大,管天管地,管人管事,没有什么管不了的,却无论如何也管不了人家的家庭生活。闫兴刚年纪不大就牺牲了,与他同样年纪的老婆感觉没有生活支柱之后,选择离开闫家再嫁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虽说有些自私,但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站在她的角度想想,她这么做也无可厚非。至于不要孩子,也可以理解,本来,结过婚的女人再想嫁人就已经很难了,何况再带着个小拖油瓶,那就更没人要了,她这么做也是有苦衷吧。

  她一心一意为自己的现在今后未来着想,却没给闫家考虑过。站在闫家的角度上,闫兴刚已经去世,她要是再改嫁的话,基本上这个家就散了。二老虽然还健在,但说句难听的,又还能撑下几年去?如果二老也去世了的话,闫兴刚这个儿子确实就成了无人疼爱无人抚育的苦命人,就真正变成了“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类型。相信闫家二老绝对不愿意看到这一幕,所以深深为此发愁。他俩发愁,宋朝阳却同样也发愁,因为他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难道要使用强制手段禁止闫兴刚老婆改嫁吗?那样只能适得其反!

  宋朝阳到底是有办法的,既然自己暂时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来,那就推到别人手里,说不定别人会有好办法呢,郑重地对周元松说:“元松局长,闫妈妈的困难你刚才也听到了,我现在就把这个任务指派给你。希望你与市公丨安丨局拿出高度的责任感来,尽全力协调好此事。我们绝对不能让英雄母亲失去儿子之后再失去人生的希望。”周元松表态道:“请书记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当成一件当头最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保证让闫妈妈满意。”

  李睿在人群外围望着这一幕,心想,看来这个周元松是有人情味的,不然的话,他大可以不把这件事跟老板讲出来的,虽然老板也能在与闫母对话的过程中发现这个问题,但是他主动讲出来,跟老板自己了解到,就完全不一样了。
  从闫兴刚家里出来,宋朝阳这一天的活动就算是正式结束了,此时也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午餐定在青阳宾馆,所以宋朝阳一行人上车后,直奔青阳宾馆驶去。
  经历过闫兴刚家里的死别生离之后,李睿对于“贤妻”这个词的感悟越发深重了,心想,如果自己还没跟刘丽萍离婚的话,再把闫兴刚这事放到自己头上,那么刘丽萍一定会跟他老婆做的一模一样,类似她们这种女人,极度自我中心,自私到极点,一言一行都只为自己考虑,自己虽然并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抨击她们,但是可以不选择类似的女子为妻。在这一点上边,相信青曼会比她们好一千倍一万倍,想来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家庭与她自己的亲生骨肉吧。

  午饭就是吃的普普通通的工作餐,吃完饭后,众领导各自离去。宋朝阳也要回省城过节度假,老周驾驶一号车送他回去。至此,李睿获得全面自由,喜滋滋的打车往家里赶去。吕青曼已经到了,据说午饭还是在家里跟老爸一起吃的,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她现在应该正在家卧室里席梦思上等着自己呢吧。
  他兴冲冲地回到家里,发现客厅里没人,老爸李建民的卧室门大开着,也没人,洗手间里也是空空如也,除了自己卧室屋门紧闭之外,屋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猜到,老爸很可能是留给自己与青曼相会的私人空间,所以这是躲出去了。
  他猛地将屋门推开,带进去一股恶风,吹乱了坐在床尾翻看相册的吕青曼的秀发。
  吕青曼抬头看是他,笑呵呵地说:“回来的挺早的嘛。”李睿扑过去骑跨在她两腿上,把她往床上一压,径去吻她的朱唇。吕青曼非常害臊,连连躲避,小声道:“哎呀别闹,爸在家呢。”李睿笑道:“没有,他已经躲出去了,现在完全是咱俩的二人世界。”吕青曼道:“那也不行,还没刷牙呢……唔……”李睿哪管她刷牙没刷牙,已经一口吻在了她嘴上,立时在她嘴里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吕青曼紧张害羞的心情很快放松下来,开始享受与他的亲吻过程,忽然间想到什么,猛地推开他,道:“别……窗帘还没拉呢!”

  李睿笑道:“北边又没什么高楼大厦,没人瞧得见咱俩的。哎呀我的老婆,我可是想死你了,今天可得让我亲个够。”吕青曼红着脸说:“晚上再亲吧,先去看房!”李睿道:“先亲够了再说。”说着又蛮横的吻了上去。
  便在此时,李睿的个人手机忽然唱响起来。
  吕青曼还以为他没听到呢,伸手推了他一把,侧头躲开他的嘴巴,道:“你电话。”李睿叹道:“唉,是谁啊这么讨厌,连跟老婆亲热的工夫都不给。”吕青曼笑道:“白天本来也不是亲热的时候啊。”李睿起身去摸手机,道:“老婆你是不是刚才吃蜂蜜了?”
  吕青曼坐起身,一脸的奇怪,道:“没有啊,我上哪里吃蜂蜜去?”李睿色迷迷的冲她一笑,道:“那你嘴巴怎么那么甜?”吕青曼这才知道他又在逗自己,很开心,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不由自主往前一扑,坐着扑在他身前将他抱住了。
  李睿看了看手机屏幕,讶异地说:“李福材?”吕青曼奇道:“谁呀?”李睿道:“我二伯家的二堂哥。”吕青曼道:“哦,亲戚啊,那就赶紧接呀。”

  李睿嗯了一声,接听后把手机放到了耳畔,道:“二哥,是我,小睿。”李福材**的说:“小睿,你马上跟青阳宾馆的总经理说,把李小娜那个贱种给我开除了。”李睿大吃一惊,心说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开除,又什么贱种,这都是哪跟哪啊?是自己在做梦,还是李福材他在说醉话?低头看看吕青曼,见她正小鸟依人一般的依偎在自己身前,伸手在她头顶触了触,能摸到那滑顺的秀发,又哪里是做梦?问道:“二哥,你……你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李福材吼道:“我没喝多,没喝酒!特么了隔壁的,她李小娜是个贱种,是天底下最贱的贱种,我李福材更特么贱,白白给人家养了二十多年的贱种。”

  这几句声音有些大,从手机听筒那里传出来后,还传到了吕青曼的耳朵里。她微微变色,抬头看向老公。
  李睿紧皱眉头,道:“怎么回事?二哥,你把话说清楚点,到底怎么了?”李福材骂骂咧咧的说:“我擦她妈的,特么了隔壁的,我干她朱凤英的祖宗!”李睿奇道:“朱凤英是谁?”李福材道:“就是李小娜她妈,小贱种的妈,老贱种!臭贱人,大贱货,大破鞋!”李睿暗暗不悦,道:“二哥,你有事说事,别骂街,骂街能解决问题吗?骂街要是能解决问题的话,你就骂一天一夜我也不说二话。”李福材哼了一声,道:“小睿,你就别管了,你只管把李小娜给我开除就行了!特么了隔壁的,我特么的还傻比也似的给她找工作呢,结果呢,她特么比的是个贱种,是特么朱凤英跟别人怀上的杂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