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3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呵呵……”一个老婆子的阴冷的声音,夹在一股黑色的阴风中,随处飘遥。
  阴风越刮越猛,黑色的鬼气,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一股又一股的力量,夹在阴风中间,不断转换着攻击的角度,对着叶少阳袭来。
  本来接阴生婆就是隐形的,此时又增加了鬼气的伪装,叶少阳虽然七星龙泉剑在手,但由于无法预判攻击,又要分心保护脚下的二人,一时间疲于反击,有些被动。
  “呵呵,呵呵呵呵……”那接阴生婆得意、夸张的笑声,不断从四周飘来,试图激怒叶少阳,影响他的判断。
  叶少阳只当没听见,抓住空当,一扬手,同时甩出六张灵符,悬在半空中,一边燃烧,一边围绕自己旋转起来,如同六面旋灯,将阴风黑气逼退在身体三尺之远。

  阴风之中,传来一个阴冷的哼声,自然来自接阴生婆。
  叶少阳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六面玄火符,在符火燃烧的时候,近乎无敌,但符火燃烧持续的时间,却是非常的短,接阴生婆就是在等玄火符熄灭。
  叶少阳也哼了一声,说道:“你真以为我看不见你,就没办法了?”说完,在玄火符熄灭之前,从腰带中取出了一面八卦镜,借着玄火符的光亮,调整好角度,用眼角余光望着,从左向右照去。
  突然,八卦镜里,出现了一个佝偻的老太婆形象,左手拿着一根黑色的锁链。
  一抹微笑,在叶少阳嘴角浮现。
  手一伸,抓过一张玄火符,凑近在镜面前,朗声念道:“天地玄黄,八卦八象!”将玄火符揉碎,火星砸在八卦镜上,化作无数红光,通过镜面反射,一幻十,十幻百,向对面弹了出去,落在墙角,爆裂开来。
  “啊……”一声惨叫,从墙角传来。
  从八卦镜里看去,那个老太婆被击飞出去,砸在墙上,吐出一口黑血,但接阴生婆的修为也是极强,落地之后,就地一滚,又站起来,挥舞着手中的黑色锁链,朝叶少阳攻来。
  有了八卦镜的显影,叶少阳轻松判断出接阴生婆的方位,尽管玄火符熄灭,叶少阳及时又点燃一张灵符,对着镜面弹射出去。
  这次接阴生婆也有所准备,冷哼一声,手中黑色的锁链,化作一条巨蛇,盘着身躯,将灵符裹了起来,砰的一声,从中炸开,灵符落地,接阴生婆被向后震飞出去,全身上下,突然涌出一股股黑红色的血气,滚滚涌来。
  这一次,她连隐形都免了。叶少阳立刻划破指尖,在八卦镜上写下一个篆体的“敕”字,念了一遍咒语,用力一拍,一道紫光,从八卦镜中折射而出,冲向血气所在的地方。
  叶少阳抽出七星龙泉剑,想要追击过去,突然双脚一紧,低头一看,一滩黑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蔓延到自己身下,血泊中,伸出了一双手,抓住自己的脚踝,使劲一拉,将他推到,一个面目狰狞、浑身是血的女子,立刻从血泊中爬上来,扑上他的身体。
  血糊鬼!
  作为接阴生婆的鬼仆,关键时刻,它被召唤出来,一同对敌。
  叶少阳没时间跟它磨菇,右手一抬,七星龙泉剑上紫光一闪,将血糊鬼斩成两截,化作血水,融入下面的血泊中,然后血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下去。
  叶少阳喘了口气,抬头看去,紫光与血气已经完成了碰撞,一缕黑影,隐去了身形,从门外飞了出去。
  叶少阳叹了口气,方才要不是被血糊鬼这么挡了一下,估计自己已经将接阴生婆收服或斩杀,这东西可以闭气隐形,这次逃走,再想捉住它可不容易了。
  叶少阳坐在地上,休息片刻,把散落在地上的五帝钱等法器收起来,转头看去,血糊鬼已经魂飞魄散,之前那地上的血泊,只是它魂体的一部分,并不是真实的,血糊魂飞魄散之后,一切都消失了。
  小马跟许雅娟陆续醒来,看到一地灵符纸灰,吃了一惊,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少阳坐下来,把事情讲了一遍。
  许雅娟从一开始就昏过去了,听到这一切,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怔怔发呆。
  “这么说,那个鬼孩子,被你收服了?”小马问道,看到叶少阳点头,欣喜的说道,“那太好了,一晚上你救了两个鬼孩子,你不是说他们可以回归自己的身体吗,虽然母亲死了,但还能重新做一回人,也算不错了。”
  叶少阳可是高兴不起来,皱眉说道:“只有把接阴生婆干掉,灭绝她的魂力,它们才能重新与身体里的魂魄建立联系,但是这次让它逃走,再想抓住就不容易了。”
  突然间,想到什么,怒视小马:“我的血精符呢,我让你等那老婆子来了,立刻贴在门上,你干什么去了?”
  小马委屈的摆起手来,道:“这真不赖我,我当时是时刻准备着,我一看你打起来,估计差不多了,正准备贴符,也不知道怎么着,一股很凉的感觉顺着腿爬上来,我就失去知觉了,之后……就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现在身上还有点麻麻的……”
  叶少阳抓住他右手,扣住脉门,用罡气检查了一番,果然体内残留着一丝鬼气,眉头立刻皱起,惊道:“这不可能,你有开光护身符在身上,三灯不灭,它不可能这么快上你的身。”

  小马道:“说不定它太厉害了。”
  “它没你想的那么厉害,只是无形无相,不太好对付,如果正面斗法,三个它加起来都不是冯心雨的对手,当初冯心雨上雨晴姐的身,还是因为两人命格相同,你以为上身很容易?”
  小马挠了挠头,道:“我不懂,反正人家做到了,肯定有人家的办法。”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叶少阳,开始琢磨起来,这接阴生婆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快速上了小马的身?猛然间,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却是没有当场说出来。
  “啊……你们是谁?”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三人一跳,转头看去,是那个老吴,之前被婴灵附体、当作坐骑来到这里,婴灵离体之后,他就一直倒在手术床下,昏迷不行,连叶少阳都把他给遗忘了。
  “我怎么会在这?”老吴看了看左右,惊道。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决定还是不告诉他真相了,不然让他知道自己两周来每晚给尸体化妆、搬运到手术台上,估计会被吓成精神病。
  “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叶少阳耸了耸肩,“也许,是一阵风把我们吹来的?”
  “无聊,神经病!”老吴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摇头,口中喃喃说道,“我一定是梦游了,一定是梦游……”
  小马朝他的后背努了努嘴,道:“他没事吧?”
  “没事,就是长期被俯身,身体有点虚,养一阵子就好了。我倒是有点事。”叶少阳说道,之前为了抢救婴灵,被那接阴生婆的鬼气拍了一下,吐了口血,现在喘气的时候,胸口还有点疼。
  当下让他们在一旁等着,坐在地上,调息了一个周天,感觉才好些了。

  “少阳哥,没事了?”许雅娟关切的问道。得到他的确认,才放下心来,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叶少阳道:“还没想到,回去我想想再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