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1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家三叔也是闲着无事,便跟我说道:“东海蓬莱岛,与天山神池宫、苗疆万毒窟并成为天下三大修行圣地。当然,这是唐宋之年的事情了,不过故事却一直有所流传,别的不表,这东海蓬莱岛据闻被称通天教主的碧游宫,通晓天下精怪修行之法;不过也有一种说法,那东海蓬莱岛乃先秦方士徐福出海所建——不管如何,那东海蓬莱岛都是确实存在、并且影响世俗的修行力量,而蓬莱岛中势力虽然众多,却以海公主为尊……”

  萧家三叔虽然在修行上并没有给人予杂毛小道那种强烈的逼迫感,然而却是一等一的学识之士,对于修行界中的典故往事,随手拈来,皆成故事。
  我听得如痴如醉,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那边的房门“吱呀”一声,竟然被推开了。
  我们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又听到一声“吱呀”的关门声,紧接着屈胖三这疲赖的熊孩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瞧见我们,理所当然地招呼道:“哎呀,都在啊?”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就揪起了屈胖三的耳朵,大声骂道:“你个小屁孩儿,叫你别乱跑,你不听就算了,还跑去破了萧老爷子的静功……”
  屈胖三哇啦啦大叫,说要死了,要死了——陆言你的大爷,有话好说,别扯耳朵。

  我说咋地,还有啥话好说,你还能说破天去?
  屈胖三举起了手中的字条,说道:“幺儿是哪个?你老子写了一张药方给你,让你按方抓药,煎汤服用,效果最佳,三日之内会有反应,长则三月,短则四十几天,你就可以用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了……”
  呃,屈胖三,你确定你真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么?
  五哥一路小跑过来,接过纸条,认真打量了一下,然后问道:“老爷子还说了些什么?”
  屈胖三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他让我转告你——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飞灰湮灭……”

  五哥很是认真地念诵了一番,结果越砸么越不对劲,瞧见平日里挺严肃的萧家三叔都噗嗤一下,忍俊不禁,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一熊孩子给忽悠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准备教训一下这家伙,结果瞧见屈胖三纯洁无邪的双眼,到底没有扇下去。
  萧老爷子自然不会跟他说这些,不过终究还是留他聊了一刻多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五哥也不敢问,毕竟能够让老爷子另眼相待的,谁知道是什么关系?
  要是冒冒失失,惹恼了老爷子可该怎么办?
  他骂了一声“妖孽”,便拿着纸条和那半块毒龙壁虎心脏就跑到后院去煮药去了,而萧家三叔打量了一会儿屈胖三,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来。
  五哥刚才都问得灰头土脸了,他是聪明人,实在没有必要受着熊孩子的闲气。
  这屈胖三当真是个惹祸精,我这才稍微一转身,就闯下这么大的祸来,我瞧见东西也送到了,便不敢久留,向萧家三叔告辞离开。
  萧家三叔有些奇怪,说为什么不多坐些日子,等等你五哥恢复断肢再走?

  我苦笑,说家里面还有一妹子得哄呢,咱们来日方长,江湖再见。
  萧家三叔见我去意已决,也没有多劝,与我拱手,说陆言,日后若是有用得着你三叔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了。
  三叔和五哥一直把我送到了村口,又委托邻居帮我们送到了附近的长途汽车站才罢休。
  回程的路上,我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那熊孩子,说老爷子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屈胖三炸了眨眼,说你真想知道?
  我点头,说别卖关子了。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就跟他讨论了一下泡妞的技巧,我们总结了一下,叫做——萝莉有三好,清音柔体易推倒;御姐有三好,啤酒洗澡吃嫩草;女王有三妙,木马蜡烛皮鞭操……”

  屈胖三不肯跟我说实话,胡扯一番,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俞千二跟我讲起,说这位是他差不多百年前跟过的某位大佬,但我到底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百年前都有了?
  这家伙对那高铁飞机、满大街的汽车一点儿都不陌生,除了对吃食感些兴趣之外,都淡然处之,实在不像是个百年前的老古董。

  不过说句实话,现如今他是爷,我是保姆,实在是没有办法强迫他什么。
  我们离开了金陵,乘高铁返回家乡,一路上我也没有闲心考虑太多,而是努力地思索着如何与虫虫恢复关系的事情来。
  对于我来说,虫虫才是人生的全部,至于屈胖三,这熊孩子什么时候跑了,我也不奇怪。
  屁儿孩子太有主意了,粘上毛比猴儿还精。
  对于我的诚惶诚恐,屈胖三有着不一样的见解。
  他跟我说过一个人,叫做张爱玲。
  他说他认识这妹子。
  我不以为然,说然后呢,屈胖三附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她在自己的作品《色戒》里面有一句话,说通往女人心最短的距离……”
  呃,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脸红了。

  这小孩儿好污,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地幻想了一下,结果最后才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一旦我在虫虫面前把持不住,动手动脚,最大的可能,是会被她给打死。
  一想到这个,我就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屈胖三,说你这个毛都没有长的小孩儿,脑子就不能正常点儿?
  屈胖三说得,放着捷径你不走,非要勇攀高峰,大人也解救不了你了。
  说罢,他又埋头吃起了方便面去。
  这一路他不知道吃了多少方便面,真不知道他那肥嘟嘟的小肚子里面,到底能够容纳多少这样的垃圾食品。
  我风尘仆仆,回到家乡,身边待着一个仿佛永远都端着半碗杯面的小胖墩儿。
  两人站在晋平的老汽车站门口,屈胖三一脸郁闷地说道:“陆言,你们家这儿可真有够破的,就不能花点儿钱整治一下么?”
  我摸着下巴说道:“哥,该考虑这事儿的是咱家里的县太爷,而咱只是他治下几十万屁民之中的一个而已。”

  屈胖三扔掉泡面盒子里面的半碗汤水,说别啊,你是我哥才对,怎么着,找咱嫂子去?
  我说先回我家吧,跟父母报一下平安。
  我包了一辆黑车,带着屈胖三回到大敦子镇的亮司村,进了村子之后,司机不肯往离开,我下了车,然后往家里赶去,路上碰到有熟人,都跟我招呼道:“陆言,回家了啊?”
  我说姨,回来看一看。
  乡亲大娘打量了一下我旁边的屈胖三,说哎哟,孩子都这么大了,也没有说请我们打三朝(满月酒)?

  我说呃,这是朋友的孩子,不是我的。
  乡亲大娘说甭解释,你看你们两个就有父子相,这小孩儿真可爱,粉嘟嘟的,真可人疼,来,奶奶抱一抱……
  日期:2016-02-24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