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坐着想事情的郑义平,没想到冯志国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说组织部不就是说自己吗?想到这里,郑义平先看了一下赵中直,见赵中直没有什么表示。他便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组织部做为干部管理部门,在考察、选拔、培养、任用、监管干部方面,有一整套的规章和流程,核心特点就是集体决定。你这么说组织部,就是在说我们整个部门的班子成员都没有认真履职了?更何况现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

  本来冯志国是针对郑义平的,结果郑义平利用冯志国话语中的漏洞,直接把他放到了整个组织部班子成员的对立面。在场众人听了郑义平的话,心中也是暗赞郑义平*反应机敏。
  冯志国并不受郑义平说话影响,只见他微微一笑,说道:“义平部长,不要偷换概念,我并没有说组织部班子成员都没有认真履职。比如,在某些人的使用上,组织部就有不同的声音,只不过一直没有被正确对待罢了。干脆今天就让他们表达一下,如何?”
  冯志国看似在对郑义平说话,眼睛却看向了赵中直。
  “他到底要干什么?”赵中直觉得冯志国越来越放肆了,心中不免发怒,转念一想“是疖子总会出头的,就让他尽情表演吧”。他冲着冯志国点了点头。

  得到赵中直的同意,冯志国对着魏龙说道:“小魏,你来说说吧。”
  听到冯志国点自己的名字,魏龙心中莫名的激动。在座的各位可是玉赤县权力核心层,能在这里说话,意义非同凡响,自己一定要展现实力,给领导留下深刻的印象。
  想到这里,魏龙感激的向冯志国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赵书记、艾县长、各位常委,感谢领导们给我这个发言的机会。我今天在这里……”能逮住这个机会发言,魏龙自然是要把自己好好表扬一番。
  二一二车终于打着火了,楚天齐驾驶着继续前行。

  一边开车,楚天齐一边想着事情。这次上丨访丨明显就是无中生有,肯定还是那个董桂英挑起来的,用脚趾头也能算出来。而且她肯定也是受“狗二横”的指使,从董桂英三番五次上丨访丨这件事,就可以看出,“狗二横”似乎不整倒自己就誓不罢休。可是“狗二横”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为什么非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屡次上丨访丨,已经在全县弄的沸沸扬扬,成为了一个笑话。尤其是在青牛峪乡造成的影响更大,甚至其他没有种菜的村也有跟着起哄的苗头。
  如果任由这么弄下去,虽然这事是假的,也会被认为是真的。因为人们大部分时候都会相信“无风不起浪”这句话,自己平时也有这种潜意识。那样的话,自己就会被整臭,就会被给予严厉处分,甚至清除出公务人员队伍。即使有一天,事情水落石出了,自己也会被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还好意思在乡里待下去吗?这可能就是“狗二横”和他背后指使人的最终目的吧。
  如果现在就真*相大白的话,影响会降到最低。目前,董桂英他们只是在乡里闹腾了几次,到县里来了两回,也规模很小、影响不大。如果这次还不能还原真*相的话,造成的影响就太恶劣了。
  前几天听雷鹏说的话,好像很有信心似的,可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呢?
  难道我就该被这样埋汰?平白无故被人扣屎盆子,我冤不冤呀?我比窦娥还冤。
  楚天齐正想事,有些分神,冷不防前面又一个大坑。想绕开已经不可能,潜意识下右脚一点刹车。
  “咣当”,车子颠了几颠,晃晃悠悠的才停住。
  楚天齐还好一些,毕竟在看到大坑的一刹那,有了心里准备。宁俊琦就惨了,头直接磕在车顶上,很疼,没准起大包了。
  宁俊琦忍无可忍,大吼道:“长没长眼?技术太烂了,你想把姑奶奶害死啊?”。
  楚天齐自知理亏待,扭过头嘻笑道:“我冤枉啊,不是技术烂,是车烂路也烂”

  “无赖。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不是故意在拖延吧?”
  “着急有什么用?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嘛!”
  “这倒好,皇上不急太监急。”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你才是太监。笑死我了。哈哈……”

  宁俊琦说着,忍不住给楚天齐来了一拳,可小粉拳打在楚天齐身上就像挠痒痒一样。
  楚天齐挑衅的回了一句:“再来一下。”
  “好,那就再来一下。”宁俊琦把小手攥成了一个奇怪的带尖状,招呼在了楚天齐身上。
  楚天齐回了一句“疼死了”,再次发动了车子。
  并不是楚天齐不关心上丨访丨这件事,其实他比谁都心焦,现在说笑一下也是为了调节一下郁闷的心情。
  常委会上,魏龙大谈自己的成绩,仿佛整个组织部的工作都是他做的,众常委都有些不耐烦,就连冯志国也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别扯远了,拣重点说。”
  听到冯志国的指正,魏龙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说道:“就拿楚天齐来说吧,我早就发现他的问题了。他在参加工作那天,侥幸参与处理了群众上丨访丨的事情,后来又赶上了一个蔬菜种植项目落地青牛峪乡。他便以功臣自居,平日里飞扬跋扈,目无尊长、作风不正、欺压良善。
  我举个例子,八月份的时候,楚天齐被列为科级后备干部,这本来是领导对他的提携和帮助。谁知他不知珍惜,在培训的第一天就无故失踪,部里本着“对同志负责”的精神,给了他解释的机会。在失踪一天后,楚某人现身了,当时他哪里还有公务人员的形象可言,简直就是一个邋遢不堪的乞丐,又好似一个滑稽可笑的跳梁小丑。”
  “注意你的用词。”艾钟强不满的提醒道。
  “是,是。”魏龙口中应着,继续说道:“在部务会议上,让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解释他为什么失踪,这其实是给他的机会,同时也是给组织部一个台阶下而已。可他呢,目空一切,当着所有部务委员的面,硬*梆梆的说了一句‘我没有请假、无故缺席培训的确有原因,而且也确实是不得以的情况下,可是我不能说。’,这叫什么话?后面他又以一个更荒唐的理由欺骗组织,还说什么‘保密’?他把全体部务委员都当成傻子了。实际上他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说到这里,魏龙喉头动了动,干咳了几声,又继续“演讲”:“饭店录像显示,在正式培训的头一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一名穿长裙女子进入了楚天齐所在的房间。紧接着录像显示,有六名男子到了楚天齐房间外面,停留、窥探好几分钟,才离去。这明显就是争风寻仇的架势,过了一个多小时,长裙女子才离去。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什么都可能发生呀。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部里对他进行了小小的惩诫,可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利。现在竟然发生了欺压良善的事情,逼的受害者竟然用血书抗争,我,我说不下去了。”魏龙的声音竟然“哽咽”起来。

  听着魏龙的“血泪控诉”,赵中直已经渐渐明白了冯志国的用意。
  对于魏龙的陈述,冯志国是满意的,他示意“情绪失控”的魏龙先坐下,然后看向了赵中直。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意思很明显,其实就是在问赵中直“你怎么看?”
  日期:2016-05-14 08: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