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7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哥,不要等武警了,我们先动手,进来吧”。丁二狗躲在一个角落里,一边看着周围,想找一个趁手的工具,一边小声和杜山魁沟通着。
  对于丁二狗的吩咐,杜山魁是无条件的服从,不问为什么,因为他相信丁二狗时一个靠谱的人,更相信他不会害自己,于是杜山魁也悄悄的摸进了仓库的大院。
  找了一圈,还真是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他只能是从一堆木箱子上卸下来一根木制板条,拿在手里甩了甩,还挺顺手的,又给杜山魁找了一根。
  “怎么样,里面几个人?”杜山魁也悄悄摸到了丁二狗藏身的地方,问道。
  “三个人,我估计会有武器,可是如果我们一下子突进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应该没问题,如果引出来一个就更好了,给你,看看顺手不”  。  丁二狗将一根木板递给杜山魁。
  “我有”。杜山魁说道,在丁二狗目瞪口呆中,杜山魁居然从腰里拿出一根铁丝鞭,软硬正合适,但是打在身上的力道绝对也是很给力。
  “你什么时候拿来的,怎么不给我弄一根”。
  “嗨,你是上班的,弄这玩意干么,我就是为了防身的,整天在社会上走动,没个防身的东西怎么行,刀子不好带,这玩意还不查,方便,要不你用,我用木板”。杜山魁看到丁二狗羡慕的目光说道。
  丁二狗摇摇头说道:“算了吧,我用着不习惯,再打着自己,还是木板解恨,走,我们过去”。
  两个人悄悄的靠近了关着肖寒的木门,丁二狗朝杜山魁使了使眼色,杜山魁向后面退了退,丁二狗在门前走了一下,地上的阴影从门缝里映射到了屋里,也就是光头转眼看两人摸肖寒的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
  “嘘,别他妈的玩了,有人来了”。光头低声吼道。

  于是屋里瞬即静下来了,果然,他们手里有东西,只不过光头手里是喷子,也就是自制的一种火枪,虽然只有半米长,可是威力不小,杀伤力极大,要是中了一枪,轻则重伤,重则直接小命玩完。
  丁二狗完成了诱饵的作用,继续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墙上的一个墙垛后面,但是墙垛太窄,根本不足以掩藏整个身体,可是这样也能抵挡一下,不至于用身体去堵抢眼。
  光头看着喷子悄悄的拨开了一道门缝,他看的很清楚,黑影向右边的门跑去了,他的身后跟着那两个小流氓,手里拿着三棱刀,据说这玩意放血很好使,可是这俩货平时欺负欺负平头百姓还行,哪见过动刀动枪的,所以当光头拿出喷子来以后,这俩小子腿都有点软了。
  杜山魁尽量的将自己身体贴紧墙壁,让自己阴影都反射在墙上,免得让屋里的人觉察到身后还有人,那样就麻烦了,当他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首先指向了丁二狗的方向时,这个时候向丁二狗示警已经毫无意义了,于是瞳孔一缩,手上的劲全都攥在了手里的钢丝鞭上。
  但是光头在被挑开的门缝里没有看到人,可是看到前面的墙垛边有一道黑影,于是一下子猛冲了出来,拿着枪对准了丁二狗的方向,他看清了,是一个男人,可是还没等他缓过紧张的劲来,就感觉脑后一道凌厉的风铺天盖地而来,手一哆嗦,扣响了扳机  。
  随即,光头惨叫一声,喷子脱手而飞,这个时候杜山魁顾不得其他了,一脚踢在了光头的左脸上,刚刚那一铁丝鞭虽然抽在了光头的臂膀上,但是这个季节穿的比较厚,杀伤力大打折扣。
  这飞起的一脚才是致命的打击,光头直接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杜山魁一脚将喷子踢得远远的,丁二狗这个时候也挥舞着木板冲进了屋里,屋里的一个小子猝不及防,被丁二狗一木板砸在正中间的脑门上。
  “你打算和他一样吗?识相的放下刀子,妈的,你还敢袭警了,知不知道袭警罪加一等啊”。丁二狗朝最后一个人恐吓道。不是他不想上去给这家伙几棍子,是因为他的左臂真的很疼。
  “怎么了?没事吧”。杜山魁跑过来问道。

  “没事,把这家伙给我撂倒,最好给我打成生活不能自理,妈的,还敢袭警”。丁二狗继续冒充丨警丨察道。
  肖寒一听是丁二狗的声音,兴奋地只喊,可是眼睛看不见,所以这个时候更需要丁二狗的帮忙。
  丁二狗说完跑向了肖寒,完全不顾自己左臂已经耷拉下来,而且顺着手,在不停的滴血,好在是最后一个家伙是个怂蛋,在杜山魁一吓唬之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杜山魁从这三个家伙腰里抽出腰带,捆了个结实,又把光头拖进了屋里。
  “你怎么样,没事吧?”肖寒看着丁二狗为了她居然受了伤,而且她刚才已经听见枪响了,很可能是受了枪伤,满心的怨气顿时化为乌有,要不是有杜山魁在场,她一定会抱住丁二狗,好好的抱一抱。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男人是舍了命来救自己,但是现在不能,正当丁二狗想说几句道歉的话时,门外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杜山魁看向丁二狗,说道:“很可能是葛虎回来了,怎么办,你们从窗户走,我抵挡一会”。 
  “不行,葛虎手里有可能有枪,而且再说了,现在从窗户走,根本走不掉,而且会惊动他们,杜哥,给周红旗打电话,要是还不到的话,我们就都死在这里了”。丁二狗沉声说道。
  “你去翻一翻那家伙兜里,看看有没有枪的子丨弹丨”。丁二狗小声指挥着肖寒去翻光头的口袋。
  这个时候葛虎已经下了车,开始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可是到了门口时,不但屋里没有人来接他,还看见门口滴着不少的血,再看到刚才杜山魁拉光头时,光头的脚在门口留下来一道印,葛虎意识到出事了。
  日期:2015-10-18 0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